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是由西晋陈寿所著梦见自已在浮船上,记载中国三国时代历史的断代史,同时也是二十四史中评价最高的“前四史”之一。三国志最早以《魏志》、《蜀志》、《吴志》三书单独流传,直到北宋咸平六年三书已合为一书。#历史#

孙休字子烈,权第六子。年十三,从中书郎射慈、郎中盛冲受学。太元二年正月,封琅邪王,居虎林。四月,权薨,休弟亮承统,诸葛恪秉政,不欲诸王在滨江兵马之地,徙休於丹杨郡。太守李衡数以事侵休,休上书乞徙他郡,诏徙会稽。居数岁,梦乘龙上天,顾不见尾,觉而异之。孙亮废,己未,孙綝使宗正孙楷与中书郎董朝迎休。休初闻问,意疑,楷、朝具述綝等所以奉迎本意,留一日二夜,遂发。十月戊寅,行至曲阿,有老公干休叩头曰梦见自已在浮船上:“事久变生,天下喁喁,愿陛下速行。”休善之,是日进及布塞亭。武卫将军恩行丞相事,率百僚以乘舆法驾迎於永昌亭,筑宫,以武帐为便殿,设御座。己卯,休至,望便殿止住,使孙楷先见恩。楷还,休乘辇进,群臣再拜称臣。休升便殿,谦不即御坐,止东厢。户曹尚书前即阶下赞奏,丞相奉玺符。休三让,群臣三请。休曰:“将相诸侯咸推寡人,寡人敢不承受玺符。”群臣以次奉引,休就乘舆,百官陪位,綝以兵千人迎於半野,拜于道侧,休下车答拜。即日,御正殿,大赦,改元。是岁,于魏甘露三年也。

【译】孙休,字子烈,是孙权的第六个儿子。他十三岁时,跟随中书郎射慈、郎中盛冲学习。太元二年(252)正月,被封为琅王牙王,居住在虎林。四月,孙权去世,孙休弟弟孙亮继承皇大统,诸葛恪主管政事,不想让诸侯王待在长江附近征战之地,就将孙休迁往丹杨郡。太守李衡多次借故侵扰孙休,孙休上奏书请求迁到其他郡,朝廷就诏令他迁到会稽郡。住了几年,孙休梦见自己骑着龙飞上天,回头看不到尾巴,醒来后觉得很奇怪。孙亮被废后,二十七日,孙纟林派宗正孙楷与中书郎董朝迎接孙休。孙休得知消息,心中怀疑,孙楷、董朝详细地陈述孙纟林等之所以奉迎孙休的原意,留住一天两夜,就出发了。十月十七日,到了曲阿,有老翁拦住孙休叩头说:“事情拖久了就会有变故,天下人都期望着您,希望陛下迅速出发。”孙休认为老者说得对,这天到了布塞亭。武卫将军孙恩代理丞相事务,率领朝中官员用皇帝的轿辇在永昌亭迎接孙休,修筑宫室,用武帐做成临时宫殿,设置御座。十八日,孙休来到,望见便殿就停了下来,让孙楷先见孙恩。孙楷返回,孙休乘辇前行,百官再拜称臣。孙休就登临便殿,带着谦逊没有立即到王位上,只在东厢停留。户曹尚书上前到阶下宣颂奏文,丞相献上玉玺、符契。孙休多次推让,群臣也多次请求。孙休说:“将相诸侯都推举我,我哪里敢不接受受玺、符呢。”朝臣们按次序给孙休引导车驾,孙休登上轿辇,朝臣在旁陪侍,孙纟林率领一千多士兵在近郊迎接,在路旁叩拜,孙休下车回拜。当天,就登临正殿,大赦天下,更改年号。这一年,是魏国的甘露三年(258)。

