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一群朋友在一栋建筑物里聊天梦见自已血液里有病毒,听说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地方又有人得新冠死了。

他的尸体还没有被运走。于是一时好奇梦见自已血液里有病毒,我们就准备结伴去看看。但是走到一半突然想起我们不能这么做,这么做不是找死吗,我们在那尸体周围活动也很有可能会得上病毒的。于是决定回去。

我们路过一座桥。看到一个女人双目无神,走的特别的慢。但是她就这样一直慢悠悠的跟着我。我走这边她也走这边,我走那边她也走那边。我很想甩掉她,但是我身体也已经疲惫的跑不动了,也只能走的很慢。她走向我时,抓起我的手就想咬下去,但是被我躲过去了。因为她力气很小。这样连续好几次。

我脑海里突然莫名奇妙就出现了对这件事情的解释:这是因为人们不重视新冠病毒,导致它不停地变异。现在它已经可以控制住人们的大脑。让人们的嗅觉变得灵敏,会对鲜血产生强烈的渴望。但是他们还是有人类的意识的,这和电影中的丧尸还是有区别的。但是正因为这样他们比丧尸还要可怕,至少丧尸没有智慧还好对付一些。于是我拼命的跑上了离我比较近的山坡上。我在山坡上看到那个女人已经咬到了周围一个男人的手臂。那男人手臂被咬破了皮,病毒已经通过他的血液进入到了他的身体里。虽然他有清醒的意识但是他对鲜血已经开始有了强烈的渴望,他渴望喝到人血,他渴望去咬东西,就像我们突然口渴好几天特别想喝水,就连旁边有泡尿都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去的感觉。他开始疯狂的咬周围的人。脸上还露出一脸的满足感。周围被咬过的人也开始不断去寻找没有得病毒的人开始啃食。我的朋友在下面被吓坏了。我在山坡上冲着他们喊到让他们快上来,但是却被啃食者们听到了,我只能这么去命名他们,因为他们区别于丧尸。他们向我冲了过来,但是因为他们的肺部被感染了,所以也跑的不快。我急忙的跑回了家。

啃食者的寿命不长,他们也就只有不到一个星期的寿命,在这一个星期间,他们的身体会变得越来越虚弱。最后死亡。他们传播病毒的方式除了空气传播还有就是通过咬人来传播。还好我当时带着口罩所以没有被感染上。

世界各地都大量的出现了啃食者。

全国的疫情数据不断地攀升攀升再攀升。到了无法统计的地步。因为当他们变成啃食者时当疫苗没有出现时已经没有医生感接收了,世界好像已经迎来了末日。我醒来的时候,感觉梦中的场景是那么的真实,还庆幸那原来是一场梦,不过是一场记得很深刻的梦。

我不禁再想,如果那些国家的人再不重视新冠肺炎,它们将会变异到何种程度,会不会像我梦里一样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