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健忘的梦见敌人拿抢打自已,几年不见的同学、前同事,再见时总是想不起名字;但很多时候,人也是长情的,时隔十多年的往事,依旧清晰。

我一直觉得90后是幸运的,特别是在游戏领域,这一代人处于时代变革的前沿。90后接触过街机的热血,遇到网游风靡的时期,也接触到MOBA的潮流。在这3个模块中,网游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或许它正处于最为蓬勃的青春期,对很多事物都充满了新鲜感和热情,或者说是热血。

以时间为网,往脑海深处抛去,捞上来的都是鲜活的记忆。回忆中有我,老黄,还有穿越火线(CF)。

一、青春的模样

我和老黄是高中同学,高一同桌,高二分班我们都选了理科,又很巧分在同个班级。我成绩比较好,名列前茅,老黄成绩差,经常班级倒数。优生和差等生其实对友情并没有什么影响,况且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游戏梦见敌人拿抢打自已

在游戏领域,我和老黄的身份就对调过来了,他是大神,我是手残。在一点在MMORPG网游还不明显,在射击游戏穿越火线中,就是肉眼可见的鸿沟。毕竟solo的比分摆在那,不想承认都不行。

CF还是我带老黄玩的。

08年,我和老黄刚上高一,当时CF风靡全国,网吧里到处充斥着“突突突”的射击声,除了学习之外,我和老黄最多的话题都聚焦在游戏上,且经常带有分歧。我和他说CF多刺激,而老黄跟我说魔兽多经典,要老死在魔兽里。

但自从我和他一起去了网吧,让他在我的机子上体验了玩了几把CF,他就成了“真香定律”的典型代表(我不是想引战,我承认两款不同的游戏,在各自领域都很经典。)

要承认,老黄的游戏天赋确实高,接触CF的前3天,被我吊着打,一星期后,我们算是旗鼓相当,一个月后,他就能轻松吊打我。

他操控鼠标是我学不来的,两根手指在鼠标左右键上点得飞快,对距离的把控感也很足,准星的移动都快且准,整个鼠标在鼠标垫上来回滑动,时不时以细微的动作重新调整鼠标的位置。

老黄经常用天赋异禀来标榜自己,“不是你太弱,而是我太强,你已经很不错了”,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一股浓浓的凡尔赛的味道。

自从老黄转战CF后,他就成了我最为坚定的“战友”,我们去网吧都是结伴而行,当时网吧实在太火,去晚了就没有位置了,所以再周五最后一节课下课的时候,老黄飞速跑到学校附近的网吧占两个位置。而我先去吃饭,然后打包一份带给老黄,他给我出网费,我给他出晚餐费,通常都是我赚的,上网一个小时就要2块钱,打包一份吃的基本只要一块五。

当囊中羞涩的时候,我们也会选择通宵,通宵会比普通上机的时候便宜很多。而通宵需要10点之后才可以,在此之前,我们经常会站在别人身后,看别人打。

我们也因为观战认识了一些朋友,当别人打爆破模式的时候,老黄经常会在旁边指点别人该怎么埋伏,分析对面的策略。“他们开局不在这个A点,肯定就在B点位置埋伏,如果从中间大门穿过去,对方占据有利位置,肯定会被打,你从这边绕过去,在双方交战的时候,再冒头打他们个戳手不及……”

说到兴奋处,老黄还会用手指在人家电脑上比划,一副狗头军师的样子,一点也不觉得尴尬。

这或许就是青春的模样,简单纯粹、因为相同的爱好,即便是陌生人,也可以迅速成为朋友。

二、网吧旧忆

老黄家里有电脑,但他不喜欢在家里玩。他爸爸是做装修的,经常去外地出差不在家。老黄说,家里玩游戏老被老妈烦,而且没有氛围。最后老黄做了个决定,搬到外面住,直接租在我隔壁。因为他妈妈经常下班要照顾他,他觉得挺麻烦,干脆和我一样,吃住都在学校附近。

我也在校外租,我本来就是寄宿生,因为实在不习惯宿舍的卫生条件,就租在外面。

犹如脱缰的野马,在外面我们有自己的地盘,可以自己做主。一起学习,一起打CF,网吧也成了学校之外的主战场,承载了我们数不尽的记忆。

学校附近的网吧我至今还记得名字“龙江网吧”。什么位置的机子比较好我们都清楚,什么机子的鼠标比较灵敏,我们也摸清了底。

老黄对鼠标的要求比较高,他说一个好鼠标,是能决定战绩的,玩狙的时候跳的瞬间开镜,短命相接时的甩枪,都很重要。

确实,老黄玩狙的功力,是我拍马不及的。他能在跳起来的瞬间开镜,射击,落地时候,一个人头到手。而我只能缓慢移动,开镜,准星里出现敌人后再开枪,往往还没开枪就被敌人先打趴了。

