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自网络

文/杨跻

办公室

(人们在各自的办公桌前梦见自已老人过寿,忙着各自手头上的事。电话急促铃声梦见自已老人过寿,打破了忙碌而单调的气氛)

刘秘书 (顺手抓起话筒)喂,您好,这里是县委办,请问您找哪位?(电话里传来声音,我找毛毛)哦,毛毛?我们这里没有人叫毛毛呀梦见自已老人过寿!您是不是弄错了。(电话里发出哦了一下的声音,便说,对不起,我找王文化,他小名叫毛毛)哦,王文化,好,你稍等。王文化,王文化,电话。

王文化 (听到刘秘书在喊自己,急忙放下手中的事,抬起头来,朝刘秘书笑了笑,算是对刘秘书的感谢)喂,您好,我是王文化。(电话中传来熟悉的声音梦见自已老人过寿:毛毛,我是二哥呀)

二哥呀,原来是你,有事吗?好,你等着,我一会儿就到了。

王文化 (放下电话)刘秘书,我家里来人了,我出去一下。

刘秘书 (从一大堆材料中抬起头,把掉下来的眼镜往下掀了掀)去吧,去吧,没有事。

汽车站

王文化 (在汽车站转了一圈之后,没有见到他二哥,便又来到了车站门口)人呢?怎么不见人呢?(一边说一边四处张望)

二哥 (从车站边的商店慢慢的走了过来,轻轻地在四处张望的王文化肩拍了一下)毛毛,我在这儿呢?

王文化 二哥,你叫我出来,到底啥事吗?(王文化显得有些着急)

二哥 唉,咱爸最近老觉得身体不舒服,说他经常梦见咱妈,我看怕是熬不到八十了,再这几天就是爸七十岁的生日,爸说,准备让给他过七十寿辰呢!说一来是想想冲冲诲气,二来就是万一那天真的走了,也不后悔。爸说,不论你多忙,到时你一定要回去一趟,那怕就是呆半天也成。

王文化 知道了,那你咋不带咱爸来医院检查检查呢?

二哥 想带咱爸来检查,可咱爸死活就是不来。还说花那个冤枉钱干啥呀,有那个钱还不如给他买些好吃的呢!咱爸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能随他了。

王文化 二哥,你看,半天光顾了和你说话,你还没有吃饭吧!

二哥 唉,你看你,你不说吃饭,我的肚子倒还不觉得饿,你这一说,我的肚子还真感觉到饿了。

王文化 二哥,走,咱们吃饭去!

西府美食城

王文化 (手里拿着菜谱,边翻边点)一口气点了六个菜。

二哥 (看着王文化还没有停歇的意思,便拦住不让点了)够了,够了,都六个菜了,就我们两个人,能吃得了吗?

王文化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掏出手机,熟练的拨出一串号码)喂,刘秘书,在哪儿呢?不要回家了,过来陪兄弟喝两杯!

(电话那端传来了刘秘书的声音):怎么?太阳今天从西边出来了,成,在哪儿?

王文化 在西府美食城呢!快点过来,兄弟等你了。

刘秘书 (推门进来)王一笔,今天怎么突然有酒兴呢?是不是有什么好事瞒着兄弟们,有点儿不够意思了吧!

王文化 刘大秘书,你饶了我行不行,再别什么王一笔王一笔的乱叫了,你成心想毁了兄弟呀!要是叫主任听到了,还能有兄弟的好日子过吗?

刘秘书 球,怕他个球,他有什么可怕的,球事也干不了,只会舔勾子。

王文化 (不安地看了看周围,还好,没有人认识的人)好了,刘哥,不说了,我们吃饭。

服务员:先生,打搅一下,你们的菜齐了,看还需要什么酒水饮料吗?

王文化 来一箱雪花啤酒。

服务员 先生,您要的酒上来了,打几瓶?

王文化 好了,你把开酒的启子放在这里,我们自己来。

服务员 好的,先生,请慢用,如果有什么需要,请叫我,我是026号。说完,拉上门退了出去。

(三个人边吃边喝,一直吃到快上班才结束)

前台

王文化 (脸通红通红的,满嘴喷着酒气)小姐,买单。

刘秘书 (把王文化往一边推,掏出自己的钱夹)王文化,今天兄弟买单。你走人。

王文化 刘秘书,你这是干什么,你要是掏钱,我就不认识你这个老兄了。(之后,把刘秘书推开了)

前台小姐 先生,一共是一百二十八,收你一百二,要票不?

