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冠华 三剑客

三剑客 题图 /大唐

老木不姓木。但是架不住喊的人多了梦见自已垒墙是什么意思,他自己也就慢慢默认了。

小学的时候梦见自已垒墙是什么意思,因为家里条件不好,个头不高,头发稀少,两脸斑黄,目光滞呆。好多小伙伴围着他叫梦见自已垒墙是什么意思:老木,老木……他总是露出两个虎牙嘿嘿傻笑。可是老木还挺争气,以小学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乡里的重点中学,好多人还说老木是蒙上的,真实情况是啥样,只有老木心里知道。

到了初中二年级,老木的母亲去世了,本已露顶的房子更是雪上加霜。果然,老木辍学了。外出打工,闯荡天涯,而现实太残酷,两个月的苹果园打工生涯让他喘不过气来,从早上睁开眼就闲不住。锄草、嫁接、修枝、打药、彻墙……一样都不能少,本来就木的他就更木了。还是苹果园隔壁的大哥一句话,才让他有一丁点看到枯木逢春的希望。"你应该好好上学。"现在想想那一句话,确实改变了老木的人生轨迹。

要么不做,要么最好。老木决心从初一重读,初三时他考上了市里的农校,因为家里没钱,就没去上。他呆在家里整天写写画画,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一位职专校长在市人民电台听到了他的《改变》,后来他免费读了那所中专,不安分的他后来又想着当了兵,所有的人都不看好他,为啥走那条路,只有老木心里最清楚……

疫情原因,不能乱走动,老木就决定打电话拜访一下来部队后曾经帮过自己的恩人。与两位老领导回味两段新兵连的故事,最让他有感触。

一个农村的孩子要想有点出息,要么考学,要么当兵。没有办法,老木只有选择了后者。入营的第三天,新兵大队领导集中开会,当时差不多来了三百多个人。领导当时就问:大家来部队习不习惯?来部队有什么想法?顿时,会议室鸦雀无声。领导重复了一遍,还是无人回答。当时的场景很尴尬,排长和班长们个个攥紧拳头。

领导又说:答对答错没关系,说到哪算哪。老木一声报告站起来:报告首长,我感觉部队是个大熔炉,第一想锻炼身体,为以后干事业打基础,第二想投身军营,保家卫国......“不用说了,哪个单位的?”领导说。他说我新兵三连三排十一班的,话音刚落,会议室顿时掌声雷动。第二天,老木被安排到了新兵三连当文书兼职通信员。这是老木第一个恩人,当时新兵连的教导员黄冲。

新兵连结束,机关来调兵。都想找学历高的,长的精神的,老木学历既不高,长的也不怎么精神。还好参加新春联欢晚会的宣传股长还记得他,特意点了老木的名,才勉强有个机会,凑个数。宣传股长问:战友们,新兵三个月即将结束,大家谈谈有什么想法?话音未落,大家己把手高高举起。回答的格调基本上是清一色的保家卫国,为国争光。唯有老木没有回答,股长问他怎么不说话?老木说只想考军校,股长听了很生气,站在一旁的指导员脸都绿了,恨不得一脚把他废了。股长说老木入伍动机不纯,只想考军校,典型的入伍教育不到位。后来老木告诉了在座的领导和战友,只有考上军校了,才能更更好的保家卫国......股长点头称赞,在场的战友又是一阵惊叹!参加军校考试交完试卷之后,老木第一个打电话告诉股长,用肯定的语气告诉他:我考上了。这是他第二个恩人宣传股长程鸽龙。

每当想起这两个故事,老木自己都佩服当时的勇气。两位领导虽早已转业,但他们对老木的情,老木永远无法忘记。两件事情早已过去,但他却影响了老木的整个人生轨迹。

苦尽甘来盼下连,满怀信心谱新篇梦见自已垒墙是什么意思;数星盼月坚持着,还是怀念新兵连。结束了让人亢奋而有激情的新兵连,老木感到很失落……说好的去机关怎么就黄了呢?在一阵威风锣鼓的喧闹声中,把老木拉回了现实。

新训的时候,大家都祈祷自己千万别去机动中队。离教导队最近,位置最偏,太阳最猛,训练最累,日子最苦,连蚂蚁都是公的多,关键喊两个番号,歌都不一定唱完就到了。既然水到渠成,也只能木已成舟了。 新兵下连,班长组织大家集体谈心,让谈谈新训的趣事,老孔的情书,老胡的荤段子,老林的江湖情,还有老木的捡石子。

再话说当年军事会操,老木的排没拿到名次,心里想着晚上“加菜”肯定是少不了的。果然,排长说大家从宿舍跑到障碍场捡石子,时间20秒。回来宿舍让大家打开手掌,别人都是捡了一个,谁知老木心急抓了一把回来。排长让他一个一个又送回去,来回跑了20几趟,后来看到其他人在房间蹲姿各坐姿各练了20几分钟,感觉那把石子抓的好,就这样本分的老木躲过了一场豪华盛宴。算不上趣事,但却给了老木一个启示:不管做任何事,一定要实在,老实人不一定吃亏。

