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快报报道 book 11梦见自已说笑话,“不可思议”梦见自已说笑话,让你10分钟了解一本书。 什么书你想先读为快?你有什么好书想与大家分享?都来“橙柿互动”App杭友圈#book 11#话题告诉我们吧。

刘震云出了新小说《一日三秋》。讲的依然是家乡延津的故事梦见自已说笑话,读者的评价也一如既往:荒诞,幽默,魔幻现实主义。

说起刘震云的小说,总是离不开幽默两个字。对于这个标签,刘震云曾说:“我是我们村最不幽默的人,如果想找幽默,可以到河南。”在他看来,那边的人是用幽默的态度对待严肃。

真正的幽默,“是从悲剧中来”。他在《一日三秋》中就写道:“这是本笑书,也是本哭书。”

延津是河南北部的一个县,古时曾是黄河渡口。刘震云的小说,大部分都取材于这里发生的故事。他在《一日三秋》的前言里说,写这部小说的初衷,是为了他六叔的画。

六叔曾在延津县豫剧团拉弦,同时也画布景,剧团散了后做了工人,没再摸过弦子,却时常在家中作画,画的自然都是延津的人事。

可惜的是,六叔死后,六婶一把火把那些“破玩意”都烧成了灰烬。有一天夜里,刘震云梦见六叔在延津渡口扭着身段唱戏,空中漫天大雪都幻作了他的画。听到六叔摊手唱着:“奈何,奈何?咋办,咋办?”刘震云便决心把六叔不同的画连接起来,写一部小说,留下六叔画中的延津。

把画改成小说,并不容易。因为六叔的画都是片段,且内容有古有今,有现实的,也有怪力乱神的,极难统一。刘震云便极力地把画中出现的“神神鬼鬼和日常生活协调好”,写成了《一日三秋》。

因此,前言中描述的那些古怪的画面,成为一个个谜题,留待小说中揭出真相。不过,当你看小说时,又忘记那些画的内容了。等看完最后一章,再回过头看,才想起刘震云是先写完小说,再写前言的。想到此节,那些画又都变成了故事。

这时候又会觉得,前言也是小说的一部分,这是刘震云幽默了一把。

刘震云描述的六叔的第一幅画是一年的端午节,月光之下,一个俊美少女笑得前仰后合。六叔说这是一个误入延津的仙女,总是进入人们的梦里听笑话。

小说,也是从这个仙女开始写起的。

1.花二娘

仙女叫花二娘,她的故事发生在三千年前。

北方有个冷幽族,族人以说笑为生,周游列国。有一天,冷幽族来到活泼国,这里的人喜欢他们说笑话。在国王的邀请下,冷幽族留了下来。

老国王去世后,新国王继位,改国号为严肃,连夜围杀冷幽族。最后在城外约会的一对男女逃过此劫。男的叫花二郎,女的就是花二娘。

两人听说延津人颇懂说笑,便在被官军冲散时相约在渡口见。

结果,花二娘到了,花二郎一直没出现。花二娘一等就是三千年。到宋朝徽宗时,花二娘明白她等人等成了笑话,突然变成了一座山,名叫望郎山。

这之后,花二娘总是去延津人的梦里找笑话。梦中人讲得好,她就送个柿子吃,讲得不好,就要背花二娘去喝胡辣汤。结果呢,这人就被压死了。

谁能背动一座山呢?

就连写书的刘震云也说,曾在梦里遇到花二娘。他讲的笑话是:离开延津,常有人把笑话当真,算不算个笑话?

原文摘选·花二郎之死

花二郎就着泡饼吃鱼间,又进来几拨顾客。渡口沼泽地多,蚊子也多,旁边桌前一个顾客,啪的一声,打死一只蚊子:朋友,见不着你妈妈了。另一只蚊子急忙飞走了。这人:给它妈奔丧去了。花二郎又笑了。知道他延津来对了,这里的人,就像当年的活泼国一样,爱讲笑话。这时又进来一人,邻桌的人问那人:又是吃过来的?又是不喝酒?花二郎知道是朋友间说笑,但如何应答,他是冷幽族的后人,也想不出好的言语梦见自已说笑话;没想到进来的人悠悠地说:吃过昨天的了,不喝假酒。花二郎佩服之余,拊掌大笑;没想到他忘了正在吃鱼,一根三叉鱼刺,卡在喉咙里,吐吐不出来,吞吞不进去;一时三刻,竟被这根鱼刺给卡死了。

2.白蛇传

六叔另有一幅画,也是一年端午,一个女子在黄河上空起舞,如仙女飞天。六叔说她是个鬼魂,活着的时候曾在豫剧团唱戏。

让六叔心心所念的女人叫樱桃,在豫剧团里唱《白蛇传》,扮的是白娘子。扮许仙的人叫李延生,扮法海的叫陈长杰。

李延生对樱桃动过心思,但樱桃嫁给了“法海”陈长杰。豫剧团解散后,大家各寻前程:陈长杰当了机修工,樱桃当了挡车工,李延生去了副食品公司卖酱油。

后来,陈长杰和樱桃关系变糟,几乎天天打架。有一日,为着陈长杰买的一把韭菜老不老的事,两人吵起来。事后樱桃哭着哭着睡着了,结果梦中遇到了花二娘,刚哭过哪能说出笑话?樱桃觉得不好意思,就没麻烦花二娘动手,自己上了吊。

