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已由作者梦见床头有血怎么破:水千户梦见床头有血怎么破,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赵良仪看看面前堆得高高的报表,轻轻叹了一口气。

工作群有新的通知,但赵良仪无暇分神,只专注地敲打着键盘。其实这本来不是他的工作,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办公室里所有人都知道赵良仪什么活儿都能干,也从不懂拒绝,所以慢慢地,他手头的工作就越变越多。

眼看就是清明,自己估计又没法休假,要在办公室里过节了吧?赵良仪这么想着,他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办公室里小声的喧闹停了一下。

刚才把赵良仪面前这一摞报表塞过来,用撒娇语气对赵良仪拜托的同事小王又走了过来,开口还是满满的不好意思:“赵哥,我想了想,总是拜托你挺不好意思的,这些报表我拿回去了。”

不等赵良仪问“那你之前答应我的和李笑的聚会,还带不带我去”,小王就已经搬起报表,重重摔在自己办公桌前,这才长舒一口气,略带得意地四下看看。

其他人也突然仿佛上了弦一样,偷玩游戏的,摸鱼的,一改往日惫懒,纷纷摆出一本正经的神情,工作起来。

赵良仪纳闷地四下看看,这群人怎么突然转了性?他想起刚才的工作群通知,打开瞟了一眼,哑然失笑。

原来通知里说,因工作调整,清明节三倍工资,但只有手头有工作必须加班的人才可以留下。

赵良仪摇了摇头,这么看起来,自己这帮同事是真的聪明。

而这么看起来,最后能得到“宝贵休假机会”的,一定是办公室底层的,不争不抢的他赵良仪了。

可是这三天休假,该去哪里呢?

还是在家睡三天吧,像往常一样。

2

恍惚中,赵良仪感觉自己的手好像被人踩了一脚。

他感觉世界昏昏沉沉的,竭力想睁开眼睛,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始终没有办法做到。他只能通过沉重的眼皮依稀看到眼前有一个身影,正抓着他的手,在一张黑白两色的纸上写着什么。然后那纸在眼前呼地飘起,化为一团火球,消失在自己卧室里。

做梦?今天都休假第二天了,怎么还会做这么离奇的梦。

鬼压床?赵良仪纳闷地想,自己身体条件还不错,莫非是突然休假,身体反而不适应了?他还想继续思考,但疲倦感如山海一般袭来,他再度昏睡过去。

3

赵良仪睁开眼睛,揉了揉脑袋,又闭上眼睛翻个身打算继续睡。

突然他浑身一震,仿佛触电一样从床上弹起来,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手,接着低下头愣住了:手背上有半个纹路清晰的脏脚印,看大小,和梦中的一模一样!

赵良仪浑身轻微颤抖起来,他抄起放在床边的台灯,屏住呼吸轻手轻脚下床,做好准备后,用力推开卧室门。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和往常一样,可是地板上有脏脚印,从大门口一直延伸到赵良仪的卧室里。

进小偷了?赵良仪赶紧四下里翻动起来,顺手拿过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

半小时后,赵良仪看着眼前神色微妙的警察,轻轻叹了一口气。警察还在认真负责地查看现场,只不过回头看赵良仪的眼神越来越古怪,过了一会儿,那警察嘟囔一句,转过头对赵良仪说:“您报的案我们已经受理了,请以后还有什么奇怪的事情的话,继续联络我们。”

说完那警察就和同事对了下眼色离开了,赵良仪本来满腹疑惑,感觉他们对自己的入室盗窃报警的处理实在是有些轻率,但此刻他发现的新情况,让他实在无暇他顾,于是敷衍那两名警察两句,就关上门坐了下来。

赵良仪的视线里出现了数字。

准确地说,那是在赵良仪眼睛视界的最右下方,有一行模糊的数字,只有赵良仪眼睛使劲朝那边看去,那行数字才能变得更清晰,而那行数字还在不停地变动着。

94571998,94571997,94571996……

倒计时?赵良仪并不笨,他拿出手机看了下秒表,果然和他猜的一样,眼睛看到的那行数字是在以一秒一下的速度减少。他又按了按计算器,剩余时间是,三年?

