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温静导读梦见自已带队伍翻车落水人亡:日前梦见自已带队伍翻车落水人亡,在抖音上一位自称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一夜爆红,再次引发行业对虚拟主播的关注。在元宇宙概念的推动下,以柳夜熙为代表的虚拟偶像正成为文娱赛道新入口。但虚拟主播、偶像不应仅仅停留在吸引观众的“噱头”层面。

来源:传媒内参(CMNC)

文/刘松霖

万圣节当天,在抖音上一位自称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一夜爆红,截至目前,其个人主页显示,视频点赞量突破515万,个人粉丝量突破277万,其热度持续在社交媒体发酵。

柳夜熙究竟有什么魔力梦见自已带队伍翻车落水人亡?事实上,视频中的她由虚实结合、真人跟踪、建模等技术打造而成,其也是抖音首位元宇宙博主。

此前,Facebook正式转型为元宇宙公司,改名Meta,聚焦元宇宙生态构建,元宇宙概念再次被推上风口。元宇宙的世界构建,亦离不开数字虚拟形象的参与,更具备立体感、故事性和人物情感的虚拟主播,也能为观众带来更为沉浸的参与感和体验感。在元宇宙概念的推动下,以柳夜熙为代表的虚拟偶像正成为文娱赛道新入口。日前,传媒内参对话资深行业人士,共同探讨虚拟主播、虚拟偶像的时代特征、发展特点以及存在问题,以期为行业提供更多参考和指导。

综艺晚会、品牌营销、直播带货

虚拟主播应用场景不断丰富

无论是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服贸会等重大活动,还是两会、航空航天等重大新闻报道,以虚拟主播为代表的虚拟人正不断应用于新闻传播领域。事实上,虚拟人的应用场景远不止新闻播报,随着虚拟人的使用场景不断拓宽和丰富,综艺节目、品牌加速拥抱虚拟主播、偶像,近期更是动作频频。

比如,近期,虚拟人梅涩甜在腾讯新闻平台上发布了全网第一个虚拟人脱口秀《梅得说》梦见自已带队伍翻车落水人亡;由爱奇艺出品的现代都市爱情剧《梦见狮子》上线,爱奇艺虚拟偶像小茉莉饰演梦境版刘戏蟾,这也是国内首次有虚拟偶像参演真人剧集;近期,江苏卫视推出了“原创动漫形象舞台竞演节目”《2060》,将舞台中央让位给虚拟偶像;湖南广电实验室自主研发的成果虚拟主持人小漾,将加入升级改版后的《快乐大本营》主持家族,并将成为第一个真正在大众传播平台进入到传播家族的虚拟主持人。

B站CEO陈睿曾透露,目前B站已拥有32412位虚拟主播、偶像,每月有约4000多名虚拟主播开播,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虚拟主播平台。不止是综艺领域,在中短视频如火如荼的背景下,虚拟AI网红也成为KOL领域新宠。比如,万圣节当天,抖音诞生了首位元宇宙博主柳夜熙,“柳夜熙”在其抖音账号发布了第一条视频,视频中不少真人围观虚拟任务化妆。其背后的制作团队“创壹视频”孵化了“慧慧周”、“非非宇Fay”、“宇航员小五”等多个以特效场景见长的短视频账号。

为了强化与用户的沟通联接,品牌们也让更多专属的虚拟偶像走进直播间,虚拟KOL一度也成为品牌争相布局的方向。比如,近日,聚划算百亿补贴联合阿里集团旗下六大事业部,共同推出了首个二次元虚拟偶像团体 IP ——聚划算百亿补贴比价天团;小红书也发起了“潮流数字时代”计划布局虚拟偶像矩阵,目前imma、ALice、阿喜Angie、Reddi等20多名虚拟偶像均已入驻。

“无论是综艺节目、影视剧、品牌营销还是直播带货,虚拟主播的应用场景正变得越来越广泛。这一方面归功于元宇宙概念的火爆推动,另一方则是品牌对Z时代群体的主动迎合。”传媒行业某资深人士告诉笔者,“时下, 虚拟主播、虚拟偶像的应用场景还停留在肤浅的初级阶段,其形式大于内容、话题性大于实质性、象征性大于实用性,但确实有利于推动虚拟主播更加广泛的应用。”

