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江边梦见自已的毛衣坏了,四周空旷。一大片草地梦见自已的毛衣坏了,枯黄的草根盘绕。缝隙间,裸露黑褐色的泥土。风冷冷的吹,预期着箫瑟的冬天快要来临。

木元拿着一块旧表,问小夕,可不可以拿到网上卖掉。它好好的,没有修过,木元边说边晃着它,灰蒙蒙的表面和他腕上的新款形成对比。

小夕没有说话,坐在护堤上。伸长手脚,想贴近这块土地安静的沉睡。来了一个卖花的女孩,问木元要不要买一束,木元问要吗?小夕不想说话,女孩自知的说算了吧,不喜欢就不要买。小夕有点歉意地说,我不喜欢玫瑰。女孩折回时,木元买下了她手中的百合,有点奇怪的品种,不是平日的花型和幽香。女孩解释说自己在野外采摘的,小夕盯着那几枝花像呆住了般,晦涩的心里看到花蕊中颤抖一个人的脸,格外鲜明。

小夕夜半醒来,原来是做了一个梦。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2.

回忆是一级级向上的台阶,踩着心般一步步,却悬在半空中。

很怕很难堪,不能上不能下,退进没有了路。

小夕捡着回忆,在空间写她和木元的点点滴滴。写到一半,点击草稿保存时,失手点错,辛辛苦苦写了半夜只剩一片空白。她突然想起一句话,感情就像织毛衣,最初一针一线,拆除时只需轻轻一拉。

时间,是蔓藤,一寸寸生长。

小夕觉得自己会在忧伤中睡着。

木元总是说,小夕,你是我今生最爱的女人。小夕,遇上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小夕,我对你心意永不变。小夕,我想你想你想你想你……

小夕仿佛站在了冬季中央,那些话和往昔像飞扬的雪花落在身上,融化在心底。

不知道大多数爱情是不是都这样,初心易得,始终难守。

小夕心有些恐慌走门前的那条路,有个人影忽远而近。揪着她的心,她仰着脸看天,把泪逼回了眼底。不可以避开,这一路走过太多念念不忘的风景。

木元牵着她的手,走在公园幽幽小径上,小夕穿着碎花长裙,木元满眼笑意,小夕,小夕,你好美。相见是初夏,再来时已是深秋,秋风起,落了满地黄叶。

这条路上临分别时,松开的手又握紧。各自转身走了一小段,“小夕,小夕。”“干嘛?”木元走过来,没有说话,把小夕拥在怀里,在她唇上重重一吻。

小夕很怕很怕,怕看见白色的车,怕一个人走路,怕回忆太满,怕孤独依旧,寂寞横生。

她很怕天黑,夜太漫长。而夜晚曾经是和木元共同的期盼。

木元把她从自我封闭的小世界拉出来,深情款款地说,我会一辈子把你好好珍惜。

小夕相信木元真正的爱过自己,只是那些爱逐渐湮没在遗忘的时光里。

他们也不能免俗。

是谁在守望着谁,失去了这么久才明白,原来一直未曾拥有。

3.

小夕只知道木元深深刻刻在她心里,曾有过的纠结与伤痛是自己想的在乎的太多,没有意义,她这份情干净而又纯粹。她为木元做不到什么,也不希望木元为她去做什么。

木元胃不好,小夕在严夏的中午没有遮阳穿梭各个药店,去寻找传说中的好药,她小心翼翼的询问,店员的脸忽明忽暗。百度胃病的禁忌,内容一条条复制下来,发给木元。小夕只记得,上次,木元胃病的去输液几天,没有告诉她,小夕的心百转千回,患得患失。看到他痛时,小夕觉得自己的心像刀扎着,闷闷地,只想替木远疼。

他们的电话里,保存了彼此的照片。木元说,小夕,每天就是重复的看你的照片,想你想你想你想你。小夕没有告诉木元,没特别的想他,只是总翻出他的照片。手指游离抚摸片中人的脸,泪落在手机屏幕上。,,

小夕的爱在离她六千公里以外的地方,木元每天和她说晚安,小夕生病或者生理痛的时候木元不能陪在她身边,她难过的时候也不能给她一个肩膀,连最基本的牵手拥抱都做不到,别的女孩早就受不了了吧。

假如爱真的有天意的话,一定会让我们拥抱彼此的吧。一定会的梦见自已的毛衣坏了!小夕沉溺在音乐里,夜如潮水,她像一尾潜入水底的鱼,在迷茫得不知道所措的日子,沉默在深海,不再回头望。阳光普照的海面,有谁知道深海的暗流涌动,透过深厚的海水,哪怕闭上眼,小夕还是看到自己一点点失去。

初心

一颗珍珠

捧在手心

走走停停

时间长且慢

慢的忘了

长的岁月

再也找不到那颗初心

小夕开始纠结,开始追问,她觉得木元不懂她,不知道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木元开始会解释,会安慰。他们都忘了,他们之间真正的距离。

是热烈,是哀伤,也是遥不可及。

4.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木元,木元。小夕心像泡在泪海,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懂我?她像只小猫,蜷缩在被子里,没有白天黑夜。日渐消瘦。

命运可以走出冬天,记忆又怎能忘却严寒。

那个会包容自已的小小任性,那个为太思念一个人而流过泪的木元。那个为买到小夕最中意的香水走了很多的地方的木元。像一阵风,掠过小夕的灵魂。

小夕的失眠让她苦不堪言,片刻的入睡了,木元在梦里变成了一只QQ小企鹅。小夕总是梦见自己的电话坏了,她找呀找,找不到木元。

白天,心莫其妙名的疼,心慌意乱。时间一分一秒,到了深夜,凌晨,没有木元的消息。打了电话过去,木元在工作中出了点意外,刚从医院回来。小夕像那秋风中的落叶,心飘呀飘,飘不过万里,飘不到木元的身边。

“木元,不要在外了,回国发展?”

“小夕,我也好想”。

小夕知道了木元的打算,开始为他收集各种资料,一向慵懒的她,四处奔走。一向沉默寡言的她,开始和别人沟通,了解更多的信息。她只想给木元,给他自己的全心全意。

木心先生说,不知道原谅什么,诚觉世间一切皆可原谅。

5.

什么时候开始,小夕发觉木元似乎变了。

虽然他还是舍不得,放不下。

小夕的情感就像水晶,透明纯美,一丝丝的敷衍,她一次次隐忍。她体谅他的累,他不了解她的苦。

女人不是说说爱,就可以哄她安然入睡的动物。你总说爱她,却不懂她。说的太多了,小夕说“木元,你不懂我,我不怪你,你在我心里,不离不弃。”

手指停在删除键,小夕知道自己舍不得。她似乎这会儿看到木元疲惫的身影,多想在他加班回来,在桌上放一杯暖暖的茶,她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他,木元的累与忧,在小夕的心里,沉沉重重。

黑暗中,小夕泪流满面,木元,今晚让我最后一次因你而流泪。从此,我再也不会哭。

曾经的是非曲折,沉淀在记忆的海,任由时光如水的冲刷,慢慢地支离斑驳,其实,有些事没有谁对谁错,只是我们在情感交融中摩擦的火花,你记得也好,遗忘也罢,只要不蜷缩辛酸的回忆里就好,就把那些哀怨忧愁写在云淡风轻的天空。

木元曾说,小夕,来世愿我们再相遇。

木元,我忘了怎样的爱过你。下辈子不做人,不再遇见你。我会化作人间的风雨陪在你身边。

小夕,夕阳西下,她觉得自己像一抹小小的夕阳中的余晖,一点点慢慢的下沉,慢慢的消失吞没在浓浓夜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