永安元年冬十月壬午,诏曰:“夫褒德赏功,古今通义。其以大将军綝为丞相、荆州牧,增食五县。武卫将军恩为御史大夫、卫将军、中军督,封县侯。威远将军据为右将军、县侯。偏将军幹杂号将军、亭侯。长水校尉张布辅导勤劳,以布为辅义将军,封永康侯。董朝亲迎,封为乡侯。”又诏曰:“丹阳太守李衡,以往事之嫌,自拘有司。夫射钩斩袪,在君为君,遣衡还郡,勿令自疑。”己丑,封孙皓为乌程侯,皓弟德钱唐侯,谦永安侯。十一月甲午,风四转五复,蒙雾连日。綝一门五侯皆典禁兵,权倾人主,有所陈述,敬而不违,於是益恣。休恐其有变,数加赏赐。丙申,诏曰:“大将军忠款内发,首建大计以安社稷,卿士内外,咸赞其议,并有勋劳。昔霍光定计,百僚同心,无复是过。亟案前日与议定策告庙人名,依故事应加爵位者,促施行之。“戊戌,诏曰:“大将军掌中外诸军事,事统烦多,其加卫将军御史大夫恩侍中,与大将军分省诸事。“壬子,诏曰:“诸吏家有五人三人兼重为役,父兄在都,子弟给郡县吏,既出限米,军出又从,至於家事无经护者,朕甚愍之。其有五人三人为役,听其父兄所欲留,为留一人,除其米限,军出不从。”又曰:“诸将吏奉迎陪位在永昌亭者,皆加位一级。”顷之,休闻綝逆谋,阴与张布图计。十二月戊辰腊,百僚朝贺,公卿升殿,诏武士缚綝,即日伏诛。己巳,诏以左将军张布讨奸臣,加布为中军督,封布弟惇为都亭侯,给兵三百人,惇弟恂为校尉。

【译】永安元年(258)冬十月二十一日,孙休下诏说:“褒奖赞赏有德有功之人,是古往今来通行的道义。现在任命大将军孙纟林为丞相、荆州牧,增加食邑五个县。武卫将军孙恩为御史大夫、卫将军、中军督,封为县侯。威远将军孙据为右将军,封县侯。偏将军孙干为杂号将军,封亭侯。长水校尉张布勤勉踏实,任命张布为辅义将军,封为永康侯。董朝亲自迎驾,封为乡侯。”又下诏说:“丹杨太守李衡,因为过去的嫌隙,将自己捆绑到有关衙门。古人射钩斩袂不记前仇,在别人角度为他人着想,将李衡遣送回原来州郡,不要让他怀疑自己。”二十八日,封孙皓为乌程侯,孙皓弟弟孙德为钱塘侯,孙谦为永安侯。十一月三日,大风反复吹刮,大雾连绵。孙纟林一门,五位封侯,都统管禁军,权倾朝野,他有所上奏,孙休都恭敬对待而不违背,于是孙纟林更加纵情恣意。孙休担心孙纟林怀有二心,多次予以赏赐。五日,孙休下诏说:“大将军忠诚发自内心,倡导谋划来安定国家,朝廷内外文武百官,一致赞同他的建议,都有功劳。过去霍光定计,百官同心,也未超过今天的情形。及时按照之前和大将军商议定下的参加告庙仪式的人员名单,依照旧例应该加进爵位者,都要尽快办理。”七日,又下诏说:“大将军执掌朝廷内外各项军事,事务繁杂,现加官卫将军御史大夫孙恩为侍中,与大将军分担主管各种事务。”二十一日,又下诏说:“各低级政府官员家庭中有五人的,其中三人在为国家作事,父兄在都城,子弟在郡县任职,既交纳了规定的粮食,大军出征也要跟随,以至于家中没有人管理家事,我非常同情。那些家有五人,其中有三人担任官吏的,允许家中父兄决定想留下的人,留下一人在家,免除他应缴纳的粮食,大军出征也不必跟随。”又说:“各位在永昌亭迎驾陪侍的官员都晋升一级。”不久,孙休得知孙纟林想要谋逆,就暗地与张布制定计划。十二月八日举行腊祭,百官朝贺,公卿都到殿堂之上,孙休下令武士将孙纟林捆住,当天就杀了他。九日,孙休下诏说因为左将军讨伐奸臣,故任命张布为中军督,封张布的弟弟张郃为都亭侯,给他三百士兵,任命张郃的弟弟张恂为校尉。

