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沧桓来池家摔碎芙蓉冰花镯子的那天晚上梦见自已拿着手机,池娴做了个梦。

她梦见穿越前几天的自己,还窝在蓝星天/朝S省那个属于她的小房间里,一边喝一杯杨枝甘露一边拿着手机在《仙道》的评论区发帖狂喷。

【楼主】天池闲人:我追这书就是为了看男主大杀四方的,结果出了一个这么叼的反派梦见自已拿着手机?还把男主的妹子杀了?虽然那个妹子掉线了几百章,我都记不起有这么个人了,坑爹呢,强烈要求下一章男主爆种吊打曜梦见自已拿着手机

小瓜瓜:lz冷静,你看看这书的更新日期,已经两个月没动静了,作者爱吃肉的驴子发了条公告说下楼买盒饭,回来就更下一章……结果到现在都没看到更新

我爱可乐冰:这文小学生文笔,雷点遍地,反派个个智商不超过20,好不容易出了一个有勇有谋,实力强大的曜,结果最新一章里抓不住男主就把男主的女人弄死了,low货一个,有什么好看的,弃了

梧桐木:其实《仙道》的修仙体系设定有点意思,而且日更一万看的很爽,妹子多的数不清,死了其中一个也没什么啦!

【楼主】天池闲人:什么?两个月没更了!我居然看了一本太监文,爱吃肉的驴子我日你大爷!!!

绿小花:嚯嚯嚯嚯,又一个掉进坑里的,其实驴子更新挺良心的,之前的文也坑品有保证,但这次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他许穿越了吧!

若归去:辣鸡无脑后宫文,比《XXXX》差远了,女人千篇一律的大美女,遇到男主就浑身酥软脸红心跳小鹿乱撞,连词都没换过,我敢打赌爱吃肉的驴子现实中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

……

池娴正在《仙道》的评论区和网友们水的不亦乐乎,突然脑袋里仿佛通过一阵冷电,眼前的场景瞬间变换,手机电脑杨枝甘露单人床都不见了,只见周围似乎是一片荒山野岭,自己躺在地上,嘴里的血水正像是奔涌的泉水一样往外冒。

她的面前站着一个身高大概超过一米九的年轻男子,一头耀眼的白金色长发,金黄的瞳孔,眉眼锋利如刀,光是一个眼神似乎就能把人割伤,池娴还没来得及弄清楚状况,就被他一脚踩在胸口,痛的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

“哼,小小蝼蚁也敢与我争斗?”男子冷笑一声,握紧了手中重剑,“你,是他的女人吗?”

“????”池娴此时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觉得眼前这个场景怎么有点眼熟,她想大呼冤枉,自己明明连男朋友都没有,逢年过节一直被家里人催婚……但是她一张嘴,只吐出几口血和几声嘶哑的低鸣。

“殿下,那个小子既然自己先逃走了,就没怎么把这个女人放在心上,不如直接杀了算了。”年轻男子身后一个身材佝偻,表情谄媚的老人说道。

“倒也是,砍了她的四肢丢到柳沧桓的洞府门前去吧,柳沧桓要是个男人,就该主动来寻我好好较量一番。”说罢,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重剑,对着池娴劈了下来。

救命啊————!

池娴被吓的一身冷汗,从床上惊醒,坐了起来。

眼前还是碧纱罗帐,合欢木的大床,水墨白绫屏风,楠木梳妆镜……对了,自己已经不是二十一世纪的池娴了,不久之前,她穿越到了《仙道》里,成了池家的三小姐池娴……今天才向柳家退婚,和柳沧桓一刀两断。

刚才做了个噩梦,梦里正是书里池娴的结局,被曜抓住虐/杀!

池娴忍不住对着空气比了个中指,都怪那个爱吃肉的驴子,小学生文笔!挖坑不填!写种马爽文就好好写,搞什么恶毒反派残杀男主妹子的桥段?一点都不爽!想到自己好巧不巧的穿越成这个炮灰女之后,那种愤怒不爽感更是呈几何爆炸式增长!

但是池娴暂时也没想到办法穿越回去,也没有被分配个系统之类的金手指,只能靠自己自立自强摆脱命运。

但是无论是柳沧桓还是曜,哪里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池娴重新躺下,冷静的整理了一下思维,虽然敌人实力异常强大,但她毕竟算是这个世界的先知,优势也是很大的……不要心急,总会想到办法。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了两个月,而碧元门的仙师,也终于要来了。

池娴的兄弟姐妹们都很激动,连丫鬟小厮们都振奋了起来,池家和柳家一样,虽然十分有钱,但毕竟只是一介商贾,如果池家出了拥有灵根的孩子,就等于出了一个未来的仙师,全家都可以跟着鸡犬升天,在淮安城更是可以横着走。

这一日日大清早,池家老爷带领全家焚香沐浴,供奉先祖,扫洒庭室,恭迎碧元门仙师的驾临。

几名青衣白衫,手持拂尘的年轻修士来到了池家前厅,他们的模样虽然算不上个个倾国倾城,但通身的气质派头,却有着凡人无法模仿的仙姿飘渺。其中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李姓女修似乎是领头,她的目光在池家小辈中扫视过一圈,点点头,“时间紧迫,已经是碧元门五年一次广收门徒的最后两天了,这就开始吧。”

