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4年在梦里梦见和不喜欢的人拉手,《边城》一经出版在梦里梦见和不喜欢的人拉手,就红遍大江南北。

一起红起来的,还有《边城》里那个如诗如画的湘西小镇茶峒。

大师用优美的笔触,为我们勾勒了一个如梦如幻的世外桃源。

有多少人因沉迷于书中的一重青山,一片竹篁,一条清溪而不远千里来了一趟湘西。

田园牧歌式生活,固然令人神往,可大师笔下的故事更让人回味无穷。

而这种意犹未尽,多少沾染了些哀愁。

在这座边城里,有的人抱憾离世,有的人客死他乡,有的人孤独远走……

在多重悲剧中,最令人感伤的,莫过于女主人公翠翠那一段无疾而终的爱情。

你的原生家庭里,藏着你的爱情观

故事发生在民国初年,在湘西景色秀丽的茶峒边城里,生活着这样的一家人。

爷爷是个老船夫,有个外孙女,祖孙两一直过着宁静质朴的日子。

这种平静的日子,在一年端午节时,被打破了。

当时,爷爷领着翠翠去城里看龙舟比赛,不料,翠翠看完比赛后和爷爷走散了,却无意中邂逅了水手傩送。

一个青春甜美,一个阳光洒脱,两个年轻人的情缘,就此展开。

按常理,两个年轻人互倾心,迟早时要碰撞出爱情的火花。

只是,在这段感情中,翠翠一直懵懵懂懂,畏首畏尾,而傩送至始至终也没能揣透翠翠的心思。

最终,这段感情还没来得及开花结果,就夭折了。

虽说爱情的发生不问缘由,但它的消逝却有迹可循。

细细品味书中故事,不难发现这场无果的美丽邂逅,多半是源于翠翠孤独敏感的性格。

而这种性格,跟原生家庭有极大的关系。

翠翠的母亲是老船夫的独生女,15年前喜欢上了一个茶峒军人,后来怀孕了。

未婚先孕,是件不光彩的事情,于是他两想要私奔逃离。

可为情逃走会毁了军人的名誉,一边是军威,一边是情人,他无从选择,最终服毒自尽。

而翠翠母亲念及腹中胎儿,等生下孩子后,到溪边喝了很多冷水,最终也随军人而去了。

15年来,翠翠没有父母的陪伴,没有同龄的小姐妹说悄悄话,常年累月感受到的只是虫鸣鸟叫,山月清风 ,野松竹林……

这种单一的人际关系,以及纯粹的生活环境,让她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一个孤独忧郁的少女。

书中里有写到在梦里梦见和不喜欢的人拉手:“她有时仿佛孤独了一点,爱坐在岩石上去,向天空一片云一颗星凝眸。”

发呆幻想,成了翠翠生活的常态。

所以,当她遇到爱情时,惊喜又惶恐。

惊喜是因为爱情的到来,让她对生活有了新的期盼,惶恐是因为不知道如何表达爱。

哪怕爷爷再疼爱,少女怀春的万千心绪,也难以和他言表一二,加上没有父母的正确引导,最终只能将这份心思埋藏在心底。

网上有个问题在梦里梦见和不喜欢的人拉手:“那些没有父母陪伴长大的孩子,后来都怎么样了?”

有个回答很戳心:“长大后,我变得孤独自卑,尤其在面对感情时,唯唯诺诺,瞻前顾后,不知错过了多少人。”

一个人的爱情观、行为塑造,都离不开童年的影子。

而翠翠孤独的童年,造就了她自卑敏感的爱情观。

家庭即宿命,并非大话。

有句话说得好:“有父母陪伴的孩子情感上更正面,在异性相处方面会更自如,婚姻也会更幸福。”

别因为你的犹豫,错过想要的爱情

茶峒小城,山水环绕,风景如画。

在湘西大自然熏陶下长大的翠翠,生得天真无邪,灵气逼人,骨子却十分含蓄。

茶峒城里的船总有两个儿子,大佬天保,二佬傩送。

兄弟两都不约而同地喜欢上了渡家女翠翠,而翠翠喜欢的是二佬傩送。

如果说缺少父母的陪伴,让她心事无所寄托,导致不懂表达爱意。

那么她内敛含蓄的性格,无疑是将这段感情推得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起初,爷爷问她:

“翠翠,船总顺顺家大佬天保请人做媒,想讨你作媳妇,问我愿不愿意。这是你自己的事,你原因也好,不愿意也成。”

翠翠没表态,只是一个劲的沉默。

爷爷以为她没想清楚,又说到:“翠翠,想几天不碍事,谈婚论嫁,要日子的。”

听到爷爷这么一说,翠翠都快哭了,不是因为激动,而是害怕爷爷乱点鸳鸯谱。

可即便这样,少女的羞涩还是让她选择了缄口不言。

再后来,爷爷再问她:“你试告我,愿意哪一个?”