诏曰:“古者建国,教学为先,所以道世治性,为时养器也。自建兴以来,时事多故,吏民颇以目前趋务,去本就末,不循古道。夫所尚不惇,则伤化败俗。其案古置学官,立五经博士,核取应选,加其宠禄,科见吏之中及将吏子弟有志好者,各令就业。一岁课试,差其品第,加以位赏。使见之者乐其荣,闻之者羡其誉。以敦王化,以隆风俗。”二年春正月,震电。三月,备九卿官,诏曰:“朕以不德,讬于王公之上,夙夜战战,忘寝与食。今欲偃武修文,以崇大化。推此之道,当由士民之赡,必须农桑。管子有言:‘仓廪实,知礼节梦见自已在浮船上;衣食足,知荣辱。’夫一夫不耕,有受其饥,一妇不织,有受其寒梦见自已在浮船上;饥寒并至而民不为非者,未之有也。自顷年已来,州郡吏民及诸营兵,多违此业,皆浮船长江,贾作上下,良田渐废,见谷日少,欲求大定,岂可得哉梦见自已在浮船上?亦由租入过重,农人利薄,使之然乎!今欲广开田业,轻其赋税,差科强羸,课其田亩,务令优均,官私得所,使家给户赡,足相供养,则爱身重命,不犯科法,然后刑罚不用,风俗可整。以群僚之忠贤,若尽心於时,虽太古盛化,未可卒致,汉文升平,庶几可及。及之则臣主俱荣,不及则损削侵辱,何可从容俯仰而已?诸卿尚书,可共咨度,务取便佳。田桑已至,不可后时。事定施行,称朕意焉。”三年春三月,西陵言赤乌见。秋,用都尉严密议,作浦里塘。会稽郡谣言王亮当还为天子,而亮宫人告亮使巫祷祠,有恶言。有司以闻,黜为候官侯,遣之国。道自杀,卫送者伏罪。以会稽南部为建安郡,分宜都置建平郡。四年夏五月,大雨,水泉涌溢。秋八月,遣光禄大夫周奕、石伟巡行风俗,察将吏清浊,民所疾苦,为黜陟之诏。九月,布山言白龙见。是岁,安吴民陈焦死,埋之,六日更生,穿土中出。

【译】孙休诏书说:“古人创建国家,都以教化学习为首,教育学习放在首要地位,以此引导世俗陶冶情操,为时代培养人才。自建兴年间以来,天下变故很多,官吏百姓很多都以眼前利益为先,舍本逐末,不遵循古人的道义。社会所崇尚的思想不敦厚,则伤风败俗。应该按照古代制度设置学官,设立五经博士,考核选取应该提拔的人才,对他们加以恩宠俸禄,那些有志向的官吏之中以及军队将领的子弟中,让他们各自学习。一年后考试,分出品第高下,加以官位赏赐。让见到这些情况的人乐于趋向这种荣耀,听到这些情况的人羡慕这样的名声。以便敦促王道教化,发扬淳朴风俗。”永安二年(259)春正月,电闪雷鸣。三月,九卿官制设置完毕,孙休下诏说:“朕是无德之人,身在王公之上,心中日夜不安,忘食废寝。现在想要停息战事,推行教育,以推崇宏盛的教化。推行这样的道义,应当从士民心中向往的事情出发,一定是农业之事。《管子》有言:‘仓廪实,知礼节;衣食足,知荣辱。’一人不耕种,就有人挨饿;有妇女不织布,就有人受寒;饥寒交迫而老百姓不为非作歹,从来没有过。近年以来,州郡官民及各部队士兵,大多背离农业,都驾船长江之上,往来做生意,良田日益荒芜,所收粮食逐渐减少,想要使国家安定,又怎么能做到呢?也是因为赋税太重,百姓利益太少,才导致如此!现在想要广泛发展农业,减轻百姓赋税,根据劳力强弱来征收田地课税,务必使农民负担均匀,使国家和个人分利得当,让百姓自给自足,能互相奉养,那么百姓就会爱惜身家性命,不会作奸犯科,然后刑罚就可以不动用刑罚,风俗可以整顿。凭着朝臣们的忠正贤明,如果能对眼前之事尽心,虽然远古时代昌明的教化,不能一下子实现,但汉文帝时期的升平景象,也许能够达到。达到这样的情况,那君臣都很荣耀,不能实现则遭致损失凌辱,怎能从容地平淡度日呢?众位公卿尚书,可以共同商议计划,务必选取利便完善的措施。农忙时节已到,不要耽误农时。事情决定后当即施行,这才符合朕的心意啊!”永安三年(260)春三月,西陵郡上奏有红乌鸦出现。秋天,朝廷采用都尉严密的建议,修筑浦里塘。会稽郡有谣言说会稽王孙亮将回朝做皇帝,而孙亮的宫人诬陷孙亮让巫祈祷祖祠,并且其中有恶言。有关主管官员将此事报告孙休,孙休将他贬为候官侯,并遣送到新封地。半路上孙亮自杀,护送他的人都被判罪处死。孙休将会稽南部分为建安郡,分宜都郡为建平郡。永安四年(261)夏五月,天降大雨,河流湖泊和泉水泛滥。秋八月,孙休派光禄大夫周奕、石伟巡视各地民情风俗,考查将领官吏的清廉、百姓疾苦,并颁发升降任免官员的诏书。九月,布山上言有白龙出现。同年,安吴的百姓陈焦去世,下葬后,六天后又复活,自己从土里爬起来。

