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时节梦里梦见死而复生又死去,重逢(剧番2)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千载荒凉,白骨成沙,独有时宜,为我所求。

四月,王府花开簇簇,纷飞的樱花被长风吹落一地。飘有药草味的寝殿里飞出袅袅清音,周生辰位于时宜的木榻一侧,轻轻拨动琴弦,一寸相思万千绪梦里梦见死而复生又死去

他盼望着下一个音符,就能唤醒时宜。一曲结束,回眸时,似看见时宜的手指轻动了一下。他瞬间移至近旁,盯着她的手,是在动,周生辰握了上去,激动的声音,“十一,你可醒了,是我,师父。”

时宜梦里总在行走,翻越重山,涉过浩渺之水,不停地走。她想,总有一日会找到师父。脑海里有意识的一瞬间,周身传来无比沉重的痛感,倏然间耳边有熟悉的声音在唤她,“十一、十一”

她找到了师父,果真是在黄泉路上追上了他。时宜想回应,嗓子艰难地想发出声音,却像被堵住了一样,她强迫自己睁开眼睛。

眼前,一双清澈焦急的眼睛盯着他,是师父。

时宜有些心酸,再见竟是死后。一米阳光映在他英俊的脸上,师父受了剔骨之刑,一阵心悸,她缓缓地伸出手想要触碰他的鼻子,周生辰配合地向她倾过身子。

时宜摸着他的鼻梁,眼角一滴泪滑下,那时他该多痛,她艰难地发声,“师父”

周生辰清晰地听见她低低的一声师父,这个踏万千白骨而过的小南辰王眼里倏然间氤氲了水汽。

他低哑的声音说,“十一,你还活着,我们都活着。”

“活着。”她盯着师父看了许久,目光缓缓越过他,这是自己的房间,一切还都是原来的样子。

敞开的门边,樱花开得正盛,风过,花瓣纷扬,空气里虽飘着浓重的草药味,但这是春天的味道。

她活着!

师父,从不骗她,那自己就是活着。

“军医。”周生辰大声向门外喊。不一会军医进来看见时宜睁开了眼睛,又慌忙到门口喊,“快去请所有的医师,时宜姑娘醒了!”少顷,房间内就聚了许多人。

“师妹。”师姐挤过人群,看着她流泪笑着,还有和尚……

“殿下,我先给姑娘诊脉。”军医尴尬地看着周生辰紧握了时宜的手。

周生辰感知,噢了一声放开。军医诊过脉后,一位女医师又拉了帘子检查时宜骨折之处。一番检查下来,几个人低声说了一些话,重又聚到周生辰面前。

军医脸上有喜色,“殿下,时宜姑娘的伤基本痊愈了,但长期卧床,后面还需要慢慢调养,姑娘刚醒要吃一些清淡的食物。”

时宜的婢女听了,流着泪出去准备食物。

屋内又安静下来,时宜死而复生,经历过生死再看师父竟如隔世,好在上天怜悯,她还可以用余生侍奉师父左右。

十一执了师父的手,像小时候一样用手指勾着他,周生辰亦不说话,时光静好,缓缓流逝。

不久,婢女轻轻敲门,送来一份清粥小菜,时宜自入宫后还未见过她,这是从小就照顾她的人,她看她泪眼模糊,安慰道,“我好。”复又忐忑地道,“我娘,三哥她们可好?”

“家里都好,殿下都安排妥当了。”

婢女出去后,周生辰一边给她喂粥,一边风轻云淡地给她讲述过去的一切,时宜知道那一定是凶险异常的几个月。

金荣被杀,刘子行被囚,刘子贞再临帝位,漼风,他的三哥暂做了太傅之位辅导小皇帝。

南辰王军除了镇守中州,还要四处平叛各地之乱,虽如此,师父竟然把军权移交给长孙杰大将军,留在王府陪在她的身边。

师父没有一字说为了她才反出刑场,但时宜听他说,“师父晚了一步,没接到你。”心中便明白,师父这一次是为她而动,但她们漼家人对不起他,是漼侍中等人内外勾结陷害师父。

时宜强撑着身子半起,给他行礼,“是我连累师父了,漼家对师父有愧。”

周生辰拿了软垫靠在她身后,“十一,你和师父之间不需要说这些,我们是一家人,你永远都是南辰王府的人。”

“那,师父伤得可重?”

“无妨,都好了。”

他看着脸色苍白的她,掩藏了心里那份翻江倒海的激动,平静地道,“十一好好调理身体,等你有了力气,就可以出去晒晒太阳,赏花,弹琴,读书,师父也陪你做个闲人。”

时宜泪目,流年似水翩跹,死过亦如重生,自此,每一日都是春天!

《周生如故》番外梦里梦见死而复生又死去:周生辰未死,时宜获救,西州如故

周生如故梦里梦见死而复生又死去:周生辰漼时宜,这一世的深情不可追忆

原创文字,未经授权禁止转载,侵权必究!感谢点赞、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