翠翠便勉强笑着轻轻的带点儿恳求的神气说: “爷爷莫说这个笑话吧。”

爷爷三番两次问翠翠的想法,她总是避而不答,爷爷也猜不透她的心思。

就在她游移不定的时候,事情有了转变。

当二佬傩送知道大佬天保也喜欢翠翠时,他提议:

“两兄弟月夜里同到碧溪岨去唱歌,莫让人知道是弟兄两个,两人轮流唱下去,谁得到回答,谁便继续用那张唱歌胜利的嘴唇,服侍那划渡船的外孙女。”

大佬天保知道自己唱不过弟弟,为了成全傩送的爱情,他选择了出水远行,不料却溺水而亡。

面对哥哥的意外离世,傩送深感愧疚,而此时家里又逼迫他娶团总女儿,翠翠也没明确表态。

愧疚,自责,无奈,失落多重情绪交织在一起,他最终选择远走他乡。

而船总顺顺因儿子不幸遇难而迁怒于老船夫,两家感情日渐淡薄。

爷爷因翠翠婚事破碎,心力交瘁,在一个暴风雨夜里,抱憾离世。

爷爷没了,心上人走了,翠翠更孤独了。

故事里的风景有多迷人,故事的结局就有多凄婉。

黄执中在《奇葩说》说:

我们中国人说话都讲三分,剩下的七分用猜的,猜来猜去,都用用真心猜真心,错过了好多心,这又是何苦。

倘若翠翠能表明心意,哪怕回复爷爷愿或不愿意,结局都会不一样。

世间人情里,最经不起推敲的,便是人心。

在爱情中,适当羞涩是一种美,而羞涩过度也许就是一场悲剧。

说话拐弯抹角,做事遮遮掩掩,往往会生出误会,互相消耗。

感情里最怕的就是我不问,你不说

有句话说:“许多东西都因不发问而丧失。”

尤其在感情里,最怕的就是你不问,我不说。

傩送和翠翠,互相爱慕,却一直未曾对彼此袒露心迹。

那年端午节,翠翠初遇傩送,并未真正动心,反而觉得他有点小流氓。

爱情的萌芽,在第二年的龙舟节上。

傩送邀请翠翠和爷爷到城里看赛龙舟,位置都给安排好了,在自家的吊角楼上。

在龙舟上,傩送握桨、入水、拉手动作一气呵成,引来了雷鸣般的掌声,而鼓掌最响亮的,非翠翠莫属。

果不其然,翠翠动情了。

而傩送知道自己心上人在岸上观赛,奋力表现,下船后热切地同翠翠打招呼,翠翠却“脸还发着烧不变作声”。

此时此刻,但凡翠翠给傩送一个爱的眼神,两人不至于落个各安天涯的下场。

后来,傩送半夜跑到碧溪岨给翠翠唱情歌,睡梦中的翠翠,听见傩送的歌声,破天荒地在梦里寻得了许久不见的虎耳草。

而虎耳草得花语是“真切的爱情”。

这情歌是唱进了翠翠的心里,但傩送无从知晓。

于是,他单方面认为自己一片真心已被负。

如果第二天,翠翠能追问爷爷或者他人昨夜唱歌的人是谁,或许两人不至于在误会中渐行渐远。

这三次见面,都是表达爱的绝佳机会,只可惜两人都没有好好把握。

后来,傩送从川东押物回到茶峒,在等船渡的时候,遇见了翠翠。

翠翠从斜阳里的背影,看出了傩送,她大吃一惊,如同小兽物见到猎人一样,回头便向山林里跑掉。

这一跑,跑出了更深的误会,傩送不明白情到深处是胆怯,却误以为是翠翠不愿意理会他。

最终,这段美好的感情,在一次又一次的沉默和误会中,黯然收场。

看到这个结局,心急又揪心。

两个两情相悦的人与携手一生,只差了一个主动。

任何一段关系,如果失去了交流,心就会离得越来越远。

网上有句话说得好:“没有谁的心灵可以一尘不染,认识自我,沟通消除隔膜,交流敞开心扉,真诚融化壁垒。”

在感情的世界里,少一些无谓的期待,多一些理解和沟通,关系才能长久。

毕竟,人生海海,遇见喜爱之人,实属不易,勇敢一点,主动一点。

卡尔维诺在《论经典》中写到:

“一部经典作品是一本每次重读都好像初读那样带来发现的书。”

年少时,看《边城》是风景,年长时,看到的却是人生。

有人说翠翠与傩送的爱情悲剧,是不可违逆的命运造成。

当然,深处那个与世半隔绝的小山城里,有许多事,他们无能为力。

但,任何一段关系的好坏,都是两个人互动的结果。

倘若,傩送能再主动一些,翠翠能再勇敢些,或许结局就不一样了。

最后,希望你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后,在遇见爱情时,能勇敢一点。

作者 | ruby蓝,一个写作者

图片 | 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