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前中国山区小镇或者农村的日常生活里,人们都喜欢让家里人丁兴旺,一些农村和小镇上的人们家里就会有大中小几种规格的大铁锅。一般家里有个砖水泥或者石头泥巴砌的灶台,大多会有两个铁锅,一个闷主食,一个炒炖菜。另外还有一个特大号的铁锅备用红白喜事、盖房请客等大事用的。这个大铁锅没有也没关系,可以临时和街坊邻居借来用,临时搭建个大灶台也不是难事。

农村灶台

这不黑豆的小叔结婚,于是家里搭敞篷请厨子摆酒席,离得近的亲戚或者左邻右舍都会抽出人手来帮忙,还会借给锅碗瓢盆和桌椅板凳使用。这种山区小镇上的习俗不知道经历多少年了,这种延续下来的红白喜事操办方法也是挺适合平淡条件日子的老百姓,谁家办事几乎就是街上或者村寨里大家伙的事。

农村摆宴席的灶房

喜事很顺畅,也很热闹,黑豆自然开心的不亦乐乎,有好吃的,有鞭炮捡,和小伙伴玩的疯狂,家长也没空管。宴席热闹三天结束,就是该还借用的物品了。看着很多,来路又纷杂的物品却被人们记得清清楚楚,物品样子,物品数量大多不会记错,即使个别记错了也没关系,物品主家一发现就会说,借东西的人家就赶紧寻找给调换。有遗失或者损坏的用自己的物品顶上或者花钱买来还上,保证借东西的主家满意。

中国农村宴席

黑豆玩的开心晚上就做上了梦,也是梦见自己家在办喜事宴席。当一切事务很快结束后,老妈喊:“黑豆,黑豆。”黑豆屁颠颠赶紧跑过去问:“妈,干嘛梦见自已家里摆酒席?”

老妈:“您知道黄老歪家不?”

黑豆:“知道呀,不就下街河对岸山坡喇叭沟里吗?”

老妈:“对,这口大锅是从他家借来的,借的时候人家用背架给背来的,咱们还人家总不能还让人家来背。我这忙走不开,您背上去给还了,谢谢人家,就说忙完这两天你爸会登门感谢,会说吧?”

黑豆已经有十一岁了,也算半大小子了,这口锅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问题。于是说:“行,我去还,不过回来要给我一毛钱买奶油冰棍吃。”

老妈:“馋鬼吃货,去吧梦见自已家里摆酒席!办好了我奖励了一根奶油冰棍不就得了。”

这时有人在喊黑豆妈的名字,老妈答应一声:“来啦梦见自已家里摆酒席!”“你用背架给还回去,路上小心别给摔坏了哦!”说完急匆匆走了。

黑豆看看这口大锅,他看到过这口大锅在办喜事时出力可真不小,很多好吃的菜都是这大锅做出来的,他还给帮忙夹柴看火了的。用手搬着试试,分量还真不轻,自己还弄的起来。不过,他不想用背架,玩点新鲜的,用脑袋把扣过来的锅顶起来。双手举着扶锅边,锅有点深,有碍视线,不过脚底下前方一两米还是看的清的。而且可以前后斜点,“嗯!就这样吧!”黑豆自言自语后,顶起大锅出了门。

农村宴席用的大铁锅

镇子里是柏油马路还是很好走的,靠着路边溜达着也很安全。只是遇到几个街坊邻居,大家见怪不怪,乐着吆喝一声:“黑豆还锅去。”黑豆也只是:“嗯”一声,有两个二十岁左右的邻居哥哥还成心,用木棍敲了两下锅顶,震的黑豆耳朵有点嗡嗡的,赶紧快走几步躲开去。