这三年的倒计时是怎么回事?昨晚自己那个梦看起来不是梦,那么那人强迫自己在那纸上写了什么?这一切到底意味着什么?难道自己命不久矣?

半夜梦见床头站个人,隔天门口的出现脚印提醒我命不久矣。

不过赵良仪只想了一会,发现一时之间得不到答案后,就摇摇脑袋把这些放到了一边,当务之急只有一个:赶紧去换锁。

4

赵良仪的恐慌是从这天早晨上班休息开始的。

他路过公司洗手间外的休息室,那里是老烟者的聚会场所,但不抽烟的赵良仪从来融不进那个圈子。其实他在公司里类似隐形人,哪个圈子也融不进去。不过今天赵良仪路过那里,有促狭的老同事看到赵良仪,就笑着对他说了一句:“赵良仪,过来过来。”

赵良仪纳闷地走过去,看着老同事递出一根烟,赶紧摆手:“不会不会,谢谢。”

“嗐,就是知道你不会才让你抽的。”那老同事笑得很欠揍,“我们几个打赌,我说一个完全不会抽烟的人只要有人好好教,用一根烟就能学会真正的抽烟过肺方法,他们非说一根肯定学不会,赵良仪你大好人一个,肯定会帮我们做这个实验的吧?”

赵良仪还打算说什么,但看着几个老同事虎视眈眈的眼神,心底发憷,又像以前一样,说了一声:好。

他学东西非常快,其他人几句点拨,赵良仪就能顺利把手中烟卷中的烟顺着过滤嘴吸进肺里,一阵咳嗽后,伴随的是麻木感。

其他人哈哈大笑着,赵良仪却痛苦地弯下了腰,他无意中瞟到了眼底的数字。

数字轻轻跳动一下,减少了三百秒。

赵良仪手捏烟卷愣住了。

他不太敢置信地拿起烟卷又抽了一口,进入肺里的烟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呛了,甚至让他有些舒服。

这次眼底那数字减少得很可观,直接少了一个七位数。赵良仪浑身哆嗦一下,把手上烟掐灭,跑出了休息室,背后是哈哈大笑声。

不行,不能再抽烟了,绝对不能再抽了!赵良仪这么想着,欣慰地看到念头一动,刚才少掉的七位数又补上去了。

还好好好,也就是说如果我这次染上烟瘾,可能会少活……等一等……

赵良仪呆站在自己工位前,脑中一片清明:抽烟可以减少寿命,抽烟也让自己眼底的数字减少,所以意思是,眼底那行数字,就是自己的……

死亡倒计时?

这一天,赵良仪破天荒地请了病假。

5

凌晨两点,赵良仪还在客厅坐着,在电脑上徒劳地翻着网页,他没有在网上找到任何关于自己现在状况的解答,但他不敢停下来。人一旦知道自己的死期,那巨大的恐惧感可以让绝大多数正常人疯狂。

他气愤地关掉所有网页,心中一边瞎寻思,一边无意识地打开聊天工具,打算搜搜有什么人或者群可以解答他的疑惑。

也许是一心多用的关系,他在搜索关键字时不小心键入了特殊符号,但手比脑子快,在想要去纠正时,他的手已经按下了搜索键。

“咦?”赵良仪看着电脑屏幕,竟然还真的有一个搜索结果出来?赵良仪搜到的是一个群,不过这个群大概是最寒酸的了,因为现在群成员只有孤零零的两个人。

赵良仪咬了咬牙,加入了这个群。

进入群里后,赵良仪没有说话,这也是他一贯的性格:无论去到哪里,即使在网上,他也一直谨小慎微,最终成为所有圈子里透明感最强的那一部分。

但本来说话说得热火朝天的两位群成员看到赵良仪进了群,却停了下来,其中那个看上去像是男用户的人发来了一句问好。

思乡客:你好啊。

赵良仪无奈之下只能回复:你好,那个,请问这个群是干什么的?