互联网巨头悉数入局

虚拟偶像斩获资本青睐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 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研究报告》,2020 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 34.6 亿元,同比增长 70.3%,预计 2021 年将达到 62.2 亿元;2020年虚拟偶像带动周边市场规模 645.6 亿元,预计 2021 年为 1074.9 亿元。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打造具备动漫风格的虚拟偶像。比如,雅迪官宣与国内超写实虚拟偶像“阿喜Angie”开启深度联动、屈臣氏推出“屈晨曦”,华硕推出“天选姬”、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推出虚拟人“华智冰”。

在巨大的商业价值和元宇宙风口下,字节、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大厂悉数入局,不断推动虚拟主播在形态和内容上实现更为多元的尝试,虚拟偶像产业也斩获了资本的青睐。

2018年9月,B站高调宣布增持香港泽立仕的部分股份,成为后者的控股股东。而香港泽立仕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禾念,是目前中国人气最高的虚拟偶像洛天依的持有者。

此前,腾讯旗下QQ炫舞游戏也推出虚拟偶像“星瞳”,今年5月份,星瞳成为流量城市长沙的非遗文旅推行大使。此外,2019年,腾讯依据王者光彩里的角色,推出无限王者团,已走上虚拟偶像道路。

今年9 月, AYAYI 宣布入职阿里,成为天猫超级品牌日的数字主理人,后续也将成为 NFT 艺术家、数字策展人、潮牌主理人、顶流数字人等等。

今年7月19日,专注开发虚拟偶像的乐华娱乐发生工商变更,字节跳动关联公司跃动科技作为新增股东引发行业关注。今年 10 月,抖音微博官宣虚拟偶像团体 A-SOUL 位列 " 抖音奇妙夜 " 阵容。

“互联网大厂入局虚拟偶像,无非看中 ‘流量生意’和‘商业利益’,更像是在卡位。时下,虚拟主播、虚拟偶像已经受到了部分年轻人的青睐,在部分明星艺人以及主持人接连翻车的情况下,虚拟主播、虚拟偶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规避品牌的形象代言风险,对维护品牌形象大有裨益。巨头的入场,将进一步挖掘出虚拟人物的形象价值,进一步探索虚拟偶像的盈利模式,进而推动虚拟偶像产业朝着更为健全的产业链方向纵深发展,进而延长虚拟主播、偶像的生命周期。”上述传媒行业人士告诉笔者。

虚拟主播、偶像没那么完美

更不能止步于“噱头”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进化,推动着数字媒体越过了一个全新的临界点,相较于频繁翻车的明星,虚拟偶像的“安全性”会更高,其安全系数和可持续性相对更强。但在实践中,虚拟偶像也有翻车的案例。

比如此前李佳琦和洛天依的同台直播出现了“翻车”事故:在双方一同推荐商品时,洛天依表示要表演唱歌,但因为技术故障,用户只能看到洛天依的动作而听不到声音,另一边的主播李佳琦却没有意识到直播的问题,继续称赞洛天依的表演;近期,有关“清华虚拟学生被质疑真人AI换脸”的话题也在网上引发关注。

虚拟偶像产业想要走得更远,必须具备持久和健康的商业模式。目前,国内虚拟偶像中的商业变现主要来自两块,其中B端盈利集中在品牌代言、联动、宣传合作上,C端则集中在游戏、演唱会、周边贩卖等领域,此前据央视财经报道,洛天依、初音未来这些顶级虚拟偶像的身价已经逼近一线明星,每次商业代言的费用约在几十万到几百万元不等。虽然头部虚拟偶像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商业价值,但据头豹研究院的调研报告,当前中国已有数万个虚拟偶像,但能实现盈利的却不足30%。此外,技术、运营、投入成本过高也是导致虚拟偶像难以盈利的一大原因。

随着技术的进步,虚拟主播、偶像不应仅仅停留在吸引观众的“噱头”层面,更应该从新场景中学到新能力,进而满足用户更为多元的需求,提供切实的用户服务。如何挖掘虚拟主播、偶像的长远价值,如何将科技与艺术进行结合,也成为考验其能否走远的重点议题。虚拟偶像的本质是粉丝经济,虚拟偶像如何进行人设营造和形象维护,如何避免用户出现审美疲劳,也是虚拟偶像运营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就目前来看,虚拟偶像市场从小众市场走向大众还需要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