出了镇子,下了柏油路要过一条小河,河滩很宽,但河水很浅也没剩多宽,一路踩石过沙趟过去就行。到了河边,很多孩子在河边玩耍,黑豆也想歇口气,放下锅,用清凉的河水洗把脸,看两眼那些玩耍喝水的孩子。山镇不大,周围熟悉的人也多,也有一些半熟脸。黑豆看看河水,又看看满手的黑锅灰,脑袋一动:“我把锅灰给洗干净点,黄老歪叔看还来了干净锅是不是更高兴。”

大铁锅有点脏洗洗

说干就干,好嘛!黑豆在河边用沙石开始擦洗大锅底,呲啦呲啦石头蹭锅底的声音传遍河滩,玩耍的孩子们只是被声音吸引看了看声音来源的情况,就又玩自己的去了。并没一个孩子过来搭理黑豆,黑豆还郁闷“平常熟悉的小伙伴今天咋没一个来玩水的,不然还可以给我帮忙擦锅。”浮头的黑灰总算被除去,但想把黑锅底洗锃光瓦亮好像有点难。难度打消了黑豆的初衷想法,算了,就这样吧,比原来干净多了。

这时突然下起了雨,河道里的孩子们惊叫着,四散而逃纷纷往自己家跑去。黑豆顶着大铁锅可乐了,自己这有现成的铁伞,“哈哈”止不住乐呵呵的黑豆继续过河向喇叭沟走去。

南方山区的雨就是这样,说来就来,一会又会放晴。所以黑豆一点不担心,继续走;不过,黑豆听到打锅底的声音越来越响脆,就好像谁在往他大锅顶上扔小石子。顶着锅转圈看看,雨在下,附近视线里人影全无。哦!看到地上打的也是噼里啪啦的,黑豆明白了,是冰雹啊!

下冰雹了

赶紧把双手缩进锅里,拖着锅慢慢走,这冰雹还不小,打的铁锅梆啷梆啷的,还好这铁锅就像一口钢盔保护着黑豆。走了一段路,冰雹和雨竟然都没了,黑豆拿下头上的大铁锅看看天,心想总算快到目的地了。

可当他准备在顶锅时忽然发现大铁锅底部竟然透亮,有了一个鸡蛋大的窟窿,黑豆惊讶的慌了,大铁锅咋有个洞呢?刚才洗刷时好好的,大冰雹砸的?也不可能呀!惊讶的黑豆把大铁锅翻过来调过去看,确实有个鸡蛋大的洞,黑豆彻底晕菜了。

黑豆丧气又纠结了一会,又盯着破锅往家赶,大铁锅坏了自然不能还给黄老歪叔,先回家再说。慌里慌张跑回家,一进门就喊:“妈,妈呀,妈……”黑豆老妈从厨房跑出来:“怎么了?锅还了吗?”

黑豆嘟嘟囔囔:“还不了啦,锅坏了,您看。”说完举起大铁锅给老妈看,老妈看看大铁锅说:“哪坏了?这不好好的嘛。”黑豆闻言也看大铁锅:“哎……哎,不对呀,刚才下冰雹明明砸个窟窿。”黑豆妈一听:“什么冰雹能把这样厚的大铁锅砸个窟窿,娃你说胡话呢。”

打屁股的扫帚

黑豆挠挠脑袋,这也太奇怪了,天又没黑,明明刚才看大铁锅有个洞。黑豆老妈:“臭小子,你是不是跑哪里贪玩去了,忘了去还锅。这会不想去,想忽悠我?”说完顺手拿起一把扫帚,就冲黑豆屁股打过来,黑豆嗖一闪,躲到铁锅后面……梦醒了,黑豆紧张的看四周,没有大铁锅也没有老妈,挠挠头,这什么梦呀。

品梦:我们很多时候做的梦能和日常生活场景对接上,但其中又参乎了乱七八糟别的景象,而且是来的没理由,去的又无踪,让人总有点莫名其妙的。大家说试不试。

原创作者:说客先生dys123,爱好庞杂,中庸之道,趣聊历史,文化畅谈,欢迎交流,趣心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