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视觉之前梦见自已耳朵有耳垂,其他四觉都是弟弟。至于第六感梦见自已耳朵有耳垂,现在还没哪个把它看清楚过。

矮子里挑将军,唯一能与视觉相提并论的就是听觉。所谓“聪明”本来的意思其实就是“耳聪目明”。由是看来,耳朵也很重要。有一种观点,认为在上古大气能见度极低的情况下,听力可能拥有比视力更重要的位置。这是从现存恐龙的后裔——鸟类与爬行类身上发现的一些有趣线索。它们的耳朵与哺乳类的全然不同。

乐山大佛的耳朵

比如在外部形态上,鸟类和爬行类的耳朵就往往只是一个小孔,头两侧一边一个。并不象哺乳类,有那么大的耳廊在外面。(不过鸟类还是生出了一些油亮的“耳羽”以对耳朵提供一些保护。)我们所称的“耳朵”其实大部分时候指的就是耳廊。如果有人不幸失去了它,就象《楚留香》里的“秃鹰”一样。听力会受影响,但并不至于丧失。其实它的作用就相当于一个扩音器。我们可以通过整形手段,比如说象秃鹰一样,安上一对银制的假耳朵以恢复功能。然而古龙打了虚假广告,哪怕是价值5000元的助听设备也没有我们天生的耳朵好使。仅仅凭借双耳间14-17厘米的距离造成的0.001秒延搁,我们就可以定位声音前来的方向。而这是最先进的仪器也难以做到的。

当然,这还是很影响颜值,中国自古的审美就是以大耳朵为福气满满的标志,这种看法有可能是从印度传来。印度佛教在中国的第一次迅猛发展正当中国三国时期。可能正是因为这样,连三分天下的刘备刘皇叔也赶潮流,被长了一双佛一样的垂肩大耳。但是绝大部分人的耳朵没这样大。比如与刘备同时期的貂蝉,名列四大美人之一,可惜有个缺陷,就是耳小。幸好耳廊的大部份区域都是软骨,而在耳垂部份的皮肤下更是只有结缔组织与脂肪。于是这就给了人们折腾它们的机会。传说“耳环”就是貂蝉发明的。在耳垂上打孔,穿入吊有宝石的耳钩,利用自然的重力将耳朵拉大。也许正是依靠这个小装置,貂蝉把吕布与董卓迷得神魂颠倒,顺利完成了“连环计”。到了现在,耳环依然是无数年轻姑娘的必备。为了漂亮,她们不惜忍受皮肉之苦。

耳环配美女

当然一考古,对耳朵进行装饰自然不是从三国开始的。从西周时代,贵族的礼帽,也就是冕冠两侧各有一根小绳,上面系着玉石,下垂正好到耳部,这就叫“充耳”。可以塞进耳孔,以象征“君子不听馋言。”孙悟空把金箍棒塞进耳朵可能也是起到一些“充耳”的作用。

然而有些人根本就没耳垂,这叫“离生耳垂”,而有耳垂的叫“连生耳垂”。据说欧洲有三分之一的人是连生耳垂,也就是说欧洲大部分人都没耳垂。这样想戴耳环就只能在耳朵软骨上动手了。不过无论是耳环还是充耳,在敢于这么做的现代人面前都是渣渣,有些年轻人为了彰显自己特立独行的个性,不怕皮肉之苦,不惧感染之危,在耳朵上打洞三个起步,真的是无知者无畏。

需知,耳朵虽小,但也是穴道密集的地方。《黄帝内经》认为,它就是全身经脉的发源地。甚至有一种观点将耳朵与全身联系起来。不信你看看,耳朵的形状不就是一个倒着的胎儿形象吗?所以耳廊与你的健康是息息相关,大意不得。

耳朵上的穴位

而且虽然猛眼一看,所有人耳廊的模样都差不多。事实上它象指纹一样,每个都独一无二,终生不变。这也就成为了身份识别的重要依据之一。现在人耳识别已经有了开发。其实在古代,它早就有了应用。

原来自上古开始,战斗时都采用人头计功的方式。可人头到底又大又重,带在身上影响后面的战斗。于是就改成割下右耳计功的模式,这就叫“馘耳”。当然够血腥。不过为什么要割右耳呢?左耳不是一样吗?