思乡客:……嗐,闲极无聊建的群,和阳寿契约相关的……

赵良仪瞪大眼睛,他隐约觉得自己找到了正确的地方,赶紧敲起了键盘:阳寿契约?是不是一张黑白两色的纸?

思乡客:哎呀,你签过啊?

赵良仪提了一天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少许,能找到可以解答他当前困境的人,那就最好了。

聊了一两个小时,赵良仪终于明白阳寿契约是什么东西了。让赵良仪奇怪的是,那“思乡客”说阳寿契约是一种可以使用自己阳寿去换取回馈的神奇契约,但自己签下的这个,怎么就直接给自己死亡倒计时了呢?自己被强迫签下契约,那么自己那阳寿换回来的能力,哪去了?

那思乡客沉默片刻,才缓缓打出今晚的最后一句话:也许你的身上已经产生了什么自己完全没意识到的奇妙变化,它可能已经彻底改变了你的人生,而你完全没注意到。

赵良仪盯着这句话想了好久。

6

为什么这种倒霉事都是落到我头上?赵良仪打完卡,身体摇摇晃晃地走到自己办公桌前,一屁股颓然坐下,眼睛里遍布血丝。

自己父亲太过强势,导致自己从小在家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长大,养成了谨小慎微沉默寡言的性格,上学时被欺负也就罢了,为什么到了公司,明明彻底换了一个环境,最终被欺负的还是自己?自己明明工作能力并不弱,或者不那么自谦地评价的话,自己在办公室里是真正的万能人多面手,不管是什么样的事情都可以手到擒来,但为什么反而所有人都好像理所应当地把更多工作推给自己呢?

明明暗恋隔壁营销部的李笑,这都几年了,三年?四年?甚至办公室里小王都知道自己的心意了,却还是没有胆子去提出哪怕一个小小的约会邀请?

赵良仪手撑在桌子上,气喘得越来越粗。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王抱着一摞报表——看上去像上次清明节前的那一摞,数量根本没变化——哗啦一下放在赵良仪面前桌子上,故作娇憨的声音在赵良仪耳边响起:“赵哥~人家这些做不完了嘛……”

“那是因为你整天都在偷懒吧?自己的工作自己做。”赵良仪感觉脑袋浑浑噩噩,这句话脱口而出,立刻感觉不对,但下一秒,他反而更冷静起来。

对啊,明明是她自己的工作,凭什么推给自己?

那边小王却呆住了,她结结巴巴地说话,嗓子也粗了,显出了本来并不算好听的本音:“你,你说什么?”

旁边办公室老油条,那个总是和小王眉来眼去的老钱不忿地走了过来,皱着眉头,但脸上还是带着轻松的笑容,手在赵良仪肩膀上重重拍了下去:“能者多劳嘛,小赵你又没什么事……”

赵良仪眼睛冷冷地回头看了一眼老钱,身躯挺直,老钱的假笑干结在脸上,他第一次意识到,眼前这个以前总是眼神瑟缩唯唯诺诺的软柿子赵良仪,身高比他高半头还多,薄薄的衬衫下也都是快要遮掩不住的肌肉块——如果不是赵良仪有良好的固定健身训练习惯,他绝对不可能撑得住高强度超负荷的这几年工作。

但老钱下一秒再度笑起来,一拳捣向赵良仪胸口,他知道,没有什么重大变故,软柿子再色厉内荏,也还是软柿子,而他最应该做的就是在软柿子试图装硬的时候,给他来一下狠的。疼痛会让赵良仪这个软柿子重新回忆起自己的身份的,老钱这么想。

与此同时,老钱还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着:“哎呀,小赵你这么瞪着我干嘛,莫非……你想打架?”

