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合b站弹幕食用效果更佳: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qK4y1e7pg

谁能想到梦见墙皮掉了怎么处理,陈建斌居然“油腻”了。

话说最近有部国产剧梦见墙皮掉了怎么处理,有着陈建斌和潘粤明的收视质量双保险,却拿下了3.2的豆瓣评分。光看剧名就感觉要扑:《爱我就别想太多》,两大影帝级人物居然演起了无脑爱情剧,看得我整个人都裂了。

陈建斌饰演的男主角,是个身价几十亿、登上过福布斯榜的成功企业家。然而他的一系列操作,简直比暴发户还迷幻:

大龄未婚的他,半夜梦见女友拿自己当ATM,吓得立马提分手。女友为了证明自己是真爱,啪叽跳楼了。虽然跳了个寂寞,身上一点血都没有,但还是唬住了纵横商场几十年的男主。他感动得一塌糊涂,马上张罗结婚,连婚前协议都不签了。

结婚这天,穿着穷酸的礼服,站在寒酸的礼堂,男主忽然发现女友跳楼就是一场骗婚的把戏,于是堂堂董事长当着众多宾客的面,直接撒丫子跑了……

他一路跑进了女主兼职的小酒吧喝闷酒,就此拉开了新恋情的序幕。你没看错,70年出生的陈建斌,和90年的李一桐,演情侣,还有吻戏哦亲。

男主扮起了穷人,假装自己是个包子店老板。四郎,那年杏花微雨你说你是果郡王,现在又来玩这招。

他前脚还在那憎恶拜金女,后脚却欣然答应女主假扮她的“千万富豪男友”,还在女主的同学会上夸下海口:“我追可可没别的办法,就一个字:钱钱钱。砸晕为止!”

他还当众说要豪掷20亿买下能容纳3000人的游轮。斯国一,一个真敢说,一个真敢信。

老树开花的男主,陷得很深,正和证监会领导谈上市呢,突然就跑了,只为寻找女主送的小唇膏,找到了还美滋滋地涂上吧唧吧唧嘴。我当时的心情:你神经病啊!

男主说了,我俩那是真心知己。女主呢,自认为是个有原则的拜金女,不仅要钱,还要爱情。所以她嫌弃扮成包子店老板的男主又穷又老又土,婉拒追求。男主失了魂,公司合同也不看了,整天拿着润唇膏睹物思人。

后来他又石乐志,一大早骑着自行车到处装穷搭讪,期待着“转角遇到爱”。跟着阿姨们蹦跶广场舞,眼里还全场扫描往来的年轻小姑娘,逮着一个就往上扑,结果被人当成色狼,送局子里去了。

这竟然是大公司董事长?你敢信?连陈建斌自己都说,“我饰演的这个角色,会让大家觉得他不可能获得这么多财富”。他自己后来又找补说,这个角色恰恰就获得了财富,靠的是淳朴善良。

陈老师你清醒一点!如果淳朴善良就能致富,那为啥这么淳朴善良的我还在这里录视频。

说起来,有些国产剧里的富人,脑回路好像都不是我们这些穷人能理解的呢。

《守护丽人》,剧组好像生怕观众不知道女主家里“壕”,让她走哪儿都带着bling bling大水钻,手包镶钻,鞋子镶钻,手机壳镶钻,就连车子都镶满了钻!

这么闪的女主怎么能少了貂皮大衣呢,赤橙黄绿青蓝紫,集齐7色都可以召唤神龙了。整部剧里的其他人也都仿佛掉进了大染缸,花花绿绿闪瞎狗眼。对不起,有钱人的审美我真的不懂。

《一起来看雷阵雨》的慕容云海就亲民多了,虽然他仍然有着有钱人的狂拽酷炫,但绝对是最追求性价比的财阀二代。飙车瘸了一条腿,还要拄拐杖从医院跑出来,就为了一睹“perfect”“customer made”的新车——上汽名爵MG3 SW的风采,这辆“豪车”,08年拍摄时,顶配售价高达10.98万元!奇瑞QQ申请出战!

这车让F4全员都爱不释手,还专门为它举办了一次飙车大赛。一次次油门的轰响声,让F4显得格外接地气。

还有最著名的“美特斯邦威变身事件”。平民女孩楚雨荨,被富二代端木磊带去美特斯邦威,逛了一圈之后,楚雨荨不认识自己了。

“端木,他带我去了美特斯邦威,挑了很多衣服和鞋,照镜子的时候,我都不知道里面那个女孩子是谁?”

观众吓得看了看手里美特斯邦威的标牌,不对呀,这价格,当初我是全款拿下的啊!

