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梦见自已数学考试,高考第一天梦见自已数学考试,一位90级的师兄在群里说,大学毕业之后,他连续很多年一直重复一个梦境:

梦到自己被大学开除,然后再参加高考。高考时,数学卷总被汗水打湿,担心考卷作废。

这位师兄的话引发共鸣,一大堆师兄弟姐妹纷纷讲述自己的梦境。

细节或有不同,但有两点却惊人一致:

时间:高中;对象:数学。

我也经常做同一个梦:

夏日的午后,高中教室,数学考试。

窗外,恼人的知了叽叽喳喳地叫。

别人都在那里奋笔疾书,我头脑昏沉,目光怎么也无法聚焦到试卷上。

心越慌,眼睛越看不清楚,无论我多么努力想睁大眼睛,却始终无法看清题目。

同学们都已经陆续交卷,空空荡荡的教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日光灯惨白惨白。

该收卷了,监考老师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我汗如雨下,迷糊了眼。

拼了命睁大眼睛。

勉强看出模模糊糊的两个字:

黄冈……

毛坦、衡水只是近世崛起的魔王,我们当年的恐怖之源叫黄冈。

这么多年过去,被数学支配的恐惧,依然在梦中如故。

同事有表弟参加今年高考,于是长辈在微信群里下了禁言令:

这两天不准在群里聊天,以免影响他高考。

所有人都绷紧了弦,默默注视。

直到考完的那一天,那一刻。

神圣的仪式感。

毕业这么多年,看惯了别人的起起伏伏,自然明白高考真的只是人生无数次转折中,极其寻常的一次历练。

但终归,是最特殊的一次经历,铭心刻骨。

到现在,我都清晰地记得高考前一天晚上的焦虑恐惧:万一睡不着怎么办?

时钟滴滴答答,一分一秒地往前走,终会将这难熬的两天走完。

这是绝大部分中国人的成人礼。

经常看到有文章批判高考制度:僵硬、死板、不公、应试教育、科举遗毒……

我却始终认为,高考纵有千般不是,却是公平最后的阵地。

人生注定了不公平。

出身、学区房、地区差异、父母资源、亲戚人脉……

而高考,是所有这么不公中,唯一的相对公平。

因为有了高考,十年寒窗苦读,寒门子弟也终有鱼跃龙门改变命运的可能。

因为有了高考,日益固化的阶层才还有那么一丝松动的可能。

即便高考有十宗罪,但她功大于过,天然正义。

即便高考的日子不堪回首,但美好就蕴藏其中。

脚下的路,通往无数种可能的未来。

懵懂、憧憬、纯真、无邪。

那是再也回不去的美好。

那时,我们青春飞扬。

风华正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