一拳打到赵良仪胸口,老钱立刻就后悔了,他亲眼看到赵良仪眼神瑟缩了半秒……然后变成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凶狠。

“怎么,你还真想动手?来来,我看看你个小崽子到底有……”老钱的手第三次打算落到赵良仪身上,这次他瞄准的是脸。

哪知道赵良仪一个转身,轻巧躲过了老钱的胳膊,顺势抄起身后沉重的办公椅,再一个转身,办公椅带着呼啸声砸在老钱身上。

老钱臃肿的身体仿佛一个破布口袋一样被赵良仪一椅子砸倒。

“啊!!”一旁的小王直接尖叫起来。

说来也怪,做下这整件事的赵良仪,脑袋里过去该有的恐慌害怕却一扫而光,他脑袋里来来回回的只有一句话:我只有三年可活了,你竟然还要欺负我!那我就打死你!

提着办公椅的赵良仪两眼通红,高高举起手上椅子,地上老钱额头见血,两手无助地挡在身前。这时候办公室里其他人也纷纷反应过来,冲过来拉住了赵良仪。

这件事毫无意外地被捅到上面去了,但查阅过办公室里的监控录像后,让赵良仪吃惊的事情发生了:他竟然丝毫不需要负担什么主要责任,除了赔几百块钱给老钱做医药费,甚至连口头道歉都不需要。

甚至老钱躺在医院里,就接到了调职通知。从办公室里沸沸扬扬的小道消息来判断,老钱这打压新人动手动脚的毛病并不是第一次,只是这确实是第一次有人站出来反抗,一旦事情闹大,那么上面自然会做出相对公平的评判。

而经历这一切的赵良仪,如堕梦中,却也隐约想到:这莫非就是那契约给自己的回馈,让自己的命运,产生了变化?

7

那之后,赵良仪仿佛变了一个人。他不再唯唯诺诺,不再躲闪其他人的目光,不再任劳任怨,而是有了点自己的小脾气和小追求,该自己做的,他比谁做的都好梦见床头有血怎么破;不该自己做的,说破天去他都不会做。不是自己的功劳,他不要;是自己的功劳,别人谁也不能抢。不是没有以前欺负他惯了的人感觉不适应,但是现在的赵良仪只要一个眼神,其他人就知道他不好惹。

因为赵良仪也想明白了:反正我就剩这三年不到好活,那就活得自在点,假如谁让我不自在,那我就让谁也彻底不自在好了。

说来也怪,他这样,反而受到的赏识更多,顶头上司也好,部门老大也好,仿佛重新发现自己手下有一个精兵良将一样,对他越发器重。工资他没说,就给提了好几成,甚至部门老大在一次开会后还特地把他拽进办公室,耳提面命一番,告诉他接下来的部门管理副职他很有可能获选,让他早做准备。

赵良仪现在开始觉得,自己那被人强迫签下的契约,好像真的是好东西。

职场一切顺利,有了充足空闲,赵良仪却还是提不起胆子去找李笑说话。

他真的很喜欢李笑。

不过决定比以前好做得多,赵良仪只要想一想:如果再犹豫下去,自己虚度这三年时光,临死前再去后悔连约人家一下的表现都没有过,就觉得浑身一震,凭空生出来了勇气。

今天也是,赵良仪好好打扮了一下,提前把工作做完去公司门口等着,就是为了见李笑一面,把早就想说的话说清楚。

李笑长得不算倾国倾城,但她的名字起对了,笑起来的时候,仿佛花海在人面前绽放一样,让人如沐春风。她和女同事一起走出来,身后还有几个跟屁虫亦步亦趋,好像正在约她今晚去哪里玩。李笑温柔地笑着,轻轻摇头拒绝。

赵良仪心口呯呯跳着,横过身拦在了几个人面前,声音微微颤抖地开口:“李笑。”