王文化 不要票,要票干嘛,又没有人给我报销。啪的,把钱放前台一放,就向外走去。

西府美食城

王文化 刘秘书,你先走,我把我二哥送到车站,就回办公室。

刘秘书 好,那我先走了。

(看着刘秘书坐上出租车远去之后,王文化才和他二哥坐上另一辆出租车,去了汽车站)

汽车站

二哥 (坐在开往三岔乡的车上,望着站在车下的王文化)这次父亲过寿,你可一定要回来。父亲从来没有要求过你什么,这一次好像非要你回去不可。

王文化 (站在车下,对坐在车上的二哥说)二哥,你回去告诉咱爸,他过七十大寿的时候,我一定回去。给,把这个袋子拿上,里面是我给咱爸卖的吃的东西。(汽车缓缓的驶出车站,扬起一股尘土,向西驰去)

(王文化看着远去的汽车,心情显得有些沉重,一想到父亲,觉得有些愧对老人。不由得想起了多年前母亲去的世的情景)

家里

王文化母亲 (身患重病,躺在炕上,弥留之际,一手拉着不满八岁的王文化,一手拉着王文化的父亲,断断续续地说),他爸,我,走了,我,对不起你们,没有帮你把娃们带大,……

(父亲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当着王文化兄弟的面,双手紧紧拉住母亲的手,似乎想从死神的手中拉回王文化的母亲)

王文化父亲 (老泪纵横)他妈,是我亏了你,对不起你呀,这一辈子没让你过一天好日子,我没有本事挣钱,要是知道这样,就是让我跪下去要钱早点给你治……哽咽着说不下去。

王文化母亲 不怪你,人命由天,……毛毛(王文化的小名)还小,你让毛毛念书,别叫娃以后……窝在山里受苦,(话未说完,眼睛扫视着三个哥哥,张开嘴却没有及得说一个字就咽了气,母亲紧紧拉着王文化的手松开了)

王文化 撕心裂肺的嚎哭。

一周之后

办公室

王文化 (默默地翻动着办公桌上的台历)唉,叹了口气。

刘秘书 王秘书,今天怎么一上班,就一直在翻台历,是不是有什么重大活动呀!

王文化 我哪有什么重大活动,只是看今天是什么日子。

刘秘书 还说没有重大活动,你看今天是什么日子干嘛!是不是有什么好事瞒着兄弟们呀!

其它几个秘书 (帮腔说)是呀,有什么重大活动,可不能忘记了兄弟们呀。

王文化 那能呢?我什么时候瞒过你们大家,我是那样的人吗?这么不信任兄弟,和你们相处这么久,真是白处了。

刘秘书 那倒不是,只是有什么好事可不能忘记了兄弟们呀!

王文化 那当然了。这还用你老兄说呀。

主任办公室

主任 (坐在宽大明亮的办公室里,悠闲的喝着茶,看见王文化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关切的问到)王秘书,有事吗?

王文化 主任,我想请几天假。

主任 请几天假?

王文化 嗯。

主任 家里有事吗?

王文化 嗯。这几天刚好书记去省上开会,我也好久没有回家了,想趁这个机会回家看看。

主任 家里都还好吧!

王文化 就那样吧!前几天我二哥来了,说我父亲的身体最近不大好,明天是七十岁生日了,想给过个大寿,我们那儿讲究这个,说过大寿能冲冲霉气。

(随着王文化的陈述,主任的脸色由关注到严肃到不屑一顾,王文化的话音刚落,主任就果断地一挥手)

主任 年纪轻轻的,怎么也相信这个,你可是共产党员呀!我们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再说了这几天说不准有什么事,年轻人要以工作为重,让他们好好操办就行了。

王文化 (见主任如此说,嘴张了张,似乎还想说什么,停了一会儿,终于从嘴里迸出)我一定要回去一趟。

主任 (打了一个哈欠)你已经决定了还来请什么假?(停了一下)说,一个男人是不是要有一点上进心,怎么满肚子家务事?

