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已由作者:蓝衣横风,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楔子

夕阳西下,暮色四合。小街上行人匆匆,都忙着往家赶。林青青怕别人认出她,有人路过她就低下头,让半长的头发胡乱遮住脸。

临街五楼窗帘半拉,林青青定定地看着。好像有人走到了窗前,她立刻躲到了树荫下。

“青青!”一个突兀的声音吓得她人一抖,胳膊上的包差点掉了。瘦高男子一把拽过她的包,“我错了,快和我回家吧。”

林青青发了狠,闷着头和男人撕扯。突然,男子抬手扇了她一巴掌,异常熟练。

“给你脸了是吧梦见自已穿黑皮上衣?快给老子回去!”

林青青眼睛里蓄了两汪泪,被男人拽走了。她现在这个样子,除了认命,还能这么办呢梦见自已穿黑皮上衣

最爱她的爸爸,向来以她为傲的爸爸,她伤他那么深,她还回得去吗?

1

十五年前,公园。

“妈妈,我要棉花糖,大气球,吹泡泡机……”扎羊角辫的小女孩儿直跳脚。

“我们说好的,只能买一样儿。”

女孩作势往地上坐,“我都要,我都要。”眼泪即刻就流下来了。

“青青怎么了??”看爸爸青青立刻站起来,眼睛笑成了月牙儿。

“爸爸给你买。”“我爱爸爸!”青青抱着爸爸就亲了一口。

青青出生后,林栋就沦为了女儿奴。虽然妻子肚子里怀着儿子,他更爱女儿。

时光如梭,转眼青青长大了。这天,林栋骑车带她去市场买菜。

“老林,又给闺女买虾啊?”

“你这闺女又俊又乖巧,比我家那小子省心多啦。”

……

“在想什么呢?这么开心?”妻子的话打断了林栋的回忆。他接过茶缸,仰头一口饮尽。“没什么。”

“你是不是想青青了?改天我……”她话没说完,林栋砰一声关上了书房的门。

高考后,一直名列前茅的林青青落榜了。“青青,一次失败不算什么,”林栋不忍责备女儿,“爸送你去复读。”

“够了!”林青青突然尖叫一声,“我不复读!”“你这孩子,爸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为我好!为我好就不要逼我!”青青推开林栋,夺门而出。“青青!青青!”回应他的是咚咚的脚步声,渐渐远了。

林栋不明白,一直听话懂事的女儿怎么变成了这样。难道是叛逆期?他重重地坐在了椅子上。

最后,林栋还是不忍心让女儿难过,就按她的意思读了市里的中专。林栋选的计算机专业,等毕业后给她安排个工作。不用风吹日晒,也算不错的出路。

2

半年后,林栋正在上班,突然接了学校的电话。

“林青青家长,请到学校来一趟,林青青离校出走了。”

林栋按按太阳穴,强迫自己稳住心神。“出走?怎么可能?青青一直很乖的。”

林栋和妻子赶到学校,他不信一向乖巧懂事的女儿,会一声不吭就离校出走。却没想到,迎接他们的是一张薄薄的纸。

“爸爸妈妈,原谅女儿的任性。我觉得,枯燥的中专生活不适合我,我也不喜欢计算机专业。”

“我的梦想是做一个歌手,在镁光灯下尽情歌唱。我去追逐我的梦了,爸妈你们放心,总有一天我会衣锦还乡!”

纸上的字力透纸背,是青青的笔迹。林栋眼前发黑,他伸手扶着桌子才没瘫到地上。

他从小到大乖巧听话的女儿怎么会离校出走?是不是在学校受了委屈,都怪他,关心太少了。

“我把孩子交给你们了,”妻子跳起来拽着老师的衣襟,“你还我的青青!”林栋头嗡嗡地疼,他看到妻子的嘴一张一合,一张一合。

“给,给我住手!”林栋踉跄着去拉妻子,妻子过来伏在他肩头哀哀地哭。

“我把和青青要好的胡蝶叫来,问问有没有线索。”