丧事办完一个月,陈长杰便带

着儿子陈明亮去了武汉投亲,觅了个机务段扳道工的活。

延津这边。忽有一日,李延生烦闷起来,到了不想活的地步。时间一长,吓坏了媳妇,拉着去县医院检查,一点毛病都没有。

李延生偷着去找了延津县的天师老董,进了那间叫“太虚幻境”的屋子。

老董一算,告诉了李延生,他是被一个女人附了身。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因为一把韭菜上了吊的樱桃。

原文摘选·《白蛇传》唱段

法海对许仙唱:你爱她是因为她美貌如花,谁知她骨子里是条毒蛇……

许仙:爱他时不知她是条毒蛇,到如今不想爱我心如刀割……

白娘子对法海唱:我与你远也无仇近也无冤,为何你害我夫妻难圆……

法海唱:我害你并不为个人私怨,为的是分三人妖之间……

三人摊着手共唱:奈何,奈何;咋办,咋办……

3.樱桃

为啥樱桃要附在李延生身上呢?

原来樱桃是上吊死的,不能入祖坟,陈长杰把她葬在了乱坟岗。谁知做鬼也不安生,一个流氓鬼知道樱桃唱过戏,便让她扮白娘子,他扮许仙,还要假戏真做,还让别的鬼睡樱桃,自己收钱。

樱桃受不了,便想找陈长杰给她迁坟。鬼魂去不了远地,樱桃只好附身在李延生身上,连求带骗让他带自己去武汉。

樱桃到武汉后,附到了一张自己的照片上,天天陪着儿子陈明亮,便忘了迁坟的事。事情被陈长杰在武汉娶的妻子发现了,把照片拿去找一个道婆做法。

后来,樱桃托梦给儿子陈明亮,让他去汉口西郊一个柴草屋。陈明亮来到后,发现了妈妈的照片,钉满了钢针。他取下照片,按照樱桃的指示,把照片扔进了长江里。

原文摘选·樱桃去处

江西九江有许多渔户,祖祖辈辈,在长江上打鱼为生。渔户之中,有一姓陈的汉子,人称陈二哥,这天傍晚正要收船,看到船头江水涌动,泛起白浪,以为又遇到一群顺江归海的鱼群,大喊一声:该我捞着。对着白浪,又撒了一网。收网时,觉得这网比平日沉重,心中暗喜。奋力将网拽起,大吃一惊,网中是一个俊俏的小媳妇。小媳妇打量陈二哥的衣帽穿戴,抹了一把脸上的江水:

“大哥,你这是哪朝哪代呀?”

“宋朝哇。”陈二哥答。接着问:“你是谁呀?”

“我叫樱桃。”樱桃知道自己顺着江水回到了宋朝。

“为何要跳江呀?”陈二哥问。

“一言难尽。”

4.一日三秋

陈明亮六岁的时候,在延津的奶奶死了,他偷偷坐火车回到延津,从此再不回武汉了。

陈长杰无奈,把儿子托付给了李延生,答应每月给抚养费。陈明亮十六岁的时候,陈长杰偷着寄钱到延津的事被妻子发现了,从此便断了生活费。李延生没说什么,他媳妇脸色开始不好看了。于是陈明亮主动退学,去了饭馆当学徒,学炖猪蹄。

二十六岁时,陈明亮娶了北京打工回来的女同学马小萌。这马小萌命也苦,父母离异,母亲再嫁,十五岁时继父便开始骚扰她。上高中时住校,跟男同学恋爱,结果对方考上大学便忘恩负义断了联系。这时继父又来骚扰她,两件事挤到一起,便上了吊。

被救下后,马小萌跑去北京打工,一打就是五年。这些陈明亮都知道,但他不知道的是,马小萌去北京那五年,不是做服务员,而是落了风尘。

直到有一天,有人在延津大街散发马小萌在北京的小广告卡片,事情才瞒不住。

陈明亮不知道该咋办,便去找天师老董,看命相里怎么说。老董说陈明亮上辈子欠马小萌半条命,要还债,不能离婚。还指点了去处:往西。

陈明亮和马小萌夫妻二人来到西安,先是卖菜,后来又开了饭店卖猪蹄。结果越做越好,二十年来开了五家分店,陈明亮成了大老板。

年纪大了,要了却往事。在武汉的父亲生病了,陈明亮去了一趟,父子和解。后来,延津要修一条高速路,正好路过陈家祖坟,陈明亮又回了趟家乡。他想起奶奶总提到的,老家院子里那棵两百年的枣树,便去打听。结果当年枣树卖给了一个木匠,做成了桌椅。后来,木匠儿子嫌桌椅样式难看,劈了当柴烧了。木匠说,这棵枣树留了树心,卖给安阳汤阴县一户人家,做了门匾。陈明亮再去打听,得知门匾上雕了四个字:一日三秋。

一日三秋啥意思呢?一个高人解释说,这话放门头上,说的是人和地方的关系,在这里生活一天,胜过别处生活三年。

可惜的是,这户人家移民到了国外,院子后来改成了西式洋房,那块匾也找不着了。

这一日,陈明亮梦到了花二娘。

原文摘选·延津歌谣《该吃吃,该喝喝》

该吃吃,该喝喝,有事别往心里搁;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没有用;天不怕,地不怕,天塌下来砸大家;该吃吃,该喝喝,你还能把我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