缠绵柔情梦里梦见的人醒来该不该见,痴爱成殇梦里梦见的人醒来该不该见,亦常入梦亦常思

2017.10.29 星期日 晴

-1-

四月的梅雨季节梦里梦见的人醒来该不该见,春雨像撒豆子似的落在这座南方的小城。

初之趴在办公室的桌上睡着午觉梦里梦见的人醒来该不该见,梦里那个穿着天蓝色衬衣的男生,又一次如约而至。自己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刚要转身的时候,就被雨声给吵醒,也未能见他容颜。没有开灯的办公室很是昏暗,初之想入梦而不得,揉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

一瞬间地冲动,她冲进雨里,任凭雨水打在自己的身上。可就算淋着雨,思念怎么会散,左右不过三年前分了手,怎么就是念念不忘。

直到同事来上班,看见她淋成落汤鸡的样子,把伞撑过初之的头顶,把她拉回办公室。跑进跑出,心疼地又是泡热茶,又是回宿舍取一身衣服给初之换上。

过了很久,初之缓过来,轻声地跟身边的同事说着谢谢,捧着热荼一口一口地喝着,试图用茶水的热度去缓解冰凉的身体。

-2-

一个下午很忙碌的工作,让初之把所有的思绪都抛到脑后。直到最后的一点工作做完,关好桌前的灯,收拾东西,拿着包包走出公司。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间走到附近的美食街,街道上三三两两的人,簇拥在吃着小吃。有好几对的情侣。左边的情侣,男生手里拿着冰糖葫芦,伸到女生的面前,女生咬了一大口,甜甜地笑着。右边的情侣,男生左手拿着女生的书包,右手接过烤面筋小哥烤好的面筋,递给身边的女生,女生吃面筋嘴角沾了油,男生小心地替她擦试。

初之不觉看得呆了,这样的场景多么熟悉。如果林凡还在,是不是会如眼前的一幕一样,可一切终究是一场梦。

-3-

走到美食街尽头的时候,有一个30秒的红灯。初之抬起头,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数着,当红灯跳到14的时候,她的视线里又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这次她看得很清,也很明了,是他,是梦里的那个人。

他很正常地走路速度,初之却很怕,也不想视线里再一次没有他。可正是晚高峰的时候,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她只好盼着这10几秒快点过去。

绿灯一亮,初之拨开走在自己前面的人,一边说着不好意思,一边着魔似的跑过斑马线。扎着马尾的头发散了,高跟鞋掉了,拿在手上,跑很久很久,才看到那个人的身影渐渐地明朗。

她知道自己很狼狈,眼泪和汗珠一起掉,尝到的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一样是很苦涩的味道。天色渐渐地昏暗,下班的人,放学的学生,路上人很多。初之用很大的力气,一遍一遍喊着清墨的名字,直到他转身,直到梦里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不管不顾地冲动他的面前,眼泪一直掉着。原先设想过的,见面要问要说哪些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4-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路边暖黄色的路灯一盏盏地亮了。

原来,分开未见的多年里,清墨早已不是梦中的模样。虽然还是一样的样子,可是气场还有给人感觉,与梦,与过去实在大相径庭。

兜兜转转,以为未能再见的人,在这热闹的街头再次相遇。

到底还是了却心,可以切断所有未完的梦,所有再续前缘的念头。

这里不适合说话,我们到前面的星巴克吧。过了好一会,清墨打破两人间的沉默,指着咖啡馆的方向示意着初之。

初之也穿上鞋,并肩和清墨走在路上,风凉凉的,吹着初之有些寒意,转角咖啡馆到了,这段路很短,初之却感觉走得很长,他推开门,两个人一起进了店。

-5-

咖啡馆里的人不多,服务员在吧台不知摆弄着什么东西,笑得很开心,可对这一切初之却提不起一点兴致。

清墨找了一个很安静的角落,示意服务员点单。

你喝什么,还是跟以前一样喝摩卡吗。清墨轻声问出口,很平常的语气,没有一丝丝的波澜。

不了,我现在比较喝半拿铁。初之脱口而出,直到话说完,才反应过来,连习惯都变了,怎么就是忘不掉他呢。

等咖啡的时候,清墨不说话,初之也不知道话题要如何开口,无言的尴尬,让初之越发觉得坐如针毡,中午淋过雨,加上刚刚用力的奔跑,人也很疲惫。

-6-

早知道,还是没有见过面好,就不必如此。权当他只在梦里出现,所有温柔的过往还能偶尔想起,初之在心里想着,心乱如麻,一想得多,眼泪就又不由自主地掉了,后知后觉间,对面的清墨也开了口。

你现在好吗,在做什么工作。就像是许久不见的朋友,他很普通的一句话,粉碎初之所有的幻想。

挺好的,还是在原来的地方工作,你呢。初之轻轻抹去脸上的泪痕,喝着咖啡。

我也挺好的,昨天刚从西安回来。换了工作,也准备步入人生的新旅途。比之初之的焦燥不安,清墨的语气很轻松,举手投足之间也是职场商英人士的风范。

-7-

初之琢磨着他刚刚的话,新的旅途指的就是新工作,还是恋爱或者结婚呢。就在她开口时,清墨的电话响了。

不好意思,我未婚妻找,失陪一下。过了五分钟,清墨满面春风的回到座位。

初之,当初是我对不起你,不该一走了知,给留了信息就说分手,也没有当面跟你道别,就去了几千公里外的西安。我这趟回来,是来做户籍转移登记的,五一要办婚礼。

初之拿着杯子,在喝着咖啡,被这突然的一句话,惊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问他当初为什么那么坚决就走,还是问他那个女生漂不漂亮。

祝你幸福,没事,早就该过去的,祝你新婚愉快。想得再多,话音出口还是变成祝你幸福。像是心里有什么东西彻底被瓦解,初之微笑着开口。

-8-

雨又下了,初之侧过身子望着窗外的雨,心也慢慢平静。

清墨有事,说要先走一步,初之又点了一杯咖啡,等着雨停。

梦终究是美好的,也大多有得不到就是最想要的情愫在作怪。

当时过境迁,那些原本以为会一生一生都在一直的人,

可能一个转身就擦肩而过,一别就是终生。

曾经缠绵柔情,曾经痴爱而殇,终究如梦初醒,随风而散。

此情已待成追忆,只是当时惘然。

真心爱过一程,梦里的人何苦也不必去见。

如若见,一定不要让他再成梦魇,你值得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