到了2018年的《流星花园》,道明寺家的财产又缩水了。为了让杉菜跟自己交往,他拿出了一系列“充满诱惑”的条件:上课送零食饮料,打游戏送金币,每年出去旅游一次……

这位兄台,莫非你是小学生?明明台版的道明寺还在买巴黎铁塔呀!

2018版的杉菜拒绝道明寺,绝对是因为开的条件太low了吧!刚刚还给自己冲了200万欢乐豆的我,过得比道明寺的女人还优越,飘了飘了。

花泽类心中的“白月光”滕唐静,富贵女神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当她从豪华私藏中拿出那双松糕鞋的时候,不仅杉菜傻了,观众也傻了。没想到,日韩台版里令女孩们直呼梦幻的水晶高跟鞋,摇身一变成了某宝爆款,不知道提着它的富二代女神学姐,是如何自信地把那句鸡汤台词说出口的:“每个女孩,都应该有双好的鞋,因为好的鞋,会带你去美好的地方。”

到底是啥美好的地方,需要穿松糕鞋到达呢?等杉菜换上富贵学姐送的衣服后,我知道了!美好就在阿依莲!

《杉杉来了》,男主对女主的宠爱更是达到了巅峰:“我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个鱼塘被你承包了!”

原来富人过的都是这种生活吗?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但是穷人生活我就有发言权了,现在的国产剧里根本没有穷人啊!

《甜蜜暴击》,男主妈妈离家、爸爸去世,不得不和一对龙凤胎弟妹相依为命,家里的生活来源全靠男主打工。

所以,三个人一开始在澳门,不得不住上了这么“破”的房子;

为了读书,回到内地又只能租一套两层的“老旧”房,不仅有小院子,还是学区房。

《没有秘密的你》,女主没有什么能力,还面临失业,快连房租都交不起了。生活太难了,女主选择先回自己的大房子,在大浴缸里泡个澡。

《我的真朋友》里,女主是个房地产公司的销售菜鸟,月薪2000多,信用卡还欠了5000多。放在普通人身上,到了这种程度头都要秃了,女主却一点也不着急,悠哉悠哉住在上海一套精装一室一厅里,每天一门心思谈恋爱,毫无生活的紧迫感。

《恋爱先生》,女主在比利时混不下去选择回国,瞬间就遇上了一个执意送房子的总裁。总裁先生,这边害有个扶贫项目推荐给您呢,沪漂外地狗嗷嗷待哺,有兴趣扶一扶吗?

女主在北京找到工作了,试用期工资8000,转正15000。那她是怎么生活的呢?飞机升舱要一万块?升!一万二办卡看牙?办!一辆凯迪拉克,首付才14万?划算!我虽然一年只赚十来万,但我能花二三十万啊。

国产剧里没有经济收入的大学生呢,住的宿舍都宽敞又明亮,不仅有沙发和小客厅,还能养蜥蜴当宠物!我就想问问大家,你们谁住过这样的宿舍?

到最后,但凡出现一个稍微写实一点的学生宿舍,弹幕就会飘过一个“好评”,兄弟姐妹们,请把“心酸”打在公屏上。

现在的国产剧啊,大学生活得像白领,白领像中产,中产可以直接当财阀了,看完就感觉自己像路边要饭的。观众不仅毫无代入感,反而被尬得原地起飞,用jio都能抠出一座独栋别野:这些不食人间烟火的编剧,都是M78星云来的吗?

影视行业是越来越火热了,说两个权威智库的数据吓一吓你:仅仅2012年,我国生产完成并获得发行许可的电视剧,就已经超过了10000集,直到现在从来没少于这个数,最多的时候一年能做15000集。但是每年,你能说得上名字的剧能有多少?好剧又有多少?

当然也不是所有剧都这么“何不食肉糜”,口碑神剧《隐秘的角落》,为了还原剧本中2005年的小城宁州,剧组跑到了广东湛江的赤坎老街,砖块裸露的旧房、挤挤挨挨的天台、墙皮掉落的老街,塞到孩子手里皱皱巴巴的几十元生活费,把“小镇做题家”朱朝阳和离异母亲相依为命的艰辛生活,刻画得很是真实。对比之下,做水产生意的朱父和小妈住在窗明几净的小楼里,吃饭下馆子,购物去大商场,不看价格就付款,小老板的中产生活过得有滋有味。这样的剧本才令人信服啊。

而我们之前提到的那些雷剧,却大多给人一种编剧“不知民间疾苦”的感觉。

因为行业规模扩大了,相对于导演、摄影、后期这些技术岗位来说,编剧的门槛要低得多,说夸张一点“会用智能ABC就行”。所以,编剧数量乌泱乌泱地剧增,却混进了不少“张三李四”,写出来的东西“不三不四”。

