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来了梦见自已在小矮地草房睡觉很舒服,令人又爱又恼。爱的是它的生机勃勃梦见自已在小矮地草房睡觉很舒服,热情洋溢,恼的是夏天的天气,并没有那般舒适。往往会让人感到炎热难耐,甚至烦躁不安。然而夏天也有它的美妙之处,即使酷热,但人们总有应对的方式,消夏时光也不失为自在,快乐。

南向轩窗一一开,修篁左右水潆洄。

招凉不用频挥扇,自有薰风入座来。

——清·王松《消夏词》

向南的窗户一一打开,四周掩映着翠竹,流淌着碧波。这真是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啊,乘凉不需要不停地挥着扇子,时不时地就有清风吹过来,带来丝丝凉意啊。

竹木虽无惊艳之色,却有清幽之境。夏天的时候,竹林不失为避暑的好去处。

庭院深深小阁幽,饮思亭畔绿阴稠。

四围种得千竿竹,偶有风来便似秋。

——清·王庆桢《消夏杂咏·其二》

庭院深深,小阁幽静,饮思亭附近绿阴稠密,十分幽凉。原来是周围种了很多的翠竹,驱走了暑意,偶尔有风来,竟不像夏天,倒像秋天一样凉爽了。在这里,完全不会苦夏,反而很是惬意。

只要靠近水的地方,也会凉快很多,更不要说水里栽种的荷莲,更点缀了芬芳和美丽,让人流连。

侵晓乘凉偶独来,不因鱼跃见萍开。

卷荷忽被微风触,泻下清香露一杯。

——唐·韩偓《野塘》

天刚亮就独自来乘凉,没有跃动的鱼儿,浮萍自在漂浮,散开。卷曲的绿荷被微风轻轻一拂,便泻下了荷叶上残存的清香的露水,天凉,风凉,露凉,荷花香气也是淡淡凉凉的吧。

夏日苦热,而一场雨也会给天气降温,让人感觉舒适。

八面亭窗面面开,芭蕉摇绿上妆台。

夜深雨过微生润,知有兰香入座来。

——清·连横《消夏杂咏》

楼阁四面八方的窗户都打开着,芭蕉的浓绿掩映着闺楼。昨夜里下过一场雨,空气微微变得湿润了些,而且,还能闻到兰花的幽香。这样的夏天,堪称清新如画。

午睡,是夏天必不可少的,午睡之乐,在于凉快,在于宁静悠然。

纸屏石枕竹方床,手倦抛书午梦长。

睡起莞然成独笑,数声渔笛在沧浪。

——宋·蔡确《夏日登车盖亭》

纸围着屏风,石作枕头,闲适地卧在竹床上。手举书久了,渐觉疲惫,将书抛到一边,进入了梦乡。醒来时莞尔自笑,忽然听到几声渔笛声回旋在沧浪之上。诗人会想到什么呢?还是梦见了什么?倒像是顿悟了人生似的。

夏日之乐,尽在消夏时光里。

风蒲猎猎小池塘,

过雨荷花满院香。

沈李浮瓜冰雪凉。

竹方床,针线慵拈午梦长。

——宋·李重元《忆王孙·夏词》

风儿吹过小池塘,水草猎猎有声,雨后的荷花飘散着满院的清香。取出在井水里冰镇过的李子和西瓜享用,像冰雪一般凉爽。卧在竹方床上,人也慵懒得很,哪里还能做针线活呢,还是好好地睡一觉吧。神仙之乐,也不过如此啊。

寂静而酷热的夏日午后,人们总是不会出门,午睡是不错的选择,但也还有别的快乐。

柳庭风静人眠昼,昼眠人静风庭柳。

香汗薄衫凉,凉衫薄汗香。

手红冰碗藕,藕碗冰红手。

郎笑藕丝长,长丝藕笑郎。

——宋·苏轼《菩萨蛮·回文夏闺怨》

柳树遮映的庭院没有一丝风,十分安静,人们在午休。忽然,轻风拂过柳树,院子是更安静了。微风吹着,香汗凉凉,薄衫亦香香。红润的手端起了冰块拌藕的碗,碗冰着她红润的手。郎君笑碗里的藕丝太长了,女子一边吃着藕,一边笑她的情郎。这是属于两个人的快乐的小天地。

