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成化年间梦见自已做红烧鲤鱼,有一条大河顺着山势蜿蜒而下梦见自已做红烧鲤鱼,流经几个小山村梦见自已做红烧鲤鱼,大约一百多里后,汇入长江。其中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山村,住着一户姓满的中等人家,老夫妻俩和小夫妻俩一共四口人。

小夫妻俩男的名叫满春亭,是个读书人,不过才学一般,科举无望。女的姓越,中人之姿,去年嫁入满家,目前怀有身孕。小两口感情很好,相敬如宾。越氏性情温顺,孝敬公婆,家务活都会抢着干,几乎不让婆婆沾手。

这一天,是满春亭二十岁的生日,公公一大早出去赶集,恰好遇见附近的打渔人,捕获了一条十几斤重的大鲤鱼,便花钱买了下来,打算为儿子过生日。婆婆将大鲤鱼养在水桶里,吩咐越氏晚上把大鲤鱼杀掉,做一盘红烧鲤鱼,让父子二人好好地喝几杯。

傍晚时分,越氏开始准备晚饭。她拿着菜刀,准备宰杀大鲤鱼,发现它鼓着肚子,都是鱼卵。越氏想到自己怀着身孕,由此及彼,同情起大鲤鱼来,实在不忍心伤害它,思虑再三,提着木桶到河边,把大鲤鱼放掉了。

吃晚饭时,饭桌上摆了七八个菜,鸡鸭猪肉都有,就是没有鱼,婆婆便问起为何不见大鲤鱼梦见自已做红烧鲤鱼?越氏吞吞吐吐地讲,因为大鲤鱼是条雌鱼,肚子里都是鱼卵,不忍杀它,把它放生了。

婆婆闻言,脸色大变,正要发作,却听儿子大声赞扬越氏做得对。公公也夸赞儿媳妇心地仁慈,此举能够积累阴德,获得福报,责怪自己当初没有考虑到这一层。婆婆见父子都在夸奖越氏,把一口气硬生生地吞进了肚子里。

但是,婆婆是个小气鬼,心疼买大鲤鱼的钱,一口气在肚子里怎么也顺不过来。第二天上午,趁着父子二人都不在家,她把越氏叫到跟前,大声责骂,斥责她不会做家,浪费钱财,是一个败家娘们。

越氏是一个逆来顺受之人,低眉顺眼地不做声,任由婆婆责骂。哪知道婆婆看见她这副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站起身折下竹扫把上的竹枝,削成竹签,抓起越氏的左手,摁在桌子上,拿着竹签往指头上扎。

婆婆知道越氏怀有身孕,不能打她的身子,却想出这般毒狠之法。正所谓十指连心,竹签扎在指头上,钻心般疼痛,疼得越氏又哭又叫。婆婆抬起手,扇了他一个大耳刮子,不许她哭。越氏只好忍气吞声,任由婆婆扎着手指,紧咬牙关不吭声,眼泪却止不住顺着脸颊流下来。

折磨够了,婆婆的气消了许多,厉声喝问越氏知道错了吗?越氏低声说知道错了,婆婆这才挥手让她离开。

越氏的左手五根指头肿了起来,一挨着东西就疼。晚上脱衣服睡觉时,手指挨着衣衫,疼得越氏直皱眉。满春亭见状,抓起她的左手,看见五根指头都肿了起来,关心地询问怎么啦?越氏撒谎说,筛米的筛子破了,手指头不小心被篾片戳破了,不碍事。

满春亭心疼地责备说梦见自已做红烧鲤鱼:“你也真是的,怎么这么不小心?一连伤了五根手指头!”说罢,轮流把手指头放进嘴里吸吮,以减轻越氏的疼痛。虽然越氏满腹委屈,却被丈夫宠着,心里好受多了。满春亭帮越氏脱了衣服,夫妻俩开始休息。