下连后, 周一到周六全时训练,晚上还要小群练兵。记得当时正兴起科技大练兵,排里组织讨论,排长成让老木发言。他说科技练兵就是运用现代科学技术成果,为训练内容、方法、手段注入科技因素的训练活动……话音未完,排长说不完全对,科技练兵就是猛搞猛训猛练,因为这个人发言和其他原因,全中队新老兵擒敌拳连贯动作连续打了20遍,弄得精疲力尽,手脚都抬不起来,紧接着又冒雨围着足球场前扑一圈,训练结束后,脸上分不清是汗水、泪水还是雨水。

有一次,周六早上跑完全副武装五公里越野,队长问大家累不累?回答的声音,让他老人家感觉作风不太行。说背上装具再来一个,不是普通的五公里哟,分为六段冲刺,大门口到聚香福酒楼是一段,再到盘龙中学是一段,折返回又是三段。尤其是最后几百米,空气中弥漫着那令人“流连忘返”的鸡屎味,让人吐的不行,一不小心排长的小竹条就抽到了身上。“我是个亲娘哟,那种酸爽只有体验过的人才懂的”老木心想。本来很难坚持,想着大门口董嫂的炒粉,小卖部的马蹄爽,还是一次又一次坚持下来了。训练再苦老木咬牙坚持着,写信回家告诉家人自己挺好,不苦不累很开心,让家人不要挂念。偶然间,老木看到自己手上当时训练留下的伤疤,还是觉得心里酸酸的。

现在偶尔想起那些日子,老木倒是觉得挺怀念的。怀念大门口董嫂的炒粉梦见自已垒墙是什么意思;怀念老兵们带大家到山边“加菜”的日子;怀念宿舍此起彼伏的鼾声;怀念小卖部的马蹄爽;怀念五公里路线上的“六小段”;怀念排长手里的竹条;怀念俯卧撑拳头下的小石子;怀念偷看班长的情书;怀念军训学生送来的书签;怀念阿妹送宵夜离去的背影;怀念那首老歌……

老木慢慢哼起来:今天是星期天,我们一起逛公园,天空下着濛濛细雨,我从背后望着你,不是我不爱你,因为我是当兵的,一个月的津贴只能养我自己,让我怎么去爱你……

昔日追风小少年,崇山峻岭孤身寒;仰望轻叹星稀少,遥盼省城捷报传。当煎熬成为习惯后,老木终于去了机关。而在一股浓郁的汽油味的刺激下和嘹亮的军号声的催促下,把坐在汽车后排的老木吵醒了。带上行李,中午在办公室休息一下,下午就正式上班了。

盼月亮数星星,班长终于盼来木新兵。中午就迫不及待的手把手教老木放电影,挂幕,支机,倒片,装片,开机,收机。基本程序教两遍,班长躺在沙发上眯一会,老木在反复练习着,三下五除二就学会了,你说这老木有时候还不怎么木。开始学放映,电影叫《廊桥遗梦》,至今老木还记得,第一次啊,第一次很重要也很关键。下午二点接上级通知,晚上放映《生死抉择》,班长有事请假回家了。机关全体官兵观看,常委坐在最前排。他孤身一人在忐忑不安中开始放映,前两片还好,第三片换片开机时卡片了,紧张的汗顿时顺着手心淌,模糊了影片,朦胧了双眼,虚惊一场,好在两个小时十分钟电影顺利结束,而老木身上像水洗的一样。

日子在平静中流淌着,有两件事打破了老木内心的涟漪。早晨上班,在楼梯口就听到一名老干事质问股长:你看别的股室调过来的兵都在干工作,我们调的新兵一天到晚见不到人,最起码帮大家打个字也好啊?……尔后听到股长半开玩笑的说:你们干事干事就是干事的,人家小新兵也不容易,一天到晚也是忙得上窜下跳的,大家相互理解一下。记得有一天,班长急急忙忙跑过来问我,中午是不是在街上和一个女孩手牵手逛街。老木说是啊,班长说我不给你开玩笑,有人在股长面前说你。老木顿时慌了,一口气跑到四楼办公室,谁知股长一句话也没问。事后股长告诉老木,我觉得你不会,没有必要费口舌。现在想想,老领导当年是多么的担当啊!