3

图书馆前栽了两排梧桐树,秋风一吹,枯叶簌簌而落。林青青挽着吴果走到门口,忽然闻到一阵诱人的香味,有个老人正推着车卖烤红薯。小时候一到秋冬,林栋就给她买烤红薯吃。

“果果,我想吃烤红薯。”她昂起头抿了下嘴唇。“我这就去买!”吴果身子细瘦,头发长得扎住袄领子,领子边缘一溜儿可疑的油光。

“外边冷,”吴果回头叮嘱道,“青青你先进去,我买完去找你。”

林青青低头走进院子,她和吴果都喜欢唱歌,年前俩人就在一起了。有了他林青青总提不起精神学习,上课想的是他,做题想的也是他,就连做梦梦见的也是他深情的眼眸。

她的成绩直线下降,就和吴果一起到市里读中专。林青青皮肤细嫩,一入校就被奉为校花。

那天吴果接林青青放学,正赶上她被班里的男生纠缠。那个男生攥着林青青的手腕,“青青,我喜欢你。”把她拉进怀里,就要亲上去。吴果的血涌向头顶,举起拳头砸了过去。

那个男生家里有点势力,吴果被开除了。吴果要追自己的歌星梦,他游说林青青一起。枯燥的计算机课程青青不喜欢,她喜欢吴果说的追梦少年。

林青青知道爸妈不会同意,只好留了信,离校出走。

等将来自己衣锦还乡了,再好好孝顺爸妈,爸爸那么疼她,一定不会怪她的。她要做原创歌手,自己写歌词,作曲,唱歌,就常常到图书馆查资料。

“青青!”一声嘶哑的喊声惊醒了她,林栋冲过来把她搂在怀里。

林栋一脸风霜,胡子拉碴嘴唇裂着口子,林青青从没见过这样的爸爸,一时间呆立在原地。

“青青你去哪儿了?爸爸怕你遇到坏人。这下好了,我的乖乖,咱们回家,回家。”

“胡蝶说你常来图书馆,爸就在这里等,等了半个月,终于等到你了……”

“爸!……”她的泪水夺眶而出,想往外走却怎么也迈不动脚。院外的吴果,悄悄地走了。

“青青,对不起。叔叔,实在是,叔叔太可怜了……”胡蝶哽咽着。她是林青青最好的朋友,今天来给林栋送吃的。

没想到,就等到了青青。

4

胡蝶给班主任刘老师打了电话,刘老师很快安排人和车送青青回家。他还收拾了林青青的书,一起带着上了车。

车到县里青青姨妈家已很晚了,姨妈家住的小平房。家里没有人,他们提前把钥匙放在了门脑上。

“青青,你先在家休息一段。”刘老师扶扶眼镜,把书递给青青,“等休息好了,就回学校上课。”

“刘老师你们先坐下歇会儿,我这就去做饭。”刘老师摆摆手,“你好好照顾青青,我们就先走了。”

刘老师走后,林栋和青青对坐着,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林栋擦擦泛红的眼睛起身去做饭。

“青青,你要吃啥,爸给你做。”林栋在对面厨房探头喊,客厅一篇寂静,林青青不想说话。

“那做面疙瘩甩鸡蛋,再炒个土豆哦。”没人应声,林栋自顾自说道。找到女儿他放下了心里的大石,人也轻快了不少。这两样是青青最喜欢吃的,也是他最拿手的。

林青青坐在沙发上发呆,脑子渐渐从混沌里清醒了一点。她被爸爸带回来了,那吴果呢?他怎么办?难道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一想到以后见不到吴果,她的心好像被挖去了一块儿,巨大的疼痛袭来。如果没有吴果,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刚才喝了杯水,林青青想去厕所,姨妈家的厕所在后院里。

林栋正蹲在垃圾桶边儿削红薯皮,面疙瘩汤里煮红薯,是青青最爱吃的。“爸,我去一下厕所。”

“快去吧。”林栋头都没有抬,红薯皮在他手里转成了一朵花。

林青青侧耳听听厨房的动静,夜色如墨,寂静无声。院门开了一条缝,定是哪家回来的人忘了锁门,街道上昏黄的光透进来。

她屏住呼吸,抬脚走了出去。院外灯光昏暗,行人稀少,远处停着两三辆跑长途的小面包车。这种车她上学时常坐,到市区一个人二十块钱。

她拔足狂奔,奔向她心中光明灿烂的未来,奔向她生死不渝的爱情,奔向最近的一辆面包车。

“小姑娘,市里——”“市里,我包车,快走!”