“怎么了,赵良仪?”李笑看着赵良仪,微笑起来。

“你很喜欢……不对,”一磕巴,赵良仪看了一眼眼底的数字,勇气又增加了,婉转迂回的邀约不知怎么,竟脱口而出变成了,“我很喜欢你,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李笑背后那几个男同事顿时哗然,但人声鼎沸中,赵良仪却谁也不看,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李笑。李笑又轻轻地笑了:“我还以为你是要约我今晚出去吃饭呢,今晚我确实没空,公司安排的体检再不去就要过期了……”

她背后众人的笑声还未变大,赵良仪脸上的失望神色还未升起,她又轻轻笑着跟了一句:“不过如果是做你女朋友的话……好啊。”

所有人的声音都停下了。

赵良仪茫然地把头转开,看向李笑旁边睁大眼睛的女同事,和她身后呆若木鸡的男同事,过了好几秒才不敢置信地问:“……什么?”

李笑脸上浮现出两团红晕,走过去拉起赵良仪的手:“你跟我过来!我都答应你了你还问我什么,你是真的没听清楚么?”

“不不,听清楚了,可是,咦,诶?”赵良仪握着手中温软的小手,傻笑浮现在脸上,任由李笑牵着自己的手慢慢走远。

现场只留下那几男几女,面面相觑。

8

感谢那阳寿契约!感谢那闯进自己家里抓着自己手签约的神秘人!赵良仪直到现在,每天醒过来看着李笑的睡脸,还是会下意识念叨这么一句。

时间从那时匆匆过去,不知不觉已经马上三年了。三年来赵良仪事业顺风顺水,和李笑更是如蜜里调油,他从来不知道,李笑原来和自己那么合拍,无论三观,爱好,都能找到契合点,简直就像是天作之合。

而对于当时李笑为什么“轻率”同意赵良仪的告白,李笑在顾左右而言他几次以后,终于有一次躺在赵良仪怀里,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当时深知身边围着的这些男人基本没一个好东西,但也没什么好对象考虑,正好那时候自己从未见过面的一个远房堂姐不知怎么,通过家里关系联系上李笑。那远方堂姐好像是做算命生意的,虽然和李笑从小就没见过,但只稍微花了一点时间,就把李笑的所有过往全部算了出来。

赵良仪当时还怀疑地问过一句:有没有这么神啊?

李笑却说,连家里不知道的,只属于她的秘密,那堂姐都能算得巨细靡遗:什么时候初恋,有过几段恋爱,自己最喜欢的玩偶叫什么,喜欢吃什么菜,那堂姐都能一语道破,由不得李笑不信。

所以当堂姐告诉她:最近会有一个名字里带良或者义的男人和她告白,那就是她命中良人,让她千万别错过,她也就记了下来。

结果第二天,赵良仪就跟她告白了。

回想到这里,赵良仪轻轻抽动一下被压麻的胳膊,李笑发出轻轻地咕哝声,头往赵良仪胸口拱了拱。赵良仪微笑着,另一只手别扭地弯过来,轻轻抚摸着李笑的头发。

他眼底的数字还是一点一点地在变化着。

57583,57582,57581……

还有十六个小时,到晚上24点,自己的人生就要结束了啊。那之后自己用别的办法实验过很多次,这眼底不断削减的数字,确实是自己的死亡倒计时,没错。

“笑笑,起床啦,你昨天不是说回家睡觉胸口抽抽了一下,要去医院看看么?”赵良仪轻声哄还想赖床的李笑起来。

李笑脸蒙在赵良仪胸膛里,往深处又钻了钻:“不用去啦,我堂姐说了,我这个问题她有办法……”

“咳咳,虽然她算命真的很准,但是该去医院看看还是好的,是吧……”赵良仪只能继续哄。

最终李笑还是被赵良仪劝去了医院,而赵良仪也好抽空赶紧把准备好的文件再看一遍:保险单,遗嘱,房产赠与合约。

他能留给李笑的东西也就这些了,他希望自己的死亡是物理意义的死亡,而不是时间耗尽,自己噗地一声从世界消失,这样自己很可能会被判断为失踪,而失踪到死亡的判断是需要时间的。

赵良仪起身,看看自己和李笑布置出来的,这个小而温馨的小家,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三年,赵良仪过得很开心。

工作上自己越发顺利,而且假如自己有不懂的东西,那个群里的网友“思乡客”也差不多都懂,每次总是三言两语就能让赵良仪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爱情上,赵良仪从未如此满足过,他已经找到了这辈子最想找到的人,足矣。

他不是没有痛苦过,没有懊丧过:为什么这么美好的时光,却只有短短的三年?