王文化 不是的,父亲把我养大不容易,付出了多少辛劳和血汗,我只是想请个假,回去给他过寿,满足一个快要离世的老人心愿。

主任 那你自己看吧,我该说的话都说过。

王文化 哦!那我出去了。

主任 去吧!去吧!(不耐烦的朝王文化挥了挥手)

王文化 那你忙吧,主任。(压制住满肚子的怒火,平静地说,然后离开了主任的办公室)

洒店大厅

(大大的寿字贴在大厅中央的墙上,大厅坐满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人,人们的脸上堆满了笑意,熟悉的人们相互说着话,不认识的人就吃着瓜子、吸着烟,显得悠闲自在,一片热闹的景象)

主任 诸位亲朋好友,大家静一静,今天是家母八十大寿,各位的光临,使卑人倍感荣幸,在此,我给大家做揖了,谢谢大家的光临。本人特备薄酒,请大家慢用。为了答谢各位的厚爱,也为了给大家助兴,特邀请市上有名的演出公司,给大家献歌,请大家边吃边欣赏。

(主作说完,挥了挥手,音乐响起,人们便开始用餐,王文化便陪着主任一桌挨一桌的给人们敬酒)

办公室

王文化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在内心深处的一个角落导演着慷慨激昂,你给母亲过寿,都大宴亲朋,我给多病的父亲过寿,假也不准。真是的,没有一点儿人情味,不请假?不请假我也走,不就是三天不上班么,还能开除我?走,敢走吗?回来后我还要在主任手下工作呢。我能走到哪儿去呢?我焦躁不安地折腾着自己的椅子。)

老李 (吹着茶杯里几片漂浮的茶叶,踱着八字步,向着王文化走来,眼里装满了内容。)小王的行为特征明显表示已进入了青春骚动期的亢奋状态,如果不进行有效的能量释放,必将会引起精神紊乱,甚至产生危害社会的行为。

老王 (立即放下手中的报纸,一脸邪意的笑容)是呀,满大街光胳膊光腿的性感女人晃来晃去,小王凡身肉胎年富力强自然受不了。不过,找不到一个适合做老婆的,还抓不住一个救急的吗?

老李 小王是个英俊的未婚青年,抓一个应急的万一碰上个非小王不嫁的女人,岂不是骑虎难下了吗?别看你们都姓王,小王可没有你老王的手段。

老王 哪儿那么容易碰一下人随便可以跟你上床却非要嫁给你的女人,你以为你是县长书记老板大款么?老王说。

老李 那倒是。

老王 女人是十分现实的动物,看起来他们头脑简单,多情善感,其实往往比男人更容易理解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道理。

王文化 (没事可做的日子里,坐在办公室里,大家看看报,议论议论远方的时局,三三两两地发泄一下自己最真实也最无可奈何的怨气,他们只要打开话匣子,将无休无止地讨论下去,王文化今天实在很烦,没有一点心情去感受刺激,终于忍不住了)你们还有完没完,人家心情烦得很,你们还兴灾乐祸的,有你们这样的兄弟吗?

老李 怎么了?兄弟,有什么烦心事,说出来,看兄弟们能不能帮你呀!

王文化 我父亲明天过七十大寿的生日,我想请假回去几天,可主任就是不准假。父亲辛辛苦苦一生,他认为惟一让他欣慰和骄傲的就是培养出了附近几个村庄里惟一的大学生,惟一一位吃皇粮的,他总是一遍一遍地对人别说,县委书记的讲话都是他的小儿子毛毛写的。父亲七十大寿,从东某种意义上说,是对他人生做完美的总结,是展示他人生最得意之作。所以,无论如何,我是要在宾客满座的时候出现的。我能给父亲最好的报答大概也只有这样的一种精神上的慰藉了。可是,主任竟然不准假。

老李 (转身回到位子上)哦,还有个材料没有弄完呢。(说完,便在自己的桌上了乱翻一气)

老王 (把眼镜往上揍了揍,低头专心于看着报纸)

王文化 (一看大家都不啃声了,觉得办公室的空气像在瞬间窒息一样,憋得人喘不过气来,便想出来透透气)刘秘忆书,我去上厕所,有人找就让等我一会儿。

刘秘书 我也去。(刘秘书像一个地下党员昂首阔步却眼观八方,跟在后面进了厕所。)

厕所

刘秘书 (进了厕所却站在过道里,没有上前,却左顾右盼,确认再没有第三个人后,才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元,)压低声音,给你父亲祝寿代个情。你这家伙,要请假找个别的借口不就行了吗?凑什么热闹。

王文化 凑热闹,事实就是这样,怎么叫凑热闹?