自从这一次以后,婆婆抓住了越氏的弱点,一旦看不顺眼,就拿竹签扎越氏的手指,也不管她的肚子越来越大。越氏总是默默地忍受,公公和丈夫都丝毫不知情。

十月期满,越氏如期分娩,生下一个大胖小子,一家人欢喜无限。自从抱上孙子后,婆婆才对越氏有了好脸色,不再用竹签扎她的手指。但是,越氏的手指上,却从此留下了许多黑色的斑点,洗刷不净。

一转眼,好几年过去。这一年,闹起了水灾,家家都颗粒无收。到了下半年,好多家庭没有存粮,只得拖家带口去逃荒,满春亭一家七口,也随着逃荒的大军,到外地去谋生。满春亭在省城里有一个姑母,他们打算去投奔她。顺便说一下,这几年,越氏又生了两个儿子。

到了江边,全家人租了一条船,打算顺江而下。船离开码头不远,江面上忽然出现了许多鲤鱼,有大有小,密密麻麻一片,好几百条,挡在船头。

船夫是个老跑船的,看见出现如此怪异的景象,便把船摇回码头,打算歇一晚,第二天再出发。尽管满春亭一再要求船家出发,无奈船家死活不肯,也只得作罢。

当天下午,忽然狂风大作,波浪滔天,停泊在码头上的船只,在风浪中上下颠簸,难以安宁。船家咋舌说道:“幸亏有鲤鱼预警,我才没有开船。不然的话,有可能侧翻江中,葬身鱼腹了。”满春亭一家人也举手额庆,夸赞船夫做得对,让他一家幸免于难。

风浪一直到半夜三更才停息,为了安全起见,船夫决定在码头上再待一天。到了中午时分,传来消息,昨天起航的几条船,侧翻了三只,撞坏了两只,死了三人,失踪了十几人,目前连尸首也没有找到。满春亭一家人听说后,无不咂舌,暗自庆幸。

第三天早上,风平浪静,船夫起航,船只顺江而下。走了小半天,忽然江面上出现一条大鲤鱼,挡在船头。这条鲤鱼大约二十多斤,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满春亭一家人趴在船头,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时,突如其来一个浪头,打在船头上,船身猛地摇晃了一下,婆婆站立不住,掉下水中。婆婆慌乱中,拼命地挥舞着双手,向前游着。她虽然没有学过游泳,胡乱挥舞着双臂,却在巧合下,身子向前冲去。却见大鲤鱼追着婆婆,不断地咬着她的屁股。

等到船夫将婆婆搭救上来,婆婆屁股上的裤子,被咬出十几个窟窿,屁股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血肉模糊的,一直休养了十几天,才能行走。

到了省城里,姑母收留了他们,腾出一处别院安置他们。公公出去下苦力,满春亭找了一份誊写的差事,一家人勉强度日。

刚住进去的第一天晚上,越氏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名女子走进来,自报家门,她就是被越氏放生的大鲤鱼。为了报恩,她带领着儿孙们,挡在船头预警。还好船夫聪明,让他们幸免于难。后来,她又想办法让婆婆落水,追着她咬,为越氏出了一口恶气。说完,女子就走了。

接着,婆婆也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名女子走进来,声称她就是那条被越氏放生的大鲤鱼,也讲述了她的子孙们预警,救下她全家人性命的经过。临走时,她说道:“要是没有越氏的善心,你们全家恐怕都会在风暴中丧生。可恨你这个恶婆婆,却折磨越氏,希望你能警醒。”

早上醒来后,婆婆来到越氏面前道了歉。自此后,她对越氏好了起来。

自古以来,婆媳关系一直是一个难以破解的难题。其实,彼此都抱着宽容的心态,一切都不是问题。本故事采用了荒诞的笔法,在于借事喻理,劝喻世人,与封建迷信无关。

欢迎大家关注点赞推荐评论,你的支持,就是我坚持的动力源泉!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