一个又一个池家十三岁以下的孩子走上去,将手按在李姓女修设出的一个流动着透明光泽的玻璃球上,但无一例外的,玻璃球毫无反应,修士们露出微微失望的神色,但还是打起精神,一个一个的为孩子们测灵根。

终于轮到池娴了,由于原著已经写明了池娴是三灵根的资质,有修仙资格,但是天赋又普通,所以她对这次测试并没有太多情绪波动,只是上去对着李姓女修行了个礼,然后将手按在了玻璃球上。

玻璃球上缓缓升起红黄绿三色的闪耀光芒,晶莹华彩,飞光流转,让在场所有的凡人都看呆了,甚至有几个丫鬟仆人当场跪下去高呼神仙。

“此女是木火金三灵根,木灵根纯度值四颗星,火灵纯度值五颗星,金灵根纯度值三颗星。”李姓女修总算露出了一丝笑容,毕竟灵根难得,几十万人口的淮安城,能找出几个已经不错了。

三灵根的天赋说坏不坏,说好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池娴纯度最高的火灵根也只有五颗星,在修仙人士中算是资质平平,然而池娴生性乐观,心想总比四灵根五灵根,甚至没有灵根强上一点啊,资质普通,那就勤能补拙,只要勤奋努力,将来修仙路上,未必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之后的孩子们中间再也没有出过一个有灵根的苗子了,碧元门的仙师有点失望,面无表情的一扫拂尘,给了池娴一炷香的时间拜别亲人。

对于这对池家的便宜父母,池娴是真的没什么感情——和原著写的一样,池娴在池家就是个不受宠的庶女,穿越来几个月,连父亲和嫡母的面都没见几回,更何况这个池夫人还不是原主的生身母亲,池娴只是跟池老爷池夫人客套了几句,便在李姓女修的催促下登上一座莲台飞行法器,化作一道流光,向着远在万里之外的碧岭山脉飞了过去。

碧元门的修士中最年轻的那位师兄自称楚衣,一路上关切的问了池娴不少问题,也给她介绍了一下碧元门的规矩门路。

“师妹,你不用害怕,修仙界虽然残酷坎坷,但谁不想纵横天地,问鼎大道呢?欲修仙道,先修人道,你只要记住,不管你将来遇到了什么,都不要忘了自己的一颗本心,方能在渡劫时灵台坚定清明,不被心魔所扰。”

楚衣侃侃而谈,池娴点头微笑,天边的晚霞艳丽如同三月桃花,轻纱般的云雾从他们身边流淌而过。

三盏茶的功夫,七人搭乘的莲台飞行法器已经越过山川大河,无数凡人国度,到达了碧元门的五座侧峰之一——火行峰。碧元门作为九州大陆上的二流势力,三大宗七小门中的七小门之一,占据了碧岭山脉上灵气最充盈的一段,主要地盘分为一座碧翎主峰,五座侧峰和其他大大小小数千座山峰,五座侧峰分别名为火行峰,木行峰,水行峰,金行峰,土行峰。

七人乘坐的莲台法器停在了火行峰上的剑舞广场上,广场上有几十名来自九州大陆四面八方的少年少女,等待几位峰主和其他长老们的挑选。

池娴第一次领略到仙门盛景,被震撼的有些头晕目眩,剑舞广场比她前世见过的任何一个广场都要大,地面全部由纯净的汉白玉铺成,薄雾袅袅,祥云飘飘,仿佛传说中的仙境。

看到池娴不知所措的样子,楚衣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不用紧张,碧元门现在的掌门是金丹后期的夙微道人,一位元婴中期的太上长老百花道君,下面分别有三位金丹期的长老,五位金丹期的峰主。如今碧元门广开门庭收徒,师妹还是有机会成为金丹修士门下弟子的。”

虽然楚衣这么说,但池娴内心明白,以她的资质,是不可能被金丹期的长老或者峰主看上收为亲传弟子的,能挂在哪个长老名下当个记名弟子就该烧香拜佛了,更有可能是被随机分配到一个侧峰上,成为一名默默无闻的路人甲。

至于楚衣说的夙微道人和百花道君,都是原著曾经出场过的配角,原文设定九州大陆修仙文明日渐没落,元婴期的修士就足够开山镇派,成为一方巨擘,碧元门之所以能成为二流修仙门派,修仙正派三大宗七小门中的七小门之一,正是因为有一个元婴中期的太上长老坐镇。而九州大陆上第一修仙门派——昆吾宗中的第一高手,也只达到了元婴大圆满境界。至于更高级别的离合期、洞虚期修士,早已湮灭在漫漫历史长河之中,传说目前只有在璇玑密林的最深处,才有一位离合期的妖尊。

至于是真是假,那没人知道,连看过原著的池娴也不知道,因为直到《仙道》太监了,男主柳沧桓也只是金丹前期的修为,根本没见过那位传说中的妖尊。

站在剑舞广场上的几十名少年少女,只有一位五星单水灵根的少女引起了金丹峰主们的争抢,最后被水行峰峰主凌音真人收入门下。其余几个双灵根苗子也纷纷被几位峰主收为亲传弟子,至于三灵根的孩子们……只能被随机分配到各个侧峰去了,不过他们好歹还算是内门正式弟子,那些四灵根、五灵根的孩子们早就被丢在了碧岭山脉的外围山头上,被分配去当外门弟子和杂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