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玉的微信名叫“凄凉世界”。

1992年12月22日梦见自已被警察拷手,她未满9岁的弟弟李焕平穿着一件军绿色外套,光着脚被易某华(又名易某青)从学校带走,消失在一片甘蔗林中。两个月后,一具疑似他的尸体在林中被发现。

家人顾及李海玉及其母亲和妹妹的情绪,未将此事告诉她,多年以来,她一直以为弟弟被拐卖了。

李家曾是镇上家境最好的人家,弟弟的离开使家庭分崩离析。父母自此不相往来,她与妹妹也早早辍学,外出打工。她想找到人贩子,找到弟弟,希望家庭恢复原来的快乐。

后来,她终于找到了易某青,卧底数年查清他的真实身份系易某华,后向警方提供线索。

2020年5月,易某华归案。次月,雷州市警方发布消息称,易某青(即易某华)对其因与李某祥有工薪纠纷而怀恨在心,持刀杀害李某祥儿子李某平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易某华被刑拘。

然而,今年2月,李焕平的家人收到了广东湛江市检察院作出的不起诉决定书。

该决定书显示,经检察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一次后,该院仍认为雷州市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

检方不起诉的重要因素之一,系当年办案的现场勘查笔录、照片、尸检鉴定及现场提取的刀具均已丢失。

易某华到案后虽供述有持刀捅害李焕平的行为,但无法认定当年发现的尸体系李焕平,因而认定其死亡的证据不足。

涉命案男子27年后被抓

李焕平的父亲叫李某祥,湖南新宁县人,事发前曾携家眷到湛江雷州市,先后在北和镇迈车坎村和鹅感村帮人管理柑橘园。

1992年12月22日,未满9岁的李焕平在雷州市北和镇迈车坎村失踪,两个月后,一具疑似李焕平的尸体在林中被发现。

去年6月,易某青归案后,“平安雷州”曾介绍案情梦见自已被警察拷手:1993年2月19日下午,民工李某祥(湖南省人)的儿子李某平(约9岁)被发现在雷州市北和镇某村一甘蔗园遇害。案发后,经走访调查,公安机关初步判定李某祥同乡人员“易某青”有重大作案嫌疑。但“易某青”已于作案后潜逃,公安机关经多方核查均未能查明“易某青”的真实身份,案件侦查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2019年底,经连续多年细致摸排,专案组民警最终成功锁定“易某青”的真实身份“易某华”。

2020年5月中旬,专案组民警经循线追踪,成功掌握易某华在广西的活动轨迹和落脚点。同年5月22日,民警奔赴广西桂林市永福县,于当天17时许在某供销社附近工地处成功抓获易某华(男,48岁,湖南省人)。

广东媒体南方+同年6月28日发布的报道披露了案件更多细节。李某祥发现儿子失踪后,立即到当地派出所报警,然后发动他在雷州市所有认识的亲戚朋友进行搜寻,一直持续到1993年春节前夕才停止。1993年2月19日下午,迈车坎村一位村民因为进路边甘蔗林寻找耕牛,发现了平儿的尸体。

1992年12月22日上午8时许,“易某青”和李某祥因为工资问题发生激烈争吵,他暴怒之下离开鹅感村,坐客车到迈车坎村小学,以平儿母亲生病为由,从学校接走平儿并将其杀害。

多年来,办案民警一直和平儿的家人保持着联系,在其姐姐的积极配合下,办案民警于2019年底成功查清“易某青”的真实身份为易某华,随即将易某华列为网上逃犯。

易某华自述,作案后,他并未即刻离开湛江,而是隐姓埋名辗转在雷州多个甘蔗园打工,“每次听到警笛声响,他都会被吓破胆,顾不上领取工资,拔腿就跑”。

逃离雷州后,他跑到云贵川一带山区做起流浪汉,靠翻捡垃圾觅食,累了就倒头睡在山里。就这样过了七八年,他才结束流浪生活回到湖南结婚生子。那几年,他赚钱不少,但口袋空空,一家人生活过得很拮据。