五年春二月,白虎门北楼灾。秋七月,始新言黄龙见。八月壬午,大雨震电,水泉涌溢。乙酉,立皇后朱氏。戊子,立子{雨單}为太子,大赦。冬十月,以卫将军濮阳兴为丞相,廷尉丁密、光禄勋孟宗为左右御史大夫。休以丞相兴及左将军张布有旧恩,委之以事,布典宫省,兴关军国。休锐意於典籍,欲毕览百家之言,尤好射雉,春夏之间常晨出夜还,唯此时舍书。休欲与博士祭酒韦曜、博士盛冲讲论道艺,曜、冲素皆切直,布恐入侍,发其阴失,令己不得专,因妄饰说以拒遏之。休答曰:“孤之涉学,群书略遍,所见不少也;其明君闇王,奸臣贼子,古今贤愚成败之事,无不览也。今曜等入,但欲与论讲书耳,不为从曜等始更受学也。纵复如此,亦何所损?君特当以曜等恐道臣下奸变之事,以此不欲令入耳。如此之事,孤已自备之,不须曜等然后乃解也。此都无所损,君意特有所忌故耳。“布得诏陈谢,重自序述,又言惧妨政事。休答曰:“书籍之事,患人不好,好之无伤也。此无所为非,而君以为不宜,是以孤有所及耳。政务学业,其流各异,不相妨也。不图君今日在事,更行此於孤也,良所不取。”布拜表叩头,休答曰:“聊相开悟耳,何至叩头乎!如君之忠诚,远近所知。往者所以相感,今日之巍巍也。诗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终之实难,君其终之。“初休为王时,布为左右将督,素见信爱,及至践阼,厚加宠待,专擅国势,多行无礼,自嫌瑕短,惧曜、冲言之,故尤患忌。休虽解此旨,心不能悦,更恐其疑惧,竟如布意,废其讲业,不复使冲等入。是岁使察战到交阯调孔爵、大猪。

【译】永安五年(262)春二月,白虎门北楼遇火灾。秋七月,始新上言出现黄龙。八月十三日,天降大雨,电闪雷鸣,河流湖泊和泉水泛滥。十六日,册立朱氏为皇后。十九日,册立儿子孙雨单为太子,大赦天下。冬十月,以卫将军濮阳兴为丞相,廷尉丁密、光禄勋孟宗为左、右御史大夫。孙休因为丞相濮阳兴及左将军张布过去对自己有恩,所以托付给他重要事情。张布主管宫内官署,濮阳兴执掌军国政务。孙休沉迷于古典书籍,想要通读各家典籍通,尤其喜欢射野鸡,春夏之际经常早出晚归,只有这个时候才放下书本。孙休想和博士祭酒韦曜、博士盛冲谈论道理技术,韦曜、盛冲都素来耿直,张布担心他们入宫侍奉皇帝后,揭发出自己的过失,使自己不能专权。所以在孙休面前巧言令色,阻止孙休与他二人接近。孙休回答说:“寡人所涉及学问,各种典籍都通读,看到的东西不少了。那些明君昏主,乱臣贼子,古今贤愚成败的事情,我都看到了。现在韦曜等进入内宫,只是想和他们谈论书籍罢了,不是要跟随韦曜等人从头学习。即使是跟他们从头学起,又有什么损害的呢?您只是认为韦曜等人恐怕说出臣下奸邪之事,所以不想让他们入宫。像这样的事情,寡人早已自己有所防备,不需要韦曜等人说出来才了解。这些都没有什么损害的,您只是因为心里有所顾忌罢了。”张布收到诏书,即向孙休谢罪,重新陈述想法,改口说是担心这样讨论会妨碍政事。孙休回答说:“书籍这东西,就怕人们不去喜爱它,喜欢读书并无坏处。这不是不好,而您认为不应该,是因为我喜爱罢了。政务与学业,两者各有不同,不相妨害。没有想到您现在在职任官,对我进行这方面的管束,实在不可取。”张布奉上奏表,叩头请罪。孙休回答说:“姑且相互开导罢,怎么到叩头谢罪的地步呢?像您的忠诚,远近之人都了解。过去的事情使我感激,这就是您今日显赫的缘因。《诗经》有言:‘如果没有初始,很少有结果。’善终实在困难,希望您能有始有终。”当初孙休做王时,张布是他身边的将督,素来被他信任喜爱。等到孙休登基,对张布非常恩宠,所以张布专揽大权,多行无礼之事情,自己担心自己的短处和过失被韦曜、盛冲说出来,所以特别担忧忌讳。孙休虽然心中了解原因,但心里并不接纳,更担心张布因怀疑畏惧而生出变故,竟然听随张布的意思,停止了自己谈论书籍之事,不再让盛冲等人入宫。当年孙休派遣察战官到交阯郡征调孔爵和大猪。