梵高曾经割下自己的耳朵

这可能与古埃及的一个神话有关,说的是左耳是死亡之气进入的地方,右耳是生命之气进入的地方。虽然中国与埃及相隔千山万水,但通过丝绸之路,一些文化在上古依然有交流。

真正能够让我们听到声音的部位在我们耳朵的深处。被耳廓重重保护的耳孔里。

耳孔不大,我们的耳孔宽度仅仅足够我们的小指尖端伸入,鸟类的耳孔有时会被寄生的昆虫给堵住。我们的耳孔有时也会被堵着。那是在耳孔里耳道的皮肤有一点特别,它会分泌一种叫“耵聍”的油脂,其干燥后就是我们常说的“耳屎”。本来耵聍的作用是为了保护你的耳道的,它还可以粘走一些脏东西。一般耵聍可是自动排出。但有时它积累得太多,就会影响你的听力。于是诞生了一项职业——掏耳朵。四川的掏耳匠人有很古老的历史,现在已经成了一种民族文化。

不过平常还是不要掏耳的好,因为这种习惯会让人上瘾。耵聍在反复的刺激下也会加强分泌,那样反而更需要掏耳朵。因此偶一为之挺好。

掏耳工具

耳道的长度其实和耳廊的高度相去不远,在它的末端有一层皮膜封住,那就是鼓膜。当声音传导到这里,鼓膜就会产生震动,将采集到的信号传递到里面的更深处。

鼓膜之外叫“外耳”,之内叫“中耳”。在中耳的位置,哺乳动物只有三块骨头,被称为“最小的骨头”,合起来还能放在衬衫钮扣里。它们被称为“听小骨”。分别叫做“锤骨、砧骨和镫骨”,它们的名称来自于它们的形状:铁锤、铁砧和马镫。鸟类更狠,三块骨头都合成了一块。据说三块骨头本来是在下颌上,但通过进化跑到耳朵里去了。其功能就在于放大传导进来的声音。哪怕鼓膜只挪动了不到一个原子的距离,都能被听小骨捕捉到。锤骨把声音传达给砧骨,砧骨传达给镫骨。最后镫骨将声音传入内耳。通过这套装置,声音能够被放大22倍。

内耳是另一个系统,它看起来似乎象是一只寄生在人体内的蜗牛,不过其差不多也就是一颗瓜子大。这只蜗牛的材质是骨头的。但其内部有比较大的空隙,那里套着一层膜,骨与膜之间有淋巴液体,一方面滋养内耳,另一方面也能提升听力灵敏度。

耳朵内部结构

和真的蜗牛比例相比,耳朵里的这只蜗牛的触角可以说是巨大无比。它其实分别从三维平面的角度弯成了三个相互垂直的圆环,分别叫:“前半规管、后半规管、外半规管”。作为耳朵结构的一部份,半规管是不务正业的。但它被赋予了一个重要的使命,也就是维持身体的平衡感。

实际上半规管要完成这项工作还得靠“蜗牛的头部”,也就是半规管下面的联结部分,那里叫前庭。当你转动时,前庭与半规管里的凝胶状的淋巴液体也在运动,通过它活动的方向,既使是没有眼睛提供信息,我们自己也能感知现在自己是在向哪个方向作什么样的运动,上升还是下降。当我们停止运动时,我们一般还会感觉眩晕的持续,这是因为半规管里的液体一时还没有停止运动。这下你应该知道为什么半规管有三个了吧?不过也有些天赋异禀不会感觉到这些变化的人存在。一个在美国的挑战人体极限的节目就采访到了这样的一个韩国小哥,他头朝下旋转几百转后立即如常起身。有这异能当然可以从事街舞。

不过当你老了后,半规管可能会给你带来麻烦。因为里面的液体变稠,再无灵活性。这就导致了很多老年人脚步不稳。而且长期的身体不稳定会引起恶心,这是因为大脑解释不了现在的状况,只能解释成中毒,于是想通过呕吐来排出体内的毒物。