对付暑热,茶也是一大法宝。

高树秋声早,长廊暑气微。

不须何朔饮,煮茗自忘归。

——宋·梅臣《煮茗消暑》

高大的树木带来了秋天般的爽意,幽长的走廊令暑气变得微弱。不需要在此地喝什么东西,只要煮一壶茶,自然令人流连忘返,不失为消夏的好法子。一边饮茶,一边乘凉,好不悠闲啊。

野外避暑,更让人放松。

避暑最须从朴野,葛巾筠席更相当。

归来又好乘凉钓,藤蔓阴阴着雨香。

——唐·陆龟蒙《药名离合夏日即事三首·其一》

诗人认为,最好的避暑方式,是到大自然中去,返璞归真,戴着头巾,铺着凉席而坐,最是适宜。回来时又可以乘着凉快钓鱼,四周的藤蔓低垂,绿意笼罩,在小雨中飘散着淡淡的香气。

无独有偶,诗仙李白也喜欢到野外乘凉,不过他更为放浪形骸,恣意而为。

懒摇白羽扇,祼体青林中。

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

——唐·李白《夏日山中》

在夏天的山中,懒得摇动白色羽毛的扇子,裸着身子呆在青翠的山林中。脱掉头巾挂在石壁上,任由松风吹过头顶,自在地与自然相融,如孩子般天真快乐,这样的感觉一定很美妙吧。

夏日热得人受不了,夜幕降临时,暑意渐减,此时乘凉,也就成了寻常的事。

葵扇摇风绕树行,晚凉新浴葛衣轻。

一溪流水随荫绿,人立平桥话月明。

——清·袁景澜《夏日村居》

手里摇着葵扇,绕着绿树散步,夜晚清凉,刚刚洗过澡,穿着葛衣,觉得格外轻盈。溪水随着树阴流淌,更添凉意,人儿立在平桥上,一边乘凉,一边说着话,今晚的月亮可真明亮啊梦见自已在小矮地草房睡觉很舒服!皎洁的月光下,还可以欣赏夜景,多么美丽啊。

夏夜与白日相比,可是天差地别,清爽得像是神仙之境。

四顾山光接水光,凭栏十里芰荷香。

清风明月无人管,并作南楼一味凉。

——宋·黄庭坚《鄂州南楼书事》

登上南楼四处眺望,只见山水相映,水面上菱角,荷花正盛,散发着一股清香。清风明月就像没人看管似的自在,月光飘洒,风儿吹拂,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凉爽和惬意。

避暑,纳凉是夏天所不可少的,但也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时间和闲情逸致。

白头灶户低草房,六月煎盐烈火旁。

走出门前炎日里,偷闲一刻是乘凉。

——清·吴嘉纪《绝句》

白发老者在低低的草房里熬盐,六月酷热,烈火熊熊燃烧。偶尔走出草房,到门前的烈日里站一下,这样已经算是乘凉了。很快,他不得不又投入到极艰苦的工作中去。比暑天更无情的是往往是现实啊。

夏天年年躲不开,有人愁恼烦躁,也有人花样避暑。而唐代诗人白居易,却奉行“心静自然凉”。

何以消烦暑,端坐一院中。

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

散热由心静,凉生为室空。

此时身自保,难更与人同。

——唐·白居易《消暑诗》

怎样消除令人心烦的暑意呢?诗人在院中端然而坐。眼前什么也没有,窗下清风吹过。散热主要是靠心静,就像房间空了,凉意自然而生。此时的惬意自得,别人又怎么明了呢?心无杂念,物我两忘,便不会为暑热所扰。

现代条件好了,避暑更是法子多多,完全不会被酷热所扰。相对于借助高楼隔热,空调电扇降温,我倒觉得,还是古时的那些消夏方式更具有诗情画意,更有生活的美感,让人对这世界更生爱意和亲切,你如何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