抄着手的司机话未出口就被打断了,他一脚油门下去,面包车冒着黑烟冲进夜色里。

林栋把面疙瘩汤从煤炉上端下来,另起锅放油,姜末,蒜末。待油大热,放红椒丝和土豆丝,“刺啦”一声,香味弥漫。

“青青,吃饭了!”他端着菜走到客厅门口,愣住了,“青青?”

卧室也没有人,上个厕所怎么这么长时间?林栋摇头否认自己不好的预感。“青青!青青!”

“瞎吆喝啥呢,里边儿没人。”胖大嫂瞪了林栋一眼,对他打扰到自己非常不满。

“不在?青青!?”林栋的脚先一步反应,跑到了街上。

“青青!”

“青青!”每一个背影都不是。

“大哥,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小闺女儿,”林栋比划着,“大概这么高。”

“没有。”“没有。”

林栋滑坐在地上,捂着脸欲哭无泪,好像一夕间被抽去了脊梁骨。他从小到大疼爱的女儿,又一次把他逼到了悬崖上。他回去怎么给妻子交代?

林栋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茫茫夜色,看着晨曦微露,才拖着沉重的步子回了家。

林栋回单位办了离职手续,拎着包去了市里。骑一辆破自行车大街小巷穿行,寻找女儿日夜不停。

天越来越冷,街上行人减少,林栋缩着脖子盯着图书馆大门。出来三个月了,妻子催他回去。“青青是自己走的,丢不了。你这样找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可他心里吊着一口气,女儿是自己弄丢的,他必须找回来,让她说个明白。

“林叔叔?”

一个穿白羽绒服的女孩走过来,“我还以为认错人了,真的是您。”

“胡蝶,你有没看见青青?回去当天她又走了……”他的青青,应该像胡蝶一样,无忧无虑地在校园里。他不知道哪里做错了,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青青又走了?”胡蝶有点迷惑,前还在和她聊天,她可一点没提。

“叔叔,您别急,我带您去找她。”青青真是不懂事,把自己爸爸折磨成这样。胡蝶带着林栋挨个儿网吧找林青青。

“爱上了你,就爱上了—”林青青突然被人摘掉耳机,正要骂人,随即瞪大了眼。

“爸!”林栋不由分说拽着她出了网吧。

林栋林青青安排到朋友公司做文员,他每天早晚接送,白天交代朋友看着。林青青适应了工作,林栋也应聘到县局做办公室主任,生活正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这天,林栋突然接到朋友电话,“老林,不好了,青青不见了。”

林栋替她收拾了东西,轻飘飘的一个纸箱子。也许青青妈说得对,女大不由爹,林栋颓然地抱着纸箱回了家。

自从林青青走后,她在家成了一个忌讳词,妻子提一次,林栋就长吁短叹,难过得吃不下饭。后来妻子就不提了,就连小儿子也不再提姐姐。

5

转眼到了夏天,知了在树上吱哇乱叫。市区出租屋里,林青青正在床上午睡,汗水打湿了凉席,粘乎乎一片。

从那家公司偷跑后,他就和男友吴果租住在这个不足十平方的小屋里。屋子狭窄,除了一个木板床,只放得下一张破桌子和把椅子。椅子有条腿儿不平,下边垫了半截红砖。

两个人的同居生活,刚开始是幸福甜蜜的,整日整夜坐在网吧里,看电影,打游戏,听歌。没过多久,他们的钱就用完了,渐渐吃不起饭了。现在就靠吴果出去捡点废纸箱,饮料瓶过日子,偶尔还去工地上偷点废钢筋。