古今中都有对大耳国人的想象

下面是“蜗牛”最标志的位置。对,应该叫耳蜗,鸟类和爬行类与哺乳类的耳蜗是不一样的。哺乳类的耳蜗真的就象蜗牛或田螺的背壳,呈螺旋状。鸟类和爬行类的耳蜗却是直的或者象香蕉一样略有弯曲。这就决定了鸟类或爬行类的听力不如哺乳类。小老鼠的耳蜗有7毫米长,而和它差不多大小的金丝雀的耳蜗却只有2毫米长。增长的好处不光是让哺乳类的听力比鸟类更好,而且还能够听到无法直接感受到的低频声音。而很多兽类如老虎等等都能发出低频声音。

但鸟类的耳蜗也不是一无是处。因为在耳蜗内部有两层膜,一层叫基底膜,一层叫盖膜,两层膜之间生长着3500根长度为0.03毫米的内毛细胞和12000根长度为0.05毫米的外毛细胞。它们是最终把声音转为在神经细胞间传递的电信号,送入大脑的关键。以上数据是人类的数据。但动物的毛细胞数量是不等的。这决定着生物听力的好坏。

耳蜗的内部

哺乳动物的耳蜗毛细胞极为敏感,以至于损伤后无法修复。虽然这些细胞在头部深处,但是自然进化出这种结构时没有考虑到现在人类会把耳机插进去的情况。这使得很多人耳朵听力受损。不过即使不这样,人类的听力也是个逐渐衰退的过程,一生都在不断减弱,特别在50岁后更是加剧衰退。可鸟类不这样,这是因为它们的耳蜗毛细胞会定期更换,有时甚至会出现季节性波动。即在繁殖季听力最好,其他时间衰退明显,这样当然是为了让它们在求偶时更听到最美的音调。

人类的耳朵看来真有很多弱点,虽然有耳廊的保护,但还是缺乏象眼皮那样直接封闭耳朵的器官。其实这在很多神话片中也有反映,在《封神演义》中,姜子牙就采用军中鼓乐齐鸣的方式破了高觉的顺风耳。其实原理也就是巨响对耳朵的损伤。它可以损害耳蜗毛细胞,甚至震坏鼓膜,而这些伤害对于人类来说都是不可逆的。然而造物主还是为人类开了点后门。耳朵里的保护措施有两个。一个叫“声反射”。当声音太大时,你的肌肉会猛然将最后敲击耳蜗的镫骨拉开距离,这是我们的身体保护我们的最后方式。所以在一段时间内,我们会听不见声音。但最终还是会恢复正常。可惜这个机制也不是完美无缺的,反应时间大概要三分之一秒。有时这瞬间造成的伤害就无法弥补。

葫芦娃中二娃的顺风耳就被蛇精用巨响击败

另一个保护设施是耳咽管,它是中耳与鼻腔之间的一处管道,会时刻感觉你耳内的气压。坐飞机时大家应该有体会,当急速改变高度时,我们的双耳内部会产生鼓涨反应。这就是内外气压变化造成的。如果你能做几次吞咽动作,这种情况就可以减轻,那就是空气通过耳咽管进行了调节。

耳朵中真是别有洞天。因此,神话创作者怎么会放过它呢?《太平广记》中就记载了一个与耳朵有关的神话故事:

北周有个人叫申观,是扶风人,居在歧县一带,十八岁时,曾经跟从大将燕谨去攻打梁元帝所在的荆州。打下后大军回师,可在归途中的一个晚上,申观梦见两个青衣人对他说:“吕走天年,人向主,寿不千。”

南北朝地图

申观醒了后就在江陵城里找了一个占梦师解释。占梦师说:“吕走就是回字,人向主就是住字,可能是指你如果住下来可以长寿。”

当时北周在江陵驻军,申观就向校尉拓跋烈请求留下,得到同意后他就再去问占梦者:“我可以住下了,要长寿有方法吗?”