所以,老黄调侃我手残,也不是没有道理。

我们会一起打爆破,打生化模式,打爆破的时候,我也不用动脑,直接跟在老黄后面,他指挥着我打就好。

玩生化危机的时候,老黄就带着我跳箱子,跳高台,占领高地打僵尸,尴尬的是,我经常会在跳高台的时候出幺蛾子,直接掉到地面,眼看僵尸就在屁股后面,我就会求助老黄。这时候老黄就会侧过身子,接管我的鼠标键盘,三两下就跳上高台。

又或者,我们会在运输船1V1单挑,对狙、对枪,拼刀练技术。在老黄不放水的情况下,我几乎不可能赢。

老黄的技术,也吸引了一些网吧战队的橄榄枝(当时挺流行网吧组建战队),老黄作为里面的常客,还有一些知名度。但是老黄拒绝了。

他说,他们没邀请你,只有我去,没意思。

当初我带老黄一起玩CF,现在他也没抛下我一个人玩。

三、交叉路口

没有谁能一辈子陪你一直走下去,这句话在不同的年龄段,品读起来,有不同的味道。

高中时代的结束,每个人的路都得重新选择。

我考上了一所还不错的本科学校,老黄的分数其实可以去读大专,但他后面没去,而是跟在他爸爸身边学装修,学一门手艺。

曾经有很多次,我们躺在同一铺床上,聊未来的计划,聊未来我们的样子,真到了分别的时候,还是有莫名的不舍。我们以为,只是换一个地方打CF,还可以语音,只是你没有坐在我身边而已,其实都一样。

后来发现,它真的不一样了。时间不一样,人也不一样了。

13年的时候,老黄在装修的时候发生了一起事故,在装修的时候,放在架子上的瓷砖砸了下来,几米高,刚好砸到老黄的右手,粉碎性骨折了。

我知道后,在周末时候回老家看望他,老黄笑着对我说,不知道这次之后,以后打CF,玩狙会不会还那么灵活。

当老黄康复后,右手的灵活性确实受了一定的影响,而且玩的时间超过2小时,手就会酸痛。所以,我们一起打游戏的机会也少了,我也不会刻意邀请他一起玩,加上各自的生活圈子也不一样了,渐行渐远。我和老黄变远了,我和CF也变远了。

从大四之后,我几乎就没有再玩CF了。忙着论文,忙着实习,而后进入职场,忙着工作,忙着赚钱,曾经的热血逐渐冷却。

CF的图标还在电脑桌面显眼的位置,好几次想要启动它,一直没有找到理由,最后我把桌面的快捷方式删了。因为过去太美好,总会怀念,而后感伤,所以我们经常会选择不如不见。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老男孩的几句歌词:

生活就像一把无情的刻刀

改变了我们的模样……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

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四、再热血一次

有时候,路过某个路边,听到90年代流行的老歌,会缅怀;路过网吧,会突然回忆起很多往事,只是我们没有勇气,少了一个回头的契机。或许我们在等待一颗石子,等它用力投入到波澜不惊的心湖里,激起千层波澜。

CF老了,但又重生了。2021年,CFHD来了。我想,它就是那颗石头,这么多年过来,我从来没有如此想要回头的冲动。

再见CFHD,它变得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过往的模式都还在,只是改了名字,爆破模式改叫鹰眼,幽灵模式改叫底下研究所,画面精致了很多,提升了好几个档次,武器的外观和细节更加突出了。

陌生的是,现在又要新增了一些东西,多了剧情模式,讲的是保卫者与潜伏者背后的故事。玩了那么多年CF,我也不知道这些人物背后有什么故事,这次应该能从剧情中找到答案了。

还有生化模式和乱斗模式,生化模式新增了地图和人物角色(强化佣兵)和绿巨人(生化幽灵),而乱斗模式则是CF经典地图“暮光镇”的加强版。

这些是我比较期待的,满满都是回忆。而练习模式和道具模式,对于我这种手残来说,算是帮忙找回感觉吧。

但我觉得,最大的感觉,是记忆的回溯,找到那个陪你热血的人。

如今的老黄,已经是孩子他爸了,我想他也和我一样,想回头看看那些年的青春吧。

我敲响了老黄的微信。

“CF高清版出了,要不要耍耍,有没时间梦见敌人拿抢打自已?”

“好,我现在就去下载……”

男人的浪漫,其实就是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