但他回头一想:这么美好的时光也是契约给自己改变命运带来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估计还会浑浑噩噩受尽软欺负地过上三年,继续做办公室里光出力不讨好的隐形人,和李笑也绝不会有交集。

所以,值了。

9

赵良仪看着眼前的时钟,他刚刚看了一部不错的搞笑电影,笑得前仰后合。他都没想到在自己死亡前的最后一刻,能过得这么悠闲。李笑已经被他劝回了自己家,她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声音好像有些不对,但应该没什么问题的,毕竟医院都去看了。

十一点半,最后半小时了。赵良仪看着自己的手机,邮箱里好像有一封邮件,但他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去看了。

赵良仪坐在客厅里,没有开灯。

门突然被人打开,李笑打开灯走了进来,红肿着眼睛看着赵良仪。赵良仪第一反应是:难道自己的事情被她知道了?

但下一秒,赵良仪的心彻底提了起来。

因为李笑从包里掏出来一张赵良仪眼熟无比的,黑白两色的纸。

赵良仪瞪大眼睛,低头看去,念出纸上的文字。

“自愿贡献阳寿两生……以换薄赏,赏格指定:逆命……”

“良仪,我今天去医院,医院检查说我得了非常奇怪的病,他们还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一致同意让我立刻住院观察,他们说这病可能非常凶险……”李笑眼睛哭肿了,声音还有些沙哑,“而我的堂姐给我寄来了一封挂号信,信里是这个,还随信附上简单的一句话,说是让我和你一起签,可以救我的命……可我觉得我不该拖累你……我自己签下去,但这契约好像没有生效……”

“好啊,签呐,这边是么?”赵良仪神色自若地拿起笔就往纸上写,突然抬头摸了摸李笑的脑袋,“傻丫头,从你成为我女朋友的时候,我的命就已经是你的了。”

李笑立刻哭了出来,摇起头,却哽咽得说不出话。赵良仪低下头想继续签名,嘴里小声说着:“嗐,我本来没想最后这一会儿让你看到我死,没想到你还是来了,幸好幸好,你还是来了,我临死前还能救你一命,值了,太值了。”

但很奇怪的是,他手上的笔无论怎么使劲,笔尖却始终落不到纸上。赵良仪看看手上的手表,分针缓慢而坚定地走向正上方,他汗从额头哗哗流下来:“怎么回事,怎么我碰不到那纸?”

他站起来把笔放下,用尽全身力气去摸桌上那张黑白两色的纸,但无论如何也没法碰到近在咫尺的那张纸,赵良仪这下真的急了:“你们这些人,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我还没死,我还有几分钟余生,让我签那张契约!”

他感觉自己的手臂都要摁断了,也许力气实在太大,那纸上金光一闪,光芒闪到赵良仪和李笑眼前,两人脑子里同时响起一个声音。

“请勿重复签署同一契约!”

“什么重复签署?我还没签呢!”赵良仪生气起来,咆哮道,“让我签!让我救我女朋友!”

