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可法纪念馆位于江苏省扬州市广储门外街24号,南临古城河,梅花岭畔。

祠墓均南向,大门临河,东墓西祠,并列通连。堂前两边悬清张尔荩撰名联梦见自已把门关好:“数点梅花亡国泪,二分明月故臣心”。堂内明间有云纹形梅花罩格,上悬“气壮山河”横匾。两边悬有清道光二十八年,吴熙载篆书的楹联梦见自已把门关好:“生有自来文信国,死而后已武乡侯”。

可以说,每逢国家危亡,总会有无双国士站出来力挽狂澜,拯救国家于水火。

史可法生于明末,从科举入仕到上阵杀敌,史可法终其一生只为了一个理想,那就是“匡扶明室”。史可法家境殷实,世袭锦衣百户,传说:他母亲怀孕时,梦见文天祥降临,随后,史可法便出生了。

明朝史官将史可法的出生与文天祥降临写在一起,说明,史可法在人们心中以成为救社稷于累卵的股肱之臣。我们从史可法的身上既能看到传统读书人的傲骨,又能看到忠臣的气节,更有兼怀天下的胸襟。可以说,史可法就是中国人不屈不挠精神的化身。

史可法的家庭条件优越,殷实的家底足够他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但是,史可法却放弃了优越的环境,在艰苦的环境中读书学习、磨练意志。遇见左光斗是史可法人生的转折点,一次偶然的机会史可法见到了自己的人生导师,左光斗颇为赏识史可法的才华志向。

那一天正值寒冬,窗外寒风凛凛飞雪连天,左光斗带着几名随从骑马外出,来到一座古庙前暂歇。外面的风雪越来越大,左光斗闲来无事在庙中闲逛,在厢房里看到一个年轻人伏在案上睡着了,桌上还有一份墨迹未干的稿子。

左光斗悄悄的来到年轻人身边,脱下自己的貂皮袍披在年轻人身上,帮他把门关好。左光斗向庙里的和尚打听这个年轻人,原来他就是史可法。后来,左光斗去考场巡视,听到有官员叫出史可法的名字,史可法交卷后,左光斗亲自阅卷,并将史可法列为第一名。

左光斗请史可法到家中做客,对自己的夫人说道:“我们家的几个孩子都没什么能力,我会将我的衣钵传给这个孩子,让他继承我的事业。”从这以后,史可法投入左光斗门下,左光斗倾心教导,从不藏私,果然将史可法视作自己的继承人。

由于,左光斗当时属东林一派,与阉党之间的政治斗争从未中断过,每天都希望肃清宦官重振朝纲。阉党使用各种手段陷害左光斗,罗织罪名使其锒铛入狱。眼见老师身陷囫囵,史可法心急如焚,每时每刻都在担心老师的安危,恨不得能替老师受罪。

明史有这样一段记载:左光斗被阉党关在东厂,史可法没日没夜的守在监狱门外。东厂的看守十分严密,守门的太监根本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史可法上下打点,听说老师收到炮烙之刑,命不久矣,史可法痛哭流涕,拿出五十两银子贿赂看门太监,希望能够见恩师一面。

守门太监收了银两,允许史可法入监探视。史可法乔装打扮,穿了一身破旧的衣物,踩着草鞋背上背篓,扮作拾荒人,看守太监带着史可法进入监狱,为其带路到左光斗的囚室。史可法隔着围栏看到老师靠墙颓坐在地上,脸上已被烫的血肉模糊,左边膝盖以下一道重伤深可见骨。

看守打开牢笼允许二人见面,史可法来到老师面前双膝跪地,抱着左光斗失声痛哭。左光斗恍然间听到史可法的哭声,眼皮红肿目不能视的左光斗抬起手将眼皮撑开,目光炯炯有神。左光斗大骂道:

“没用的废物,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为什么要来见我!国家的纲常已败坏到这种地步,我已无力挽回,你又轻贱自己,以后还有谁重振朝纲呢?赶紧离开这里,不然在恶人罗织罪名诬陷你之前我就打死你!”

随后,他拎起刑具作势要打,史可法被老师一通臭骂不敢吭声,只能流着泪退出。

后来,史可法每回忆起这件事都会热泪盈眶,对其他人说:“我老师左光斗的心肝脾肺,全都是铁打的。”左光斗铁骨铮铮,为忠臣楷模。史可法的一生都在效仿左光斗,为人处事从不忘左光斗的教诲,竭尽全力匡扶社稷。

崇祯登基后,社会自万历时期遗留下的沉珂顽疾逐一爆发,朝廷面临前所未有的危局。外有少数民族侵扰,内有农民揭竿而起,崇祯只能派出重兵一次又一次镇压。史可法本是一介文人,却因朝中无人临时担任起武官,被派遣到江淮一带清剿流寇,但史可法却没有实战经验,

硬着头皮来到军队中,史可法从未做过将军,但是,饱读诗书的史可法知道基本的治军之道。在军队中史可法严守军规,令行禁止,私下里又关心士兵的日常生活。每逢打仗史可法总是冲在最前面,所以,在士兵中有较好的口碑。