林青青翻了个身,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肚子发呆。月事好几个月没来了,她有点害怕,就让吴果去买验孕棒回来试试。

“青青,热干面来了,快趁热吃!”吴果提个塑料垫开了门进来。

“那个,买了吗?”“买了买了,先吃饭吧。”

林青青接过筷子搅拌均匀,大口吃起来。“你吃了吗?”吃了大半的林青青抬头问,吴果咽了下口水,“青青你吃吧,我吃过了。”

“我吃饱了,果果你快吃。”林青青只吃了小半饱,吴果是有一个饼也会全部给她的人,他怎么可能吃了。

林青青拿着试纸去外边了,很快白着脸推开了门,“怎么样?”吴果接过林青青手里的试纸。

“两道杠,是什么意思?”

“吴果,我有了。我们可怎么办啊?”林青青自己还是个孩子,对即将到来的生命没有任何感觉。她只想快点解决这个麻烦。

“青青,我们没钱了。”吴果艰难地开口。

“那你说怎么办?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林青青披着头发,上去撕打吴果。

吴果的小臂起了几道血痕,他轻皱了下眉头,把林青青揽在怀里。

“青青,我带你回老家,我娶你!”。

“好!”林青青含泪而笑,眉眼弯弯。

吴果带着林青青转了三趟车,林青青吐得天昏地暗,他们又走了十多里才到了吴果家,吴果家在大青山山麓,绿树成荫遮天蔽日,门前一条小溪,清澈见底。

“青青,你可来了,”吴果妈拉过林青青的手,“我听小果说了,你放心,妈会把你当亲闺女疼的。”

“谢谢妈,”林青青羞红了脸,悄悄躲到了吴果身后。

吴果家里三间青石砌的大平房,一间做灶火和杂物间;一间老两口住;剩下一间从中间隔开,吴果哥嫂住半间,吴果住半间。这半间平房就是他俩的婚房。吴家找匠人打了床柜子和一个梳妆台;吴果妈又缝了两床棉被。这就是他俩全部的婚礼布置了。

“青青,要不要通知下你爸妈?”临婚礼前一晚上,吴果妈拉着林青青的手,殷殷问她。

“我,”林青青有点为难,和吴果在一起家里都不知道,要被爸爸知道她大着肚子,估计会被打死的。“我打电话问问。”

“小仓娃我离了登封小县—安安安—”林栋正随着电视机哼唱,桌上的电话机响了。

“喂,喂,喂,”他拿起话筒刚开口,那边啪地挂了。桌上的闹钟响了,他端起茶缸进里屋辅导儿子作业了。

青青妈洗完碗进来擦桌子,电话机又响了起来,那边半天没有说话,只有压抑的哭声,青青妈心里一颤。“青青,是你吗?”

林青青怯弱开口,“妈,妈,你别哭。”

“都是我不好,让你操心了。妈妈,我想你了。”林青青把结婚的事告诉了妈妈,母女两人大哭一场,妈妈答应去看她。

第二天,艳阳高照,婚礼如期举行。

鞭炮声声,林青青穿着镇上租借的白婚纱,顶着红嘴唇出来行礼。她刚要跪下被吴果妈一把拉住。

“青青,不要跪了,鞠个躬就行了。”

拜见完一圈人,她早累得头昏脑涨。来客吃完酒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两桌半大小子着拉着吴果喝得兴起。

“吴果,你真是好能耐,老婆孩子都有了。”

“那是,”吴果涨红着脸,“你只要……”

桌上响起一阵爆笑声,青青一直想着妈妈还没来,就到院外坐着等。

青青妈一路走一路打听,找到吴果家已是下午了。灰土土三间平房,临路边垒堵一人高的墙,墙边靠着几捆柴火。院里支着几张桌子,杯盘狼藉,灰土地上一地碎红。这是婚礼已经办完了,青青妈眼前发黑,扶着墙稳住身子。