李笑哭着看自己男朋友做着无谓的努力,脸上却慢慢露出笑容:“没关系,这样也好,良仪,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我活什么活,两分钟,不,一分钟以后我就要死了!”赵良仪脱口而出。

“……什么?”李笑惊讶地站起来。

赵良仪看看手表,颓然地放下胳膊。

生命的最后一分钟,他走过去抱住李笑:“对不起,我不想故意骗你的,我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三年前有人让我签过另一张契约,这三年,是我最开心的三年,因为有你陪着我,对不起……”

“来生再见……”赵良仪浑身颤抖,抱着李笑的胳膊越来越用力,他看着自己眼底快速消失的数字,看着自己手表上的秒针缓慢而残酷地,走向正上方。

“我听不懂,不过没关系,我应该很快就会去陪你,等着我……”李笑在他怀里轻声慢语,语气却从未如此坚决。

房间里静默无声,手表的指针的声音变得细微可闻。

咔嚓,咔嚓,咔嚓,咔……

嚓。

十二点到了。

桌面上放着的那张契约,上面慢慢浮现出第二个名字。

赵良仪。

10

赵良仪尴尬地松开胳膊,和一脸纳闷地李笑四下里看看:“什么情况?我……没死?”

两个人手拉着手,看着眼前正在晃动的空间。

一眨眼间,两人已经离开了原来所在的地方,而是出现在中海一处街边。

赵良仪左顾右盼,但始终紧紧握住李笑的手,李笑也一样,使劲回握,怎么也不肯松开。

赵良仪看看眼前的一幕,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手表,表针一如往常,缓慢而稳定地动着,只不过,是在倒转。

赵良仪有些慌了神,他下意识地掏出手机,这已经是他的习惯性动作了,毕竟这几年那个“思乡客”总是在他危难时伸出援手。虽然有时候思乡客看上去记性总不是很好,但只要赵良仪稍微提示,思乡客就总是能快速了解他的现状,给出最好的建议。

这一次,他却发现那个群,和那个思乡客,从他的好友列表里消失了。

赵良仪翻找半天,看到手机邮箱提示的那个小红点,忍不住打开了。

邮件是一周前发来的,但赵良仪这段时间虽然看上去老神在在,其实早就慌了,根本没时间去看什么邮箱。

邮件里只有一封短短的信:

“你好,赵良仪,我是赵良仪,也就是你。

我现在终于明白三年前偷跑进咱家把我弄晕让我签约的那个王八蛋是谁了,是倒着活了三年的我,也是你。

没错,这个“逆命”契约,会让你和笑笑一起,倒着活回去。

现在是我和笑笑倒着活的第七天,目前来说,略有些不适应,但只要和笑笑在一起,一切都好。

七天之后,你也要迎接你的新人生了,做好准备哦。

11

没什么不一样的一天很快过去。

赵良仪根据自己的胡须生长状况,和李笑对身体的自我检查判断:他们两个的身体在生理上“停滞”了,不知道会不会死,但恐怕永远不会老了。而他们的时间,开始倒着过了起来。

比如现在是30号,0点以后,明天却不是31号。

而29号。

他们两个开始倒着过每一天。

这种生活非常奇怪,但赵良仪却和李笑觉得,只要两个人能在一起,那别的事情也没那么需要在意。

两个人在午夜的街头,在空旷的大街上,在明亮的路灯下慢慢走远,轻声交谈着:

“笑笑,你说这样的话,咱们还上不上班?”

“怎么上班?没法上了啊。”

“那咱们怎么维持生活啊……唉……”

“……大猪头,你现在是倒着活回去的,也就是说你知道已经发生过的彩票的开奖号码,知道任何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缺钱的话,随手去买一注即开型彩票不就好了……”

“咦?对哦!”

“我倒是担心起什么也不知道的,在正常时间顺序里过的我们俩来了。”

“……我突然明白了,三年前那天是‘我自己’破门,不,开门而入自己家,逼那时的我签了那契约,所以警察才会看着满屋子‘我自己’的脏脚印,觉得我精神失常直接没管我……至于正常时间顺序里的我俩,说的也是,我去注册个小号加我自己好了,以后没事也可以给他做做工作指导。你是不是也得这么做?我想想,两仪生四象,我就弄个叫‘思乡客’的小号好了……咦?”

“那我就假装自己经天纬地算尽世事的神棍堂姐,然后……诶?”(作品名:《逆命》,作者:水千户。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