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山精

与水蟒鬼一样梦见自已在房间有人拿水管放水,这件事也是听我那个印尼工人说的。

他说在印尼爪哇,有一种山精,长得很像猴子,但是却双足直立,有自己的部落,但是族群不会太多。

开始我以为他说的是大脚怪,但他说没有那么高,和普通人差不多的体格,但是力气大,移动迅速,没人能捉得到。

而且它们还能言语,爪哇常常有传说谁家的孩子和山精成了朋友。

一旦山精认定的朋友,就会常常帮助他,送些山货什么的。

不过山精几乎不跟成年人做朋友,可能对人有防备,不像小孩子单纯,容易满足。

在爪哇很多村子杀鸡,都会把鸡杂埋了或者烧了,

因为对山精来说,这些是美食,容易把他们引来。

为什么村民会惧怕山精到村子里来呢?

原来雄性山精非常好色,还可以在晚上幻化成男人,引诱村民的妻子。

有些村民很好奇,想看看山精是什么样子,于是就想办法吸引他们出来。

后来发现,比起鸡杂,烤乌鸦更让山精无法抵挡。

于是就有人在传说有山精出没的森林边缘,烤几只乌鸦,总能把一窝的山精引出来。

我就好奇了,那这样不是很容易设陷阱抓山精吗?

印尼工人说,人不是应该与自然和平相处吗?没事抓他们干嘛…而且山精也不是动物,像是山里凝结成的精怪,离开了山,估计可能会消散。

我觉得这种东西跟中国传说中的山魈差不多吧。

2、净地

这件事发生顺德,好多地方都人云亦云被说成乱葬岗,但有一个地方我很肯定曾经是乱葬岗。

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那里曾经有颗木棉花树,树身很多人脸的轮廓,十分怪异,后来政府改造此地,将这颗树砍了,砍的时候,树流出来都是红色的汁。

改造前还安排人打斋等仪式,后来在旧址建了15层高的大厦,那时候算是挺威风的。

但建好每几年都会再净一次地的,净地的时候都会私下通知周围的居民,能不走就不要走那条路,

但为了避免引起恐慌,这件事也没有明确说为什么,都是口耳相传。

又一次朋友的妈妈不知情,带着年幼的儿子经过那里,

一回到家里儿子就好像发癫一样捉住床边的木栏不停摇,喊梦见自已在房间有人拿水管放水:“快放我出去啊梦见自已在房间有人拿水管放水!快放我出去啊梦见自已在房间有人拿水管放水!”

妈妈问他怎么了,但他就是没有反应,而且力度非常大。

妈妈当时吓倒了,马上叫人回来处理。

一五一十交待了事情,神婆话可能冲撞了,后来就把事情处理掉了。

但朋友告诉我,那段时间入夜会听到有人拉她家神台,拿香点的声音,所以有段时间我都不敢去她家。

还有一次那里净地,因为有亲戚就住在那块地对面,

那天我跟妈散步去亲戚家,我妈走时候再三叮嘱亲戚,明天十点到两点将门窗关好,阳台和门口放扫把,别人来拜访你都不要开,叫他迟点再过来。

3、漏水

十年前刚毕业出来工作,在阳江租房住,

有天阳春的亲戚电话我,让我过去谈一个朋友(相亲那样),然后住在亲戚家(老式商品房),

晚上见了一面那朋友,他忙手上工作说没空饮茶,让第二晚再约会。

就这样回到亲戚家冲凉睡觉,第二天天快亮时,我朦朦胧胧看到一个身穿褐色长袍的人和我说话,

说我阳江的出租房水龙头没有拧紧关水,让我早点坐车回去……

我摇摇晃晃头起来,感觉做了一场梦,但又很清晰,想了想会不是我发梦糊涂了,

于是和亲戚说我要赶回去看看,但晚上要会见“对象”,到底哪样重要,

我想了想不放心还是要赶回去。

当我回到出租房吓了一跳! 厕所爆水管水一直在流,应该流了一夜了,

和房东说了,他说看我刚出来打工没有什么钱,减了一点水费,记得那个月给了60元水费。

后来又和亲戚说起这事,是有穿长袍的人,她父亲,就是我们叫的啊公,那年代长袍装或中山装,但已经走了20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