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未了•边兆聚专栏10】麦子及其他(组诗)

文/边兆聚

收麦时回家看看(之一)

麦子熟了

麦香四溢

城里人闻不到麦子的香味

他们的鼻孔已被空气污染

整天吃着漂白的馒头

感觉不到麦子原始的芬芳

城里人大多来自农村

很多年以前

他们都熟悉麦子

对麦子有一种朴素的感情

认识所有的麦叶麦穗麦芒

知道啥时候拔节抽穗灌浆

但不知何时

他们慢慢忘记了这些

忘记了兄弟般相依为命的麦子

直到有一天

一只鸟(也许已记不起名字)

在他们头顶不停地喊

麦子熟了

麦子熟了

才想起这鸟是童年的伙伴

正在唱那首流行的歌谣

常回家看看

常回家看看

父亲站在麦地里(之二)

久病卧床的父亲说

我梦见割麦子了

扶我到地里看看

父亲站在麦地里

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还能说什么呢

去年这个时候

他一清早可以割一亩麦子

一杈可以挑起一个麦个子

弯腰可以扛起一布袋麦子

而现在

白花花的阳光照着他

他的脸是如此的苍白

他的手是如此的瘦弱

他甚至不能弯一下腰

他只能用颤巍巍的手

抚摸一棵棵麦子的头

而这些饱满的麦穗

都是别人种出来的

父亲慢慢掐下一个麦穗

很费劲地搓着

然后迫不及待地放进口中

麦粒上带着未脱净的麦壳

麦地里一个稻草人在招手

一只鸟惊叫着飞走

父亲的眼泪慢慢流出

一把老镰刀(之三)

镰刀老了

独自躲在角落里

农人早已出门

磨镰石也被带走

熟睡的只有风

只有孩子和狗

麦子要熟

一只布谷鸟在很远的地方唱

麦子要熟

一只布谷鸟在很近的地方唱

锋利不再

美丽已失

岁月已将老镰刀侵蚀

霍霍的磨砺声渐渐远去

翻滚的麦浪中

老镰刀不再是银色的帆

我很孤独

一只布谷鸟在很近的地方叫

我很孤独

一只布谷鸟在很远的地方叫

作者简介:

边兆聚 梦见自已开车翻到麦地,山东郓城人梦见自已开车翻到麦地,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先后任职于菏泽学院和菏泽日报社,现任菏泽日报社编委、记者部主任,高级编辑,菏泽市优秀新闻工作者(劳动模范),菏泽市第八批专业技术拔尖人才。三次被省委省政府、省委宣传部和市委市政府记功奖励,作品两次荣获山东省新闻一等奖。爱好文学,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菏泽市作协理事,诗歌、散文等散见于报刊、杂志等。

编辑:马学民

壹点号青未了菏泽创作基地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