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糖吃的给我卡喉咙里上不来下不去梦见自已走向死亡,就有一群人七手八脚的把我送医院梦见自已走向死亡,……15分钟后我被医生宣布死亡!

然后我听到了哭声、埋怨声、还听到讥讽嘲笑声“几辈子没吃过糖,猴急成这样”!我拍拍哭的人想安慰她,指了指埋怨的人叫他安静,可他们都没反应,这是怎么了?怎么都不理我的样子?这时有医生过来说“你们是把人拉回去还是送太平间”?我看着他们说“拉太平间吧”!就有俩工作人员过来拉着躺在床上的我,我就去拽他们,我说“你们往哪儿弄我呢”?我感觉我说的声音很大,他们确是没听到一样继续走,还给我用白布蒙上了脸!看着他们拉着我走,我纳闷了,他们拉着的是我,为什么我还能跟着一起走?难道我是死了吗?不应该呀,半个小时前还在一起聊天茶话会呢呀?

看着他们把我推进去,塞进一个大抽屉里,旁边还有好几个一样的抽屉!不知道里边有没有人?他们放好就走我也跟着出来了,出来已看不到送我来医院的人我就只好回家!

进了家,看到好多人在我家,昂?军力茹子在厨房,小辉在做纸工,驴哥他们几个在商讨安排我的后事!小娟儿一进来就哭昏了过去,我就笑她“老哭的改不了,哭啥哭”?然后他们拿我的手机翻看联系人,挨个通知没到的人说我已驾鹤西去[微笑]安排三天后举行仪式,安排小胖给我念悼词……

三天后,我看着来向我告别的人们,大都是结伴而来,俩俩仨仨的,多的就是那几个高中同学排成一列,她们的表情很复杂,看不出心里在想啥……

基本上该来的都来了,棂堂前奏着哀乐,却也不妨碍有人在旁边谈笑风生,从头哭到底的就是娟儿一直傻哭……抬棺的人来了,准备钉棺材盖了,我喊了声“等会儿,让我再看看我自己”!瞬时安静了下来,好像他们都听到我的声音了,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话,我看着自己安详的躺在那里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离开吧或许已了无牵挂,走出灵堂我看到有个影子由远而近向着灵堂走来,进了看清楚这个黑黑的人,着一身黑西装,衬的脸更黑了,走进灵堂,向着供桌深鞠躬,我木讷的看着他鞠躬完,又走向棺材,手里拿了一个东西放进棺材里的我的手里……我突然就兴奋了,要不要我把你一起带走[捂脸][捂脸][捂脸][捂脸][捂脸][捂脸][捂脸][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