六年夏四月,泉陵言黄龙见。五月,交阯郡吏吕兴等反,杀太守孙谞。谞先是科郡上手工千馀人送建业,而察战至,恐复见取,故兴等因此扇动兵民,招诱诸夷也。冬十月,蜀以魏见伐来告。癸未,建业石头小城火,烧西南百八十丈。甲申,使大将军丁奉督诸军向魏寿春,将军留平别诣施绩於南郡,议兵所向,将军丁封、孙异如沔中,皆救蜀。蜀主刘禅降魏问至,然后罢。吕兴既杀孙谞,使使如魏,请太守及兵。丞相兴建取屯田万人以为兵。分武陵为天门郡。七年春正月,大赦。二月,镇军将军陆抗、抚军将军步协、征西将军留平、建平太守盛曼,率众围蜀巴东守将罗宪。夏四月,魏将新附督王稚浮海入句章,略长吏赀财及男女二百馀口。将军孙越徼得一船,获三十人。秋七月,海贼破海盐,杀司盐校尉骆秀。使中书郎刘川发兵庐陵。豫章民张节等为乱,众万馀人。魏使将军胡烈步骑二万侵西陵,以救罗宪,陆抗等引军退。复分交州置广州。壬午,大赦。癸未,休薨,时年三十,谥曰景皇帝。

【译】永安六年(263)夏四月,泉陵传言出现黄龙。五月,交阯郡吏吕兴等叛乱,杀了太守孙谞 。孙谞在此之前征调郡里的一千多手工匠人送到建业。而察战官到交阯后,百姓们担心再次被征发,所以吕兴等人趁机煽动士兵百姓,招诱各少数民族部落一同作乱。冬十月,蜀国因为将受到魏国讨伐而派使者告知吴国。二十一日,建业石头小城遭遇火灾,烧毁西南部一百八十丈内的建筑物。二十二日,孙休派遣大将军丁奉督率各军出兵魏国寿春,令派将军留平到南郡会见施绩,商议出兵方向,将军丁封、孙异赶到沔中,都是为了救援蜀国。蜀主刘禅投降魏国,消息传来后,这一行动就停止了。吕兴杀了孙谞后,派使者前往魏国,请求担任太守并统领士兵。丞相濮阳兴建议选取屯田一万人作为军队。并分武陵郡为天门郡。永安七年(264)春正月,大赦天下。二月,镇军将军陆抗、抚军将军步协、征西将军留平、建平太守盛曼,率军围困蜀国巴东守将罗宪。夏四月,魏国将领新附督王稚乘船入海袭击句章,掳掠官吏财物及男女百姓二百多人。将军孙越拦截一船,抓获了三十人。秋七月,海盗攻破海盐,杀了司盐校尉骆秀。孙休派中书郎刘川出兵庐陵。豫章郡百姓张节等人作乱,有部众一万多人。魏国派将军胡烈率领步、骑兵二万侵扰西陵,以援救罗宪,陆抗等引军撤退。吴国分交州郡设置广州郡。二十四日,大赦天下。二十五日,孙休去世,时年三十岁,谥号为“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