史可法按照古代名将的治军之策,有样学样,打造了一支精诚团结、战力高涨的队伍。由于史可法平乱有功,镇压了江南地区的起义,崇祯十六年被任命为兵部尚书。南方战事刚刚平息,首都告急:“闯王的军队已打到北京,崇祯帝已在煤山驾崩。”

这个消息对于史可法来说无异于天塌了下来,史可法痛定思痛,与其他大臣商议拥立新帝建立南明政权。当时,大臣之中对福王登基的呼声很高,史可法却列举了福王的七个缺点,反对拥立朱由菘。

史可法说:“福王虽然是神宗的孙子,按照顺序应该继承大统,但他却有七个缺点,那就是贪婪、淫荡、嗜酒如命、不孝顺、不善待下属、不爱读书、干涉司法。”可惜,当时形势危急,大臣们都不支持史可法,执意立福王为帝。

福王上位后,史可法上疏奏折道:“如今天下大乱,若想平定战乱应先救民。有一个贤明的将领,可抵一万兵,有一个明智的决策,可抵三千兵,如今的形势正是如此。”史可法的这番提议,充分体现了他的进取心。

反观其他南明大臣,以马士英为首的一众官员仍将精力放在内斗上,处处排挤诬陷史可法,不顾大局。为了避免党派之争虚耗国力,大臣能够团结一致共同奋斗,史可法申请调离南京,来到扬州前线督战。

史可法远赴前线,原本是为了朝臣和谐,避免党政,没想到,史可法远离政治核心后朝中奸佞更加肆无忌惮,马士英等人在皇帝面前妖言惑众,排挤了一大批有志忠臣。朝廷一片乌烟瘴气,老百姓首当其冲,被暴政奴役。

福王深居简出,每天沉浸在美色之中,大兴土木修建宫殿,凭自己的喜好随意赏赐大臣。为了搜刮更多的民脂民膏,朝廷甚至规定每个酒店卖出一斤酒就要缴纳一文钱的所得税。皇帝的昏庸,朝臣的奸佞,原本对南明有利的大局逐渐被逆转。

远在前线的史可法一次又一次的上奏朝廷,希望皇帝能够为老百姓考虑。

可惜,忠言逆耳,皇帝根本听不进去。眼见大明已危如累卵,史可法只能冒死劝谏,希望皇帝能够重视:“大变之初,黔黎洒泣,绅士悲哀,犹有朝气。今则兵骄饷绌,文恬武嬉,顿成暮气矣。”史可法誓与大明共存亡,为明朝的江山鞠躬尽瘁。

满人入关后,十分赏识史可法,多次希望将史可法招致麾下,但均被史可法严词拒绝了。摄政王多尔衮曾发表言论抨击了南明政权,史可法则给多尔衮写了封信,在信中有礼貌的回击了多尔衮,捍卫大明仅存的尊严。“法处今日,鞠躬致命,克尽臣节而已。即日奖帅三军,长驱渡河,以穷狐鼠之窟,光复神州,以报今上及大行皇帝之恩。”

史可法不留退路,得罪了满人,留给他的后路也只剩为国捐躯这一条。此时河南总兵许定国投降满清,史可法听说这件事后气得火冒三丈,说道:“中原已不可为!”后来左良玉以“清君侧”的旗号讨伐马士英,虽然最终遭到镇压,但南明的军事力量却已在这场内斗中一蹶不振。

之后,满人加强了南侵的步伐,扬州首当其重,望着兵临城下的清军,史可法已做好誓死抵抗的打算。面对满人的疯狂攻势,史可法率军顽强抵抗,守住了一波又一波进攻。在史可法的感染下,扬州的老百姓竟没有一人想要投降,愿追随史可法与清军奋战到底。

扬州城破之时,史可法挥刀自尽,却被部下拦住,史可法痛哭流涕,连刀都拿不稳了,被手下士兵护卫着突围。史可法等人来到小东门时,清军像潮水一般涌来,史可法的部将战死大半,史可法对清军怒吼道:“我就是史阁部,史可法!”

史可法被抓住后,满人仍对劝降史可法抱有希望,史可法破口大骂,执意赴死。多铎攻陷扬州后,城中百姓均效仿史可法,誓死不降,在街巷间与清军殊死顽抗。

多铎恼羞成怒,下令屠城... ...屠杀延续了十天,死亡逾八十万人,史称“扬州十日”。尸骨堆积如山,史可法遗体难以辨认,不知下落。在这场屠杀中幸存的史可法学生收集了老师生前穿过的衣服,将它们埋在扬州梅花岭,作为史可法的衣冠冢。

后来,全祖望曾写《梅花岭记》描述此事。

回顾史可法的一生,在他的身上,处处散发着中国人不屈不挠的民族大义。“尚张睢阳为友,奉左忠毅为师,大节炳千秋,列传足光明史牒梦见自已把门关好;梦文信国而生,慕武乡侯而死,复仇经九世,神州终见汉衣冠。”这就是史可法一生最真实的写照。

史可法殉国后,南明赠谥“忠靖”。清乾隆三十七年,清廷赠史可法谥“忠正”。

参考资料:

【《左忠毅公逸事》、《明史·卷二百七十四·列传第一百六十二》、《南疆绎史勘本卷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