对于片方呢,原创剧本创作周期长、投资风险大,远远不如省时省力还保证赚钱的“IP”“流量”来得香。如此一来,他们动辄要求缩短制作周期、压缩制作成本,拍完一部好赶紧拍下一部。《一起来看雷阵雨》的编剧汪海林,说过一些行业现象,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拍电视剧,一集要7-15天,如今倒好,《鹤唳华亭》《新神雕》之类的古装剧算“麻烦”的,三四天拍一集;都市剧厉害了,一两天就能出一集,早一天拍完就省一天的钱嘛。

然而,打磨剧本是需要时间滴!咱看看古往今来的高分剧,《长安十二时辰》第一集44分钟的剧情,编剧愣是花了4个月写了23个版本;《人民的名义》小说写写停停折腾了6年,改成剧本又敲坏6个键盘; 老《三国演义》,有老罗的原著放那儿随便“抄”,6个编剧同时写还写了一年多。

可是处于现在的快节奏中,那些本来就不专业的编剧,自然也上赶着粗制滥造、偷工减料。专业的编剧则心知肚明、心灰意冷,我花几年心血写一个原创,投资都不一定拿得到,不干了还不行么。

还有些编剧心里苦啊,上面我们提到的2018《流星花园》,编剧方慧在被一通吐槽后回应说:“不准炫富、不准提钱、不准有贫富差距、不准霸凌、不准打架,编剧们尽力了。”

再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有些国产剧的成片,改到最后连编剧自己都不认识。这是因为,非一线的国内编剧基本没有话语权。

大家有追欧美日韩剧的可能知道,他们喜欢采用“边写边拍”的制作模式,编剧不要太重要哦,要随时根据外界反馈调整剧本,烂尾就会被唾沫淹死,严重点这剧可能就没了。当年口碑爆棚如《老友记》,衍生剧《乔伊》收视不如人意,还不是说腰斩就腰斩。

但国内不一样,是“先写后拍”。制作一部剧,一般分为前期投资立项、中期拍摄、后期剪辑这三个清晰的步骤。编剧大多只是冲在最前面、处于最底层的“炮灰”,只要在前期与制片方协调剧本,定稿后交过去,就“杀青”了,中期和后期,是不会让你过多参与的。

虽然你可能是上亿大制作的堂堂编剧,但你进不了片场,看不到剪辑,但凡有对剧本不满意的地方,导演、演员直接就给改了,谁还来问你啊。

2018年,优爱腾三大视频平台还发了联合倡议,抵制争番位、改剧本,说有的演员为了增加戏份随意胡改,甚至影响到成片的剧情逻辑。

翟天临就曾亲口承认,他在《兰陵王》的拍摄过程中修改了剧本:刚拿到角色时,戏份只有成片的二分之一,于是他立刻给剧组交了一份修改大纲。虽然剧组当时拒绝加戏,但最后,翟天临的角色还是从反N号变成了反1号。

张若昀演《霍去病》的时候,认为民族英雄霍去病“天生战神”的设定令他无法信服,因此导演张健,也就是他爸大笔一挥,强行让霍去病在做将军之前,先去边塞当了几年小兵。这事儿被报道以后遭到了历史迷的广泛批评,直到现在这片也没播出来。

热衷于改剧本的,还有一个重要势力:资方。

2018年,《香蜜沉沉烬如霜》的编剧被粉丝骂得挺惨,因为剧情后段严重注水、给一干配角疯狂加戏,有一集男女主的戏加起来,还不到3分钟。结果编剧张鸢盎说:我也很无辜啊!我明明只写了43集,播出来才知道,被制片方灌到63集!她还透露,成片的署名也变了,制片方变成了总编剧,什么责编、策划都排在她的前面;而她编剧团队里的其他成员,压根就没排上片头。

国产剧魔改原剧本,只有极少数情况是出于艺术角度的考虑,基本都是资方、导演、演员只顾自己爽,观众么随便敷衍就好了。但现在观众越来越不好糊弄了,影视业者就开始组团哭诉“行业寒冬”,到底为什么寒冬,你们心里难道没点数吗?

好了,这期节目就到这里啦,国产剧雷点之大,一期装不下,欢迎大家关注我们的小号@以理扶人hhh,那里还会有一些短小精悍的吐槽。我们的目标是在大号做低调朴素的慕容云海,在小号做狂拽酷炫的楚雨荨。第一,我不是骗人,我是真的会更;第二,我不叫喂,我叫李夫人;第三,请你们都来关注我,不然,你们还会错过很多主播的抽风沙雕日常。别忘了一键三连,下期再见。

版权声明

本文系用户独家授权发布风闻社区的稿件,转载请联系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