“出了那件事后,钱对我来说无所谓,花完拉倒,我从来不存钱。”对于老婆的责备,易某华苦笑,“二十多年我从来不敢想起那个孩子,因为想起他,我这日子就过不下去了。我也担心被警察抓,常常梦见被几个警察追,他们一给我铐上手铐,我马上从睡梦中惊醒。当年那件事像块大石头沉重地压在我心里,我却不敢和任何人说,只能咬着牙忍受煎熬。”他说梦见自已被警察拷手:“每天不喝得烂醉,我根本睡不着。”

落网后,易某华红着眼睛忏悔道:“我对不起那个孩子,这辈子我偿还不了他,下辈子一定还”

姐姐为找到犯人“卧底”数年

公开报道显示,多年来,办案民警一直和平儿的家人保持着联系,在其姐姐的积极配合下,办案民警于2019年底成功查清“易某青”的真实身份为易某华,随即将易某华列为网上逃犯。

2021年9月10日,其姐李海玉告诉九派新闻,这些年为找到易某华,她吃了太多苦。

李海玉称,事发前,一家人除了她和妹妹之外,都去广东了。弟弟出事后,本在广东的母亲放心不下,回老家照顾她们。尸体被发现后,她的父亲、表哥和姐姐去看了尸体。父亲过于悲痛,哭得伤心,其他人不让他去看尸体,只有表哥和姐姐看到。当时尸体已经腐烂,他们根据遗体军绿色的衣服、和歪曲的右手大拇指认为这就是李焕平。“我弟弟的手从小就有一点歪,一看就知道……而且那段时间,村里没有人失踪。”李海玉说。

当时的李海玉只有15岁,在念书,她以为弟弟是被拐卖了,直到嫌疑人被捕,她才得知父亲和三个姐姐怕她和母亲承受不住打击,隐瞒了实情。

李海玉称,他们家曾是镇上最富有的人家,弟弟出事后,父亲放弃了柑橘园的生意外出务工,母亲一直指责父亲为什么把弟弟带去广东,直至父亲去世都没原谅他。她和妹妹也早早辍学,出去打工补贴家用。李海玉怀念从前的生活,“以前我家多快乐,我们几姐妹在一起生活,好开心。”

她思念弟弟,弟弟去广东前,一直是她带弟弟上学。弟弟聪明、听话,虽然年纪小,却懂得在姐姐被欺负时为姐姐出头。“我总是想到我们在老家,一起放牛的日子。”

她想,找到“易某青”,就能知道弟弟的下落,把弟弟带回家。1997年,她辍学打工,开始了寻找弟弟的旅程。她一直按照寻找被拐儿童的方式去寻找,求助“宝贝回家”。但那时,她只是懵懂地知道这个组织,不知道还有官网,只是在网上胡乱加了一些自称“宝贝回家”的工作人员。那些人说有线索,让她转钱,她照做了,却再无下文。

她去过“易长青”的老家好多次,那边的人都说没有叫“易某青”的人。后来,有传言称,“易某青”已经死了,于是她们放弃寻找。

转机发生在2012年,李海玉的一个工友和“易某青”是同村。李海玉和工友说了家里的事,工友告诉她,易某青不仅没死,活得好好的,现在还是大老板。后来几年,李海玉又去了“易某青”老家,那边的人都说,这里没有叫易某青的。

直到2016年的一天,李海玉对那天记忆深刻,她向九派新闻记者回忆,那天她去了易某青家里,易某青的父亲和妻子依旧坚称他们家没有易某青。离开易家,她在对面的鱼塘边假装看风景,此时一个人走进易家,她上前叫了声,“易老板,你回来啦。”

此人正是易某青,他问,你是谁啊。“易老板,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哦,我跟我老公之前跟你打工的。”工友曾告诉李海玉易某青之前在哪些地方当过老板,于是李海玉列举了这些地方,谎称自己曾是易某青的手下,易某青相信了,叫她去家里坐坐。李海玉以还想跟易某青打工为名,获得他的手机号,又偷拍了易某青的照片。

后来,她拿“易某青”的照片打听得知,“易某青”现在的名字叫易某华。

但她需要证据移交给警方,需要易某青承认自己就是易某华,于是开始了漫长的卧底之路。她注册了一个新的微信号,跟易某青说想跟他打工,又以父母重病、亲人去世等借口拖延时间。

就这么断断续续联系着,2019年3月,她假装漫不经心问一句,“你是易某青还是易某华,把我搞糊涂了。”易某青回答,“我是易某华,易某青是学校读书的名字,两个名字,就是一个人。”

李海玉把和易某华的所有聊天记录都打印下来,递交给警方,然后把易某华删了,“易某华捉拿归案后我才删了他,他被释放后,我又加上了他一次,他一看是我就拉黑我了,过后我也就删了他了!”