占梦者说:“你的前生是在梓潼的一个叫‘薛君胄’的人。那时你喜好吃一种叫‘术蕊散’的仙方,也经常找那些奇怪的书,后来你搬家到了鹤鸣山下修炼。有一年的八月十五,你喝痛快了就随便说;‘我薛君胄清静无为到这个地步,为什么还没有仙人来见我呢?’就在这时,你忽然听到耳朵里有车马的声音。于是就感觉疲累,想睡觉。可脑袋才到了床席,就有一只小车,朱色的车轮青色的伞盖,由一头红色的小牛拉着从耳朵钻出来,高二三寸的样子。可丝毫感觉不到出来多费力。车前有两个小童,戴着绿头巾和青色披肩。也就二三寸高,靠着车栏叫赶车人停下,他们踏着车轮下来,对薛君胄说;‘我们是从兜玄国来的,听到你在月下长啸,声音很清激,于是感觉你是个有道之人,所以想和你谈心。’薛君胄吓了一大跳说;‘你们刚刚不是从我的耳朵里出来的吗?怎么又说从兜玄国来的?’童子说:“兜玄国是在我的耳中,你的耳朵怎么能让我们居住?’

牛车

薛君胄又说;‘你们才二三寸高,怎么可能耳朵里还有国家,如果真有,里面的人民岂不是只有焦螟(传说中最小的虫)大小?’童子说;‘不是这样的,我们国家和你的国家没差异,不信的话和我们一起去旅行一下吧?可能的话你能够住下去,就可以脱离生死之苦了。’

说着一个小童就侧着耳朵给薛君胄看。薛君胄向耳内一瞧,真有另外一个世界。鲜花盛开,房屋相连,清泉环流,奇峰参天。他不由得抓住耳朵将里一探,就到了一个城市。这里的建筑极其壮丽,高楼参天。薛君胄感觉彷徨,不知道该怎么走。转身却看到刚刚的那两个童子在自己身边。童子又对他说;‘这个国家比你的国家要小很多。不过既然来了这里,就和我去参见蒙玄真伯吧。’于是他们带着薛君胄走到一处金碧辉煌大殿里。蒙玄真伯独坐在大殿上翠鸟羽毛装饰的帷幔后面,他穿着一身云雾日月仙衣,戴着通天冠,冠上垂下和身子一样高的旒珠。有四个玉童在左右服待他。

这两个童子上殿行礼,不敢仰视,却另外有戴着高冠穿长衣的绿衣人宣读青纸诏书,说的是;‘肇分太素,国既有亿。尔沦下土,贱卑万品,聿臻于如此,实由冥合,况尔清乃躬诚,叶于真宰,大官厚爵,俾宜享之,可为主箓大夫。’

薛君胄在兜玄国

简单来解释,就是自宇宙开辟以来,就有亿万个世界。但薛君胄不幸沦落下界,但有幸来到了此处仙境,于是主宰仁慈开恩,封他为主箓大夫。

薛君胄连忙行礼感谢出门,马上就有黄披肩的三四个人,带他到了一处官署。这里的公文,他看不懂。每个月也没啥事,但只要他有想法,左右都会知道,马上帮他做到。这样过了一段时间。这天薛君胄有空,就登高楼远望,忽然有了灵感,就写了一首诗;‘风软景和煦,异香馥林塘。登高一长望,信美非吾乡。’

思乡

他就拿这诗给那二个童子看,那童子一看就火了;‘我还以为你的性格真是甘于寂寞,才把你带到我的国家。可你的低下的情感果然没有丢掉,故乡有什么可以回忆的?’就马上叫人来赶薛君胄。

薛君胄感觉自己就象陷到地里一样,仰头一看,原来还是从童子的耳朵里落出来的。已经回到原来的地方了。他再左右一看,童子已经不见了。于是问左右邻居,都说薛君胄已经失踪七八年了。可薛君胄自己感觉只过了几个月。然而没多久,他就去世了。转世就是你。”

占梦者又说:“我前世就是从你耳朵里出来的那童子,因为你前生好道,所以能去到兜玄国,但是你的凡心未尽,所以不能长住。不过因此你也能活千年了。你受了我的灵符,就回去吧。”于是便吐出一块尺余长的朱绢,让申观吞下去。然后占梦者变成一个小童的样子消失了。从此申观就不再生病,便到天下名山游历。到开元时代,已经有二百年了,有人在路上见过他。

回到人间

神话让人联想,也许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个这样的世界,只是等待你自己的发现。

性命之谜 第一部:眼—肝—怒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