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以为梦见自已洗菜掉水里了,《铡美案》发生在宋朝,陈世美和秦香莲确有其人。

并非如此。

这两位只不过是个明朝小说里的角色,虽然宋朝有可能出现过陈世美的参考原型,但北宋并没有驸马叫这个名字。陈世美的故事最早见于舞台是在清朝,始见于戏曲《赛琵琶》。在这折戏中,主角是秦香莲,讲的故事也与我们了解的《铡美案》有很大的不同。

故事的开端并没有什么不同,秦香莲被混蛋陈世美派人追杀云云,不过帮助了秦香莲的并非包龙图。秦香莲的凄惨遭遇感动了上天,上天送了她一部兵书,她学习兵书成为军事领域的专业型人才,立下汗马功劳,加官进爵。成为高官的秦香莲,亲自提审了负心汉陈世美。

可能很多朋友都会觉得,这一版本比较陌生,这是能够理解的。几乎所有关于秦香莲的剧本,都是根据这出《赛琵琶》改编的,其中还引入了不少明朝的小说。总而言之,根据版本的不同,这个故事起码被演绎成十几个版本,有宋朝版的,有清朝版的,流行在各个剧种中,经久不衰。

既然古人可以随意编排秦香莲这个虚构人物的命运,我们何不发挥想象力,也来畅想一番呢梦见自已洗菜掉水里了

最近有这样一本小说火爆网络梦见自已洗菜掉水里了

一对陷入热恋中的情侣,如胶似漆难舍难分,但却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分手。男人被家人安排娶了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女人万念俱灰,消失不见,杳无音信。几年后,男人已贵为某某企业某某董事,身价破亿,家庭美满生活幸福。不过,男人却非常矫情地想到当年的女人,想要看看她过得怎么样。

一架直升机就这样停在一座人均工资水平两千块的小县城,男人走下直升机跑到已嫁做人妇的女人面前,泪眼朦胧地对着女人问道:“你过得怎么样?这些年我一直忘不掉你梦见自已洗菜掉水里了!”女人失手打翻了手里的洗菜盆,从屋子里钻出一个小男孩,询问道:“妈妈,这人是谁?”

至此,许多曾被负心汉抛弃的女孩,做梦都想经历的场景出现了:男人大笔一挥,在空白支票上签了个名,递给女人:“花!随便花!就当我补偿你的。我再问问,那个小孩是谁的?”女人随手接过支票,三下五除二撕成碎屑,砸在男人脸上,微笑着说:“我们不需要,滚蛋。”

其实,对于女人来说,报复渣男的最好方式就是——冷淡。

类似的渣男,还有唐朝的元稹。

和前文中的狗血桥段一样,元稹抛弃了自己的女朋友(崔莺莺的原型),另谋新欢。某一天,元稹突然回头找到前女友,想重拾这段感情。可以想象的是,前女友的不齿和不耐烦肯定让元稹碰了一鼻子灰。不过,故事是元稹写的,估计他没脸说出这些细节。

毫无疑问,史上最委屈的“弃妇”就是我们今天的主人公秦香莲。她被渣男抛弃,心心念念的,不过是用冷漠去报复他,而不是要了他的小命,把他推上龙头铡“咔嚓”。

陈世美的家庭比较普通,上有双亲,娶了个媳妇秦香莲,让她成了家庭主妇,从事管家婆的工作。然后,陈世美就像当时的大部分文人一样,远赴京城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高中进士,被郡主相中成为郡马爷。

至于老家的一切,早就被他抛诸脑后。遇见这样的不肖子,陈家的老两口两腿一蹬翘了辫子,秦香莲留着眼泪将公公婆婆殓葬。忙完了一切后,秦香莲苦无生计,只能带着年幼的儿女跑到京城,向陈世美讨个公道。

陈世美敢认吗?

认了,自己的前途就完蛋了。

秦香莲走投无路,只能跑到京城的街上靠唱小曲赚点钱养孩子。所幸,这世界上总有些爱打抱不平的好人,王丞相就是其中之一。在他的帮助下,秦香莲终于再次见到了陈世美,然而陈世美就是一翻白眼:“不认!”秦香莲绝望了,她跪在渣男面前:“你可以不管我,但你不能不管孩子!”陈世美耍起了无赖:“孩子,谁的孩子?”

