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开学季梦见梦里的死人遗像对着自己笑,长沙民政殡仪学院迎来了一批新学生。

作为中国首个开设现代殡葬教育专业的高等教育院校,学院的名字常常出现在各个提到“殡葬专业”的地方。面对这个专业十分冷门的院校,有很多人避之如讳,自然也有很多人心生向往。

然而大众对“殡葬专业”的了解,大多只停留在字面意义上,少有人去了解他们用的什么课本,学的什么课程。这正是我们今天要研究的问题——殡葬专业的学生都在学什么?如此专业的他们真的可以“高薪就业”吗?

从零开始做殡葬专业学生

几年前,在接到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电话的时候,当时许言整个人都是懵的。她也没想到,自己真的被这所殡葬行业的“黄埔军校”录取。

一个女生去专科学校学殡葬,长辈们听起来觉得不对劲。许言的父母知道许言瞒着他们报考了这个专业后,整个人都炸了。她的爷爷奶奶也极力反对,整天在她耳边唠叨。总而言之,长辈们担忧她被别人说闲话、担心她因为殡葬职业抬不起头,更担心她嫁不出去。

说服长辈的过程很不容易,最终许言还是一脚踏进了殡葬专业。

“殡葬专业”本身只是一个统称,往下细分,还有四大板块。分别是殡仪服务、殡仪设备、防腐整容、陵园。

从字面意义,就可以看出这四个专业的不同。粗略解释,假如张三安享晚年后驾鹤西去,那接待他的亲友给张三写挽联的人就来自殡仪服务专业、给张三画好妆容保证死者尊严的人是防腐整容专业、负责操控火化炉的人是殡仪设备专业、设计并卖给张三墓地的则是陵园专业。

图 | 操作火化设备的殡仪馆人员 可以看出纯金属设备的体积十分巨大

许言来得太晚,殡仪服务、防腐整容两个行业都已经被选满,只剩下殡仪设备以及陵园专业。根据老师的建议,像她这样个子小的女生不太适合设备专业,设备专业要做的并不只是按下火化炉的开关,有时候还需要亲自动手拆装修理殡葬设备。即便女孩子不怕殡葬设备缝隙里积攒的骨灰,几十几百斤的金属零部件也够她们吃一壶。

最终许言还是进入了陵园专业,学习了陵园设计和管理。外界看来,这大概是最不像“殡葬专业”的殡葬课程,哪怕许言说自己是学建筑的,也不是不可以。

同是陵园专业的同学,有人专攻墓碑设计,有人专攻陵园策划与销售。在将来,如果不跨行业的话,他们将成为各地陵园优先选拔的对象。

不过,许言在学校里学的东西并不只和陵园有关。每一个踏入殡葬专业的学生,除了专攻一个板块之外,对于其他板块的内容多少都要有些了解。

同是“殡葬专业”的学生颜非在网上晒出了自己的课表,除了大学英语、大学体育这类普通课程之外,挽联写作和遗体收敛在众多课程中十分亮眼。

图|颜非的部分课表

她的课程基本能代表整个殡仪服务专业的课程:殡葬法策法规、现代殡葬服务学概论、挽联写作、现代殡葬管理学、现代殡葬服务仪式、现代殡葬服务营销、现代殡葬文化策划、现代殡葬公关礼仪......

密密麻麻的课程,仅仅是她大二下半学期的课。可想而知,殡葬这一行,远远没那么简单。持续四年这样严格且专业化的教学,才能培育出一个殡葬人。

这是一个要求越来越严格的社会,人的能力要全面发展。学习了偏向殡仪服务的挽联写作,并不意味着颜非就能逃了周二的园林艺术。

“陵园也算园林。”网友如此评价。

在上课时,颜非听得很认真。她大概会觉得,没有人愿意再听现代殡仪公关礼仪的老师教你学习如何接待好死者的亲朋好友,更不愿意听现代遗体防腐技术B的老师教你如何把死者的尸体收拾干净。

记录了表面防腐、体腔防腐和动脉灌注防腐的课本,有一瞬间能让殡葬专业的学生觉得自己是个医学生。在现实生活中,殡葬专业人员确实也更像个法医。

如果死者正常老死,那么遗体是最好处理的。最怕的是意外死亡的人。谁会愿意三更半夜爬起来收敛一具因车祸死亡的尸体呢?即便心理压力再大,工作人员都得把破损残缺的尸体从事故现场搬运到殡仪馆,然后整理好每一块肌肉,尽量缝好每一块皮肤,让人完完整整的走。

这种情况在殡仪馆看来并不少见,“服务众生,慈悲为怀”,颜非牢记这这个院训。

谁在选择殡葬专业

在日剧《非自然死亡》中,入殓师“木林”总共也只有五分钟左右的戏份。一身黑色西装、一副墨镜,每次登场,要么出现棺材、要么出现骨灰盒。观看这部剧的人,大多数都会记住这个喜欢笑的入殓师。

作为一个在日本发扬光大的职业,入殓师这个称呼也在近几年逐渐被国内大众接受。有不少人,就是看了有关入殓师的电视剧或者电影,才选择了殡葬专业。泷田洋二郎的电影《入殓师》,属于这类电影中的佼佼者。