“你找谁?”一个穿红褂子的老太婆走过来,脸上黑皮褶皱里都是得意。青青妈理了理额前的碎发,突然有点害怕。

“妈!妈!”林青青提着裙摆冲出来,扶着她往屋里拉。“哎呦!”老太太爆雷般吆喝一声,“我的祖宗唉,你身子重,慢点慢点。”

青青妈僵着身子被往屋里拉,听到老太婆的话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蓬蓬的裙子也没有遮住女儿的肚子。

“青青,你,你,”她戳着林青青的脑门,半天说不出来话。她想着林栋脾气急,她先过来探探风。女儿还小,过来好好哄哄,把她哄回去。但她没有想到,迎接她的,是这个家徒四壁的家,和女儿圆滚滚的肚子。

青青妈水都没喝一口就要走,临出门掏出一沓钱,抹着眼泪递给女儿。

“妈,”林青青脸腾一下烧起来了,“我不能要。”

“以后用钱的地方多,你拿着吧。”青青妈哽咽着走了,留下青青一个默默流泪。

6

婚后没多久,林青青就生下来女儿囡囡。林青青年轻,生女儿没遭什么罪,但却是她痛苦生活的开始。婆婆一天三顿面汤馒头,照顾她出了月子,就不管了。她不分白天黑夜地带孩子,喂奶,还要在冷风里去河边洗屎布尿布。

她刚用妈妈留的钱买了包尿不湿,婆婆一脚踢在狗肚子上。“也不看看自己啥条件,有本事别吃我的喝得……”

林青青躲在屋里落泪,那个拉着她手说把她当亲闺女疼的人呢。她想不明白,好像她生下宝宝,这个世界都变了。吴果也不搭理她,从来不知道搭把手,只冷冷看着她忙里忙外。还天天出去,不是喝酒就是打牌。她还要时时对着婆婆的冷脸,林青青怀疑自己是不是欠了她钱。

她大着肚子结婚时,婆家好言好语,生了个女儿后全对她冷脸

“吴果!”林青青伸手推推酣睡的男人,是时候和他好好谈谈了。

“吴果!”

“叫魂呢!老子还没死呢!”被吵醒的吴果一嗓门上来,刚睡醒的女儿哇一声大哭起来。

青青立刻抱起女儿嗯嗯啊啊哄着,“你能小声点吗?我们谈谈。”

“大半夜的,你鬼叫啥?”

林青青强压的火气和委屈瞬间冲上头顶,“吴果你个王八蛋,我跟着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我怎么眼瞎看上了你!”

“烦死了,哭丧呢?”吴果脚比嗓门先到,没有防备的林青青被踹下床。她死死抱紧怀里的女儿,浑身冷汗直冒,下身刺痛,伤口裂了。

她坐在地上,浑身发冷,身体的痛远远不及心里。这就是她放弃学业,放弃爸妈,爱上的男人?

女儿的哭声渐渐小了,又睡了过去,小人在梦中甜甜笑了出来。只有林青青,瘫在地上,心如死灰。

后来,她竟在地上昏睡过去。第二天,吴果没事人一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林青青去村里买了安眠药,可看看女儿,想想爸妈,怎么都狠不下心。只能看着女儿,一遍遍流泪。

那次后,吴果不顺心就拿青青撒气,不分时间地点,吴家人就像没看到一样。偶尔婆婆和人说起,还满脸骄傲,她儿子有本事,能镇住媳妇。

7

林栋知道妻子常去看女儿,还偷偷塞钱给她。

楼下路灯昏暗,也没有挡住他的视线。他不敢相信,那个披头散发,一脸沧桑的女人,是他的青青。

他死死攥住椅背,手指因为过于用力而变形。那不是他的宝贝,不是。待他回过神,不知何时落了满脸泪。而楼下,早没了青青的身影。

等妻子下次再提起,他一定要去看看青青,把她接回来。

他没有看到,他放在心上疼爱的宝贝,正在挨揍。(原标题:《青青子衿》)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