为了防止秦香莲再来搅乱自己的生活,陈世美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心如蛇蝎”。陈世美雇了个杀手韩琪,让他干掉自己的前妻和孩子,毁尸灭迹。令陈世美没想到的是,韩琪竟是个义士,他听完了秦香莲的遭遇后,大感同情。奈何韩琪已经受人所托,若不杀掉秦香莲,自己的杀手职涯就完蛋了。左右为难之下,韩琪干脆一死了之,既不违背大义,又不违背职业道德。

“热心市民”王丞相再次出面,他帮秦香莲找上了老包,让这个大黑脸受理此案。老包的为人世人皆知,听完秦香莲的陈词后气得咬牙切齿。随后,包拯的人将陈世美押上公堂,抬来龙头铡,在众目睽睽之下“咔嚓”了陈世美。

或许,这个故事让人读来太过普通,故事衬托出的完全是包拯铁面无私的宝贵品质。所以,清人杜撰的另一版本或许更让女同胞解恨。

仍是陈世美,仍是秦香莲,仍是始乱终弃的桥段,仍是派出杀手韩琪。只不过,这次的暗杀场景换成了三官堂神庙。在这种场所进行暗杀,难免会惊动哪路神仙。果不其然,三官神即使出现,保住了秦香莲的性命。为了让这个女人完成复仇,神仙传了她一套兵法。

当时,正赶上西夏进攻大宋,朝廷没有可用之人,秦香莲毛遂自荐成了女将军。有神仙传授的兵法,秦香莲焉有不胜之理?因为有战功在身,皇帝决定给秦香莲个官当当,不过该安排她做什么呢?凑巧,王丞相参了贪赃枉法的陈世美一本,陈郡马被打入大狱等候审讯。

皇帝一看,这是个好机会,让得胜归来的女英雄审审案,也好考察一下她的能力不是?高堂之上,翻身的女英雄秦香莲威风凛凛,陈世美穿着破破烂烂的囚服趴在地上。秦香莲命左右揪住陈世美的脑袋,随即说道:“呦呵,这不是老陈吗?”

陈世美睁开肿胀的眼睛,看到“明镜高悬”的牌匾下,坐着的正是自己抛弃的前妻。陈世美连续确认了几次,仍不敢相信上面坐着的是秦香莲。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处斩陈世美何须王丞相弹劾的罪名?秦香莲在台上高声朗诵了陈先生的“光荣事迹”,从他还是个“臭屌丝”一直讲到他气死了亲爹亲妈。围观的老百姓气得牙根直痒痒,恨不得冲上去撕下陈世美的几片肉。

见群情激愤,秦香莲一拍惊堂木,潇洒地丢出写着斩的签子:“拉出去砍了。”

要是再让这结局符合一点现代人的娱乐心理,秦香莲应该亲自走到铡刀前,仔细端详这颗马上要掉下来的脑袋,问:“陈先生还有什么想说的吗?”陈世美瞪着大眼珠子,哭诉道:“我这都是不得已的呀,我还是爱你的呀,你一定要相信我!”“咔嚓!”秦香莲缓慢转身,特写镜头下的她没有任何表情。这种结局一定会让女同胞大呼爽快,如果秦香莲在对那狗头踢上一脚,那就再完美不过了。

可惜,这一切都是文人的幻想。

或许,历史上真的存在过秦香莲,或存在与秦香莲境遇类似的女人。但是,男权社会从来没有给过弃妇翻身做主的机会。更何况,历史上那么多的“陈世美”,并没有做到派杀手杀前妻的程度,只不过是简简单单地分手而已,官府也不会理会这种儿女情长的小事。

放到现在来看,渣男甚至不会受到道德谴责,别说法律没法阻止他们,就连街道上的老大妈都不会关注这种狗血爱情。当代女子,为防渣男一定要养成经济独立、性格坚强、做好婚前财产工作的公证的习惯。

秦香莲和陈世美如果转世到现代,没准故事的走向就是这样的:秦香莲在大街上抱着吉他唱民谣,一个卖乐器的小老板不忍心看她和孩子们沦落街头,于是便将她迎娶过门,让两个孩子改了姓。至此,秦香莲像大多数女人一样,嫁了一个普通的老公,过上了平凡但幸福的日子。虽说日子安稳了,但秦香莲还是免不了会想起以前的渣男。每想到那副嘴脸,都忍不住地流眼泪。

流眼泪归流眼泪,两人终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不会再出现任何交集。虽说没有交集,但秦香莲还是忍不住幻想一番,聊以自慰。就这样,她幻想着有一天,陈世美会开着豪车来到乐器店门口,想见自己和孩子一面,还随手签下一张没填数额的支票,承诺一定要补偿这么多年自己欠下的感情债。看着那张空白支票,看着陈世美的无耻嘴脸,秦香莲接过支票,轻轻撕掉,然后转身回屋给孩子做饭,将渣男陈世美晾在门外……

参考资料:

【《铡美案》、《赛琵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