图 | 《入殓师》剧照

有时候,对殡葬行业的痴迷,只需要一部电影的推动。殡葬师“似蜉蝣”称,有很多人选择殡葬正是因为这个电影。

在某个论坛上,他常常看到有人问,“殡葬专业怎么样”。

他的回答是,“去上一本”、“下好决定”。有时候,还能遇到已经毕业的职场人士在咨询如何进入这个行业,这种情况并不算多,他推荐对方“可以去公墓碰碰”。

也不是所有人在选择殡葬专业时,脑海中都有一种“艺术加工”和“浪漫加成”。有更多的人,仅仅是因为听到传言,说这个行业工资高,工作轻松。网络上动不动就会出现”搬尸体一天1500”、”殡仪馆早班1300一天”的截图,然后配上几行文字,说得绘声绘色。

也有一些人,则是因为更加巧合的原因,如“分数刚刚好”、“尝试新专业”。

不过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不太会被身边的人理解,“殡葬专业”这个标签,也许还会影响他们正常的社交和生活。“恐怖”、“晦气”这样的词语,在媒体的笔下会和他们的专业课挂钩。有看不过的网友站出来帮他们怼人:“你有本事你别死啊。”

实际上,他们也只是普通的大学生。在挽联课之前,他们要学习书法、临摹碑帖梦见梦里的死人遗像对着自己笑;在殡仪礼仪课时,他们的作业是为去世的名人编排策划悼词。

图 | 学生们在听老师讲解遗体缝合处理手法

“今天,我们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来追忆戏曲大师梅兰芳先生”。讲台上,一个男同学穿着一身黑色正装,捧着麦克风念完了这段话。底下人一片严肃。

中国人极少谈到“死亡”,甚至有一种忌惮的心理。有时候谈到了,还会吐两口唾沫,求个心里安慰。有些时候,则是用一种娱乐的方式去谈论死亡,嘻嘻哈哈中,话题被圆了过去。

从出生到死亡,是每个人的必经阶段。既然有人专业负责迎来婴儿的降生,那自然也该有人专业负责送走一具离开世界的肉体和灵魂。

殡葬专业学生之烦恼

殡葬专业学生可以为死者举办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场仪式,死者长已矣,但是殡葬专业学生自己还是要思考如何活着。

始建于1995年的殡葬专业,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除了“恐怖”、“晦气”的标签之外,还和“高薪”挂钩,然而当一批被“高薪”吸而进入殡葬行业的学生即将毕业时,才知道今时不同往日。

“服务公司和陵园大多数是一个月有4天休,也有多一点是6天,规定不一样。很多是凌晨一两点也要起床,因为逝者去世的时间不一样。有时是梦中被电话惊醒,然后就要起床工作几个小时也差不多天亮......各地殡仪馆假期也是不同,大约是一个月休4-8天,如果是遗体接运基本上24小时休24小时轮班制。一些小的殡仪馆也有只上半天班的。但是上班时间早,大约七点上十一点半下班。”

图 | 用来接送死者的灵车 殡葬从业者看到它就意味着要开始工作了

除了反人类的单休日之外,殡葬从业者的工资福利也远没有网络上传的那么夸张。

民政部在新闻中采访了各地殡葬专业院校的领导,发现殡葬行业从业者的薪资大多在6000元左右,高一点的有七八千,上万的比较少见,而且工作量较大。

如果单单从就业率来说,殡仪专业的学生还是广受各地殡仪馆看重的。但就和普通的毕业生一样,“想找一份工作很简单,找一份适合的工作很难”。愿意要他们的地方,都是一些小城市的殡仪馆、陵园,大城市的岗位就那么多,根本挤不进去。

除了生存压力之外,心理压力也成倍增长。

真正踏入职场,殡仪专业的学生面对的是真正的尸体,和校园里完全不同。在课堂上,他们可以用动物的骨头来练习火化仪式,写下的每一幅挽联也不针对真正的人,念出的悼词则送给了逝去多年的伟人,遗体修复面部整容也仅仅是通过模具练习。

真正站在死者面前,多多少少会有点恐惧。每一天,你都不会知道自己究竟会在几时几分几秒接到电话让你去拉人,更不会知道自己要面对的尸体究竟是什么样的。在修复尸体时,医用外科手套会沾满鲜血。你会不由自主地想,死者身上有没有艾滋,病毒还有没有活着,自己有没有被感染。

“你知道吗,尸体烧到一半停火调整位置的时候可能会坐起来。老师傅说是因为尸体突然遇冷,肌肉收缩。突然停电的话,骨灰会荡出来。”

也许一天两天这样的状态没什么大不了,但五年十年,又有多少人能坚持下来呢?

相关从业者佳荫说:“(殡葬行业)是个围城,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你就业了拿着六千工资,每天服务遗体时,有没有问过自己做了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还活着吗?还是被这所谓的观念推着向前?”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有一天,佳荫做了一场梦,梦到殡仪馆里一切都是黑色的,一排排黑白的微笑着的遗像顺序的摆列着,佳荫想将遗像翻过去却被人阻止。周围人来人往,梦里的工作人员笑着领她快速熟悉要做的工作,然后带她去了火化车间,让她陪同家属看遗体进炉,让家属下跪送最后一程。

在梦的最后,佳荫帮忙放鞭炮送死者。随后,现实中的巨大声响将她惊醒,她真的听到了鞭炮声,就在她租的屋子的后边,刚好有死者出殡。

她平缓了心情,洗漱穿戴好出门,梦中的工作,现实中依旧要进行。

- END -

撰文 | 张大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