刘秘书 尽管你父亲的寿辰在七十年前早已天定,那是你爷爷你奶奶也没有办法的事情,可你不该在主任给他老妈过完寿之后不到十天就去请假能你父亲过祝寿。

王文化 为什么?

刘秘 为什么?我说王一笔,你在行政上白混了五年哪。还问我为什么呢?你也不想想,你给他母亲刚送了寿礼,莫非叫主任走四十里的山路去你家?再说,平常大家给谁行情都是五十,而给主任行了二百,事情刚刚过去,你叫主任同事怎么对你表示?

王文化 (看着刘秘书走出厕所的背影,若有所思,好像突然明白了似的)哦!

老李 (也偷偷溜进了厕所)王一笔,你这个家伙呀,真是,不知道你那些文章是怎么写出来的,然后把一百元放在了王文化的手中,做贼似的溜出了厕所。

老王 (也紧跟在老李的后面,进了厕所,把一百元塞在了王文化的手中)你真是的,怎么不找个别的理由,看来你回不成了。

王文化 管他呢,我一定要回去。

家里

(摆在院子里桌子上坐满了前来祝寿的人,人们相互打趣,不时的爆发出一阵阵的笑声。)

二哥 唉!都这个时候了,怎么搞的嘛,还没有回来。真是的。

王文化父亲 没事没事,再等等,可能是有什么事给耽搁了,说不定正在路上走着呢。是这,老二,你出去给咱再看看。

村口

二哥 (站在村口最高的山坡上,向通向山外的小路上举目眺望)这个毛毛,怎么回事嘛!家里人都快急死了,他还不见个人影,眼看一屋子的人,都在等他回来开席呢。

(二哥急得在山坡上走来走去,不停的抽着烟,劣质的烟草呛得他不停的咳嗽,在他的脚下已堆着三个抽完的烟头)

二哥 怎么还不见人呢?总不能让一屋子的人等他一个人吧!真是的。唉。

小侄子 (飞快的跑到二哥跟前)二爸,我四爸回来了吗?

二哥 还没有呢?

小侄子 我爷叫你回去呢。

二哥 (朝通往山外的小路上又望了一眼,仍没有见人影)唉,算了,我们走。

县委宿舍

王文化 (在自己的宿舍不停地来回走动,心里在作激烈的斗争)唉!

刘秘书 (敲门而入)王秘书,你回不?我找朋友已经给你把车借好了。要是回的话,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他把车开过来。

王文 唉!不回了,回去又能怎么样。总不至于为了给父亲过寿,连工作都丢了吧。要是那样的话,会活活气死父亲的。还是过几天还是让我二哥带父亲来县城,去医院给父亲好好的检查检查吧!(眼中噙满了泪水)谢谢,你刘秘书。

刘秘 说什么呢?我俩谁跟谁呀。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大家都不容易,应该相互帮助。不回也好,过几天把你父亲接过检查一下,到时我给你找个车。

王文化 谢谢你,刘秘书,真的,谢谢你了。

(刘秘书出门而去)

家里

(众人看着从门外进来的叔侄俩,不约而同的问。)老二,老四回来吗?

二哥 (摇摇头、十分生气)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众人 是不是让什么事给耽搁。

二哥 不知道。

王文化的父亲 (从屋里走了出来,看着老二垂头丧气地进了门)老二,人呢?

二哥 连个人影都没有见。

王文化父亲 那毛毛给你怎么说的呀!

二哥 毛毛给我说,他就是再忙,都要回来的。可谁知道,现地都过了十二点,连个人影都没有见。

王文化的父亲 唉!也许他忙,走不开吧!

二哥 再忙也不在乎这一半天,说得好好的,怎么就不回来呢?

王文化父亲 毛毛在忙公家的事,那是正事,给我过寿哪能有公家的事重要。(然后对满院子的人说)算了,他不回来,我们不等他了。咱们开席吧,耽搁大伙的时间,对不起了。大伙就多吃些菜,多喝些酒,算是我给大家赔罪了。

(宴席开始,端菜倒酒的人忙碌的穿梭于各桌子间)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