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文棚

买菜(散文)

傍晚梦见自已升火煮饭,雨仍淅淅沥沥下得欢。从早上开工至现在下班,雨一直是连绵不断,这样的天气,已经持续了整整三天。

夜幕悄悄降临,街头巷尾的人们正脚步匆匆地奔走向自己要去的地方,路上溅起的小小水花像是嘲笑我的落寞。是的,此刻我心情有点小压抑,恶劣的天气导致汽车服务厂生意清淡,尤其是今天生产计划搁浅,我度过了茫然的一天。

回家途经港口菜市场门口时,为了避让那些正匆匆往家赶的人们,我放慢了车速,闷热的车厢让人感觉更加压抑,我缓缓降下车窗想要透一下气。对着市场门口,里面热闹却不嘈杂,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并没有太多讨价还价的声音。市场各摊位排列有序,橙黄柔和的灯光下,那些肉类和蔬菜似乎都镀上了一层诱人的色彩,不禁让我的心升起一股柔柔的温暖。这一幕,忽然勾起了一些年少的回忆:同样是在下大雨天气,难得早归的父母带着我们兄妹几人,一起在厨房升火掌勺,然后一家人齐齐整整围席而坐,虽是粗茶淡饭,却是一片其乐融融的情景。

这是久违的感觉啊梦见自已升火煮饭!我忘了有多久自己没有买菜做饭了。前段时间由于工作的变动,我只顾得一头扎进忙碌工作,从旧的汽车修理厂到新的汽车服务厂,磨合期间很多细节需要跟进,我已经有一段日子没有回家与家人吃饭了。这一刻在市场门口,我特想快点回家,给家人做一顿饭。

我是有厨房情怀的,这一点,我想应该是源于家族的遗传,或者说是来自从小的耳濡目染。记得祖父还健在时,他是我们乡镇几个村中最有名的厨师,乡亲们家里有什么红白喜事需要摆酒席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请我祖父做掌厨伙头,我常常听父亲夸奖祖父的能耐,说祖父在条件充足的情况下,就连满汉全席都能带领厨工们一起完美呈上。在祖父的言传身教下,我的父亲也秉承了一身的厨艺本领,后来还到深圳特区从事过多年厨房后勤管理。那时还在读中学的我,每个寒暑假都到父亲管理的厨房帮工……我曾以为自己也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厨师,那就正好子承父业,不过可能是因为我掌勺的姿势帅得不够明显,成年走上社会后,就识趣地另辟谋生方向了!

回想着一些往事,我找了个停车位泊好车然后走进了市场。市场里干净整洁,井然有序,一些商贩摊主正热情的招揽顾客,一个个摊位上的产品新鲜丰富,琳琅满目,有肉类和海鲜,有蛋类和蔬菜,红红绿绿的瓜果个个美艳欲滴煞是诱人,令人赏心悦目。市场两边的商铺有各种汤料和干货、油盐酱醋茶,还有各式日杂用品等等,真是应有尽有,看着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不由得感叹港口镇也走向了繁荣。我在肉类区逛了小半圈,买到了我想要的菜,不需讨价还价,现在文明经商的档摊个体户人人都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仅仅用了十五分钟,我手里便多了大大小小六个饱满的袋子,而我手中红色的钞票由红变绿、再变黄、又变紫。我有点心虚,许多人质疑国产制造不好用?看,我手上这国产货人人都爱用呢,就是经常缺货。唉!说白了大家挣钱的速度,赶不上物价上涨的脚步!

从市场出来时雨依然在下,我的心情却变得晴朗了起来。我迎着风雨满载而归,推开家门那一刻妻子脸上写满惊讶,她应该想不到我这么早回来,更想不到我买了那么多的菜。不过妻子很快就露出开心微笑,儿女见我难得提前到家也欢欣雀跃,很快一家子在厨房忙开了,妻子洗洗刷刷,我操盘弄碗,孩子们在客厅吱吱喳喳地讨论书本的小故事,还不时跑来厨房门口问做好饭没有。我翻出了去年在老朋友年会活动上抽奖得到的那口不粘锅,尽管我久不下厨,但仍然驾轻就熟,家常特色小菜信手拈来。不到一小时,几碟色香味俱全的小菜便摆上了桌,虽然只是三菜一汤,简单却有营养,这是一天里最丰厚的收获,犒劳了勤劳的自己和亲爱的家人,充实了我饥饿的胃,也抚慰了空虚的心。

忽然想起以前在书上读过一小段话:起风了要照顾好自己,下雨了别淋湿衣裳,懂得时刻给心里保存一些阳光,处处是天堂。有时停一停忙碌的脚步,也许发现,有烟火的生活能滋养余生的圆满啊。我想,接地气最好的方式就是去市场买菜,你一进市场就能感受到人间的烟火气息扑面而来,能看到这世间万物流转,能和这个世界握手言和。看着一群群平凡却不平庸的人为生活努力,再多的虚荣和矫情都会掉碎在地上。

(文棚是一个以散文为主的共享平台,面向全球华人开放,供作者、读者转发推送。其“写手”栏目向全国征集好稿,外地来稿不论公开发表与否,皆有可能采用。凡当月阅读量达6500次,编辑部打赏100元/篇。请一稿一投。投稿邮箱:469239598@qq.com,1600字以内。非签约作家请注明真实姓名、联系方式及银行账户全称、账号。)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编辑:徐向东

◆二审:蓝运良

◆三审:魏礼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