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时候,一个朋友和我数次提起,她死去的母亲总会在梦里和他讲话。在场的人开玩笑问他:是不是工作忙很久没有去祭奠了,他回答说年年清明都会去祭奠的。

这种在梦里发生的与已故亲人说话的事情多了,就会对做梦的人心理上有一定的影响。在朋友的再三问询下,我为他查了些古代的故事给他,当然都是些封建迷信,不足为信的。最近,他再未向我询问此事,想必是自己解决了吧。

汉朝的时候,南阳郡有一个叫文颖的人,建安年间任甘陵郡府丞。

一日,他到外地公干,搭帐篷留宿野外,夜半三更时分,他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一个人跪在他的面前,表情凄楚地对他说道:“我死了之后,我家人把我埋在这里。由于发大水,墓地都淹了,棺材浸泡在水里了,我感觉很冷。你能不能帮帮我,把我的棺材迁到高些、干爽些的地方。”。

那人撩起自己的衣服给文颖看,文颖看到那人浑身里外都是湿的,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文颖看在眼里,难受在心里,他一着急,梦醒了。

他把自己的梦里看到的告诉了身边的陪侍人员,那些人说:“梦见的东西都是虚幻的,不足为怪。”文颖觉得有道理,就在没去理会这件事情。他翻个身、躺下又重新入睡了。

快天亮的时候,文颖又做梦了,又梦见了那个人。那个人跪在文颖面前瑟瑟发抖,他哆哆嗦嗦地问文颖:“我十分痛苦,没有办法才向你求助,你为什么不可怜可怜我啊。”

文颖问他:“你是谁?”

那人回答道:“我原本是赵国人,现在是鬼,归汪芒氏之神管理。”

文颖问道:“你的棺材现在埋在哪里?

那鬼回答道:“离你住的地方向北十几步的地方,在河边有一颗枯死的杨树,我就埋在那棵杨树的下面。天就要亮了,人鬼两界,我不能再在你这里耽搁了,我们不会再见面了,你一定要帮帮我孕妇梦见死去的家人在梦里和自己说话!”

文颖答应了那鬼的要求,那鬼忽地一下不见了,文颖一惊睡意全无,看窗外天光渐亮,已是黎明。

文颖和身边侍卫随从讲述了自己的梦境,那些人依然劝说文颖不必在意,梦境都是虚幻的。

文颖对侍卫说道:“虽然说梦境都是虚幻的,不足为怪,可是这件事情也太巧了,前后两个梦都梦到同一个鬼孕妇梦见死去的家人在梦里和自己说话!”

侍卫听了文颖的疑惑之后,对文颖说:“既然您这么在意这件事情,我们不如花费点时间,去那个鬼说的地方看看,验证一下这件事情的真伪”。

文颖听了觉得有道理,就带领十几个人,一起去了自己住的房子北边。果然见河边有一颗枯杨树。

文颖命令侍卫、随从挖开枯杨树下面的泥土,果然发现一具棺材。棺材已经腐烂,有一半浸泡在水中。

文颖对身边侍卫、随从说道:“以前听人说梦是虚幻的,其实世俗传说,不是没有应验啊。”

文颖命令手下人把棺材迁移到一个干燥的地方葬好,然后领着侍卫随从离开了。【原文】汉,南阳文颖,字叔长,建安中为甘陵府丞,过界止宿,夜三鼓时,梦见一人跪前曰:“昔我先人,葬我于此,水来湍墓,棺木溺,渍水处半,然无以自温。闻君在此,故来相依,欲屈明日暂住须臾,幸为相迁高燥处。”鬼披衣示颖,而皆沾湿。颖心怆然,即寤。语诸左右。曰:“梦为虚耳亦何足怪。”颖乃还眠向寐处,梦见谓颖曰:“我以穷苦告君,奈何不相愍悼乎?”颖梦中问曰:“子为谁?”对曰:“吾本赵人,今属汪芒氏之神。”颖曰:“子棺今何所在?”对曰:“近在君帐北十数步水侧枯杨树下,即是吾也。天将明,不复得见,君必念之。”颖答曰:“喏!”忽然便寤。天明,可发,颖曰:“虽曰梦不足怪,此何太适。”左右曰:“亦何惜须臾,不验之耶?”颖即起,率十数人将导顺水上,果得一枯杨,曰:“是矣。”掘其下,未几,果得棺。棺甚朽坏,没半水中。颖谓左右曰:“向闻于人,谓之虚矣;世俗所传,不可无验。”为移其棺,葬之而去。

一本解梦书上写道:梦见入棺椁中者,得高官,大吉。梦见共棺椁人语言,吉,并得财。梦见砍棺材,欲有死亡。

国外的一些学者对梦境的认识和中国古代人对梦境的研究有很多不同点。

西塞罗在他的文章中写道:“梦,主要是我们白天里的思想和行为的残余在灵魂中的涌动翻腾。”。

佛洛依德在他的书中写道:一个刚刚从梦中醒来的人进行简单判断往往是,虽然他的梦不是源自另一个世界,但也确实把他带到了另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