不开心的事情三二件,而欢乐的时光还是大多数。工作之余同批的小邓、小李经常一起谈天论地。从车臣战争到朝韩会谈再到普京当总统;从法国欧洲足球杯拿冠军到夏季奥运会中国拿了28块金牌再到孔刘乒乓对决;从香港女星出轨到对国内年轻人婚观念影响再到国外的一夫多妻制;从曹雪芹的《红楼梦》到勃朗特的《简爱》再到琼瑶的《烟雨濛濛》;从ZD的女兵到小李的女友再到楼下一群经常路过的小护士……偶尔一起去体育中心跑步;一起看本港台的综艺节目《百万富翁》;一起戴帽子扎腰带去蹭免费的演唱会;一起谈自己心爱的姑娘和未来的理想;一起到石牌的旧巷子去找老酒,几个人一醉方休,躺在办公室的地板上一睡到天亮。

结束了忙碌的一天,老木偶然间看到了老领导送给他的《平凡的世界》。是啊,他就像书中的孙少平一样,不甘心平淡,勇于拼搏,一心想着闯出一片天地来。成功不是将来才有的,而是从决定去做的那一刻起,持续累积才有可能。老木暗下决心,认真复习考军校,于是每晚总会在办公室看到两个身影,股长在加班,老木在学习。偶尔,老木会两手托腮望着窗外,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就像那晚的月亮一样,亮堂堂,明晃晃。

夜已深,耳畔传来《昨日重现》的旋律:当我年轻的时候我喜欢听收音机,守候心爱的歌曲,一边听一边唱起,快乐无比

紫薇玉兰闹枝头,只觉落红让人忧;山前溪下惊鸿飞,春风吹得银辉瘦。

一场春雨一场梦,老木突然被惊醒。梦见自己当兵没去成,这可咋整,老木一身冷汗。他叹了口气,起身从班里走出来,站在阳台边点燃了一支五叶神(午夜神),猛抽一口……

想想参军这件事确实不容易。有时候选择放弃,则是另外一种方式的开始,不再读书对老木来讲确实也是无奈之举。要知道,一个农村的孩子要想实现自己的理想,除了报考大学,当兵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老木踩个单车几乎每天都是家里、村委、乡里、县里,一点都不敢大意。为了体检身体过关喝过水也喝过醋;为了留个好印象在乡里武装部帮了一个多月的忙;为了当兵老木跑烂了一双鞋。其实他多人不太看好老木去当兵,隔离的嫂子开玩笑说:你这把年纪还去部队(当时已21岁),当两年兵回来,到时候你连媳妇都找不到,像你这么大,别人孩子都二三个了。也有人说老木读了太多书,脑子可能有点小“情况”。别管谁说什么,老木总是笑而不语。

想想以前打工的日子确实很艰辛。上学时,日子总是觉得枯燥;打工时,又觉得日子实在难熬。上学时,盼着想早点走向社会;踏入社会后,又想重新回到校园。93年豫北的仲夏,人走在路上都有一种被煎的感觉,大的出奇的太阳烤的人头皮发麻。再热,还是要干活,偌大的苹果园,就二十几个人。老木当时负责垒土墙,浇水、和泥、砌墙、侧平,一个工序都不能少。年龄小而工作确实太累,有时累的哭,但只能悄悄的躲着。领队的看老木吃不消,就调整了他的工作,让老木和同乡的彭小艳给苹果打农药,活不是很重,但那却是另外一种煎熬。后来还因打药抬水还弄伤了同乡的脚,至今仍觉得惭愧。因为打农药,认识了漂亮的同乡,但遗憾的是后面也不了了之了。因为垒墙认识了苹果园隔壁的吴崇尚夫妇,可他们的出现却是老木人生的一次转折。当时工地的饭难吃且不够,他俩口子轮流为老木送煎饼。因为小俩口都是文化人,经常和老木论文学,谈理想,归根还是想劝他回去读书。说什么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老木听着听着总是傻笑……

想想上学的日子确实很辛苦。因为生活比较拮据,很多时候老木自己也在想办法。记得那是一个夏日夜晚,老木拿着从荷花市场批发的T恤衫站在大街边,等候路人来光顾。昏黄的路灯下,他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荒凉与忐忑。第一次,站在街边不敢正眼看路上的行人,更不敢张口揽客。但肚子的饥饿与求学的欲望提醒老木,卖不出去就意味着要饿肚子和失去求学的机会。激烈的斗争后,还是张开了口:"纯棉的T恤,一件十五,二件二十六..."后来,隔壁电大学校的女生第一个买了两件T恤,然后卖的很不错。也正是那晚老木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那晚,老木突然觉得整个城市特别美……

想想电影学校学习的日子很难忘。怀念学校的香樟林,一起和战友们课后跑跑步;怀念隔离班女生的小合唱,歌声总是那么有穿透力;怀念老师手里的粉笔头,一个抛物线过去砸的总是很精准;怀念食堂的豆腐花,一口下去透心爽;怀念那首老歌,林中有两条小路都弯不到头,我来到叉路口伫立了好久,一个人没法同时踏上两条征途,我选择了这一条却说不出理由。

已是凌晨,站在阳台的老木又点燃了一支五叶神,还是没睡意,难道今晚午夜不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