检方称现有证据不能认定被害人已经死亡

2020年,李海玉在网上看到易某华被捉拿归案的报道,“我快疯了,报道上写着我弟弟一双鞋都没来得及穿,就跟易某华走了。”

2020年7月,李海玉接到广东警方的通知,叫她过来挖掘尸骨。挖掘当天,“警方说,易某华承认自己杀害了弟弟,我姐姐也是那天告诉我真相的。”李海玉说,她是挖掘当天才知道弟弟不是被拐卖,而是被杀害。

挖掘了几个小时,都没有找到李焕平的尸骨。挖掘力量撤退时,李海玉崩溃了,用手继续挖土,把手挖到出血。事后回想起来她还会哭,“我想挖到我弟弟,我想我弟弟带回来,我就这一个弟弟……”

嫌犯落网,多年心结看似尘埃落定,却出现令人难料的转折。

2021年2月,李海玉收到湛江市人民检察院作出的《不起诉决定书》和《不起诉理由说明书》。该决定书显示,湛江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认为,雷州市公安局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

在《不起诉理由说明书》中,检察院提出三点理由。一是认为被害人李焕平下落不明,认定其死亡的证据不足。

李某平的身高说法不一。1993年2月22日,海康县(后改名雷州市)公安局刑警队出具的立案侦查报告证实,经勘查,死者年约9岁,男性,身高160厘米梦见自已被警察拷手;易某华供述李某平身高约145厘米,多名证人称李某平身高约140厘米、120厘米。经询问李某平家属身形均不高,也不记得李某平失踪时的身高。

1993年发现尸体时未作DNA鉴定,因尸体高度腐烂也不能从相貌上判断尸体即李焕平,该尸体的长度与被害人身高相差较大,且尸体至今未能找到,无法进行骨龄鉴定及与其亲属进行DNA鉴定,现有证据不能认定被害人李焕平已经死亡。

二是当年发现尸体的死因不明。法医称时间太久不记得鉴定结果,只记得尸体高度腐败。该案的现场勘查笔录、照片、尸检鉴定及现场提取的刀具均已丢失,证明该尸体死因仅存言词证据。没有任何树正,且现已无法找到尸体,死因未能查清。三是易某华杀害李焕平仅有其自己的供述,没有其他证据予以证实。

检察院表示,鉴于经过一次退查,仍无法认定易某华实施了故意杀人行为,该院决定对易某华作存疑不起诉处理。

关于李焕平的身高,九派新闻注意到,家属于2015年发布的一份寻人启事中陈述,李某平失踪时身高约150厘米。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在与警方的沟通中,李海玉曾于2015年看到过此案的案卷,在三楼;破案后,民警在一次交流中称,李某平一案的案卷被洪水冲走了,至于什么时候发生的、多少案卷遗失等没有透露。

收到《不起诉决定书》后,李海玉又向湛江市检察院提出申诉。9月8日下午,她收到湛江市检察院的《刑事申诉结果通知书》。

通知书称,湛江市检察院决定维持对易某华作出的不起诉决定。湛江市检察院之前作出的不起诉决定书处理适当,申诉人李海玉的申诉理由不能成立,检察院不予支持,现予审查结案。

此前,2021年春节后,李海玉曾向广东省检察院提起申诉,并于9月1日收到回复函:申诉符合受理条件,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受理且申请阅卷。检察院将在收到调卷材料后移交具体办案部门办理,具体办案部门将在收到调卷材料之日起三个月内答复办理进展或者办理结果。

李海玉现在的微信名叫“凄凉世界”,这些年为了找到弟弟,她卧过底、流过浪,离了婚。女儿高考了,曾成绩一度非常好,因为知道母亲的事后成绩下降。女儿想让她陪自己一段时间,但她去不了。“我还要继续申诉,实在没时间。”

武汉晨报记者 覃钰钰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武汉晨报】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