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梦见自己在很高的秋千上荡来荡去梦见自已和另外一个睡在一起,一瞬间我的灵魂出窍了梦见自已和另外一个睡在一起,自己轻的像一团烟梦见自已和另外一个睡在一起,自由飘荡,但是不能飘的很高,也就离地一两尺左右。这种感觉和我小时候觉得自己在黑暗里飘荡的感觉一样。

我的灵魂回到了小时候住在母亲教师宿舍的地方,看着母亲在家里忙来忙去,她却看不到我,我跟着她走来走去,一会我也腻了。不一会我就飘到别的地方,到了一条快干涸的河边,河床很宽,但河水很少,看见有好多人在河岸边乘凉,我在他们中间穿梭,开始没人发现我,突然有个中年男人盯着我说,什么东西,乱跑出来,吓得我急忙逃离。

我又到了一个村陌的小路上飘荡,这是个较古老的大村落,虽是土墙青瓦,但村内的路都是石板,也很干净,飘着飘着,到了一个角落,这里是两三层的土木结构的房子,一个斜坡和三面房子围成一个U字型,这里家家户户的窗台上都种着盆栽,就在窗台上,我心想,也不怕花盆掉下来。但每盆花都养的特别好,有红的,粉的,白的,紫的。我盯着一盆像米兰的小盆栽,想记住它的样子。它叶子像米兰花的叶子,小小的,花也是米兰花的形状,但是是蓝紫色的,很艳。突然,我的身子一沉,飘不动了,只能用手攀着窗台,爬到斜坡的台阶上。

我又在村子里走着走着,想着心里有个结,抬头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穿着一袭白衣的女子,这个女子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跟我来吧。她问我,谁介绍你来的,我心里想到一个卖保险的老乡的名字。她说,费用要五万,我心想,这么贵,我还是不问算了,她看穿了我的心思,说那我不要世间的财物,要你身上的一样东西,你醒来后,打两次嗝后的一点津液,就是口水。我觉得对我可能还是有影响,想拒绝,她说,其实对你没什么影响,但她还是说了实话,说是可能会让我以后吃东西没那么美味啦。我就半推半就的同意了。她让我躺下,有两个穿着像修女一样的人,把我的头皮像布一样的掀开,掀了一层又一层都没找到,耳边还想着嘀嗒嘀嗒的催眠声。我心想,这种催眠方式和电视上看到的不一样,可能我比较抗拒,催眠不了。突然间感觉被人一推……

我耳边听到一个人因剧烈奔跑发出的喘气声,我被人横抱着,朝向医院的长廊的尽头,我的头痛欲裂,身体一点点变凉,我无法呼吸,无法说话,无法做任何动作,我的眼泪含在眼眶里,一种无以言表的难受袭向全身,我知道我正在濒临死亡,一个小孩看到我说,她死了。我心里充满了悔恨,我知道是因为我自己作,害死了自己。我很想和抱着我的这个男子说,对不起,我错了,我很爱他。可是我什么也做不了,内心有无数的后悔,我才二十多岁,我还没和他结婚,还没经历过怀孕生子,还没做过母亲。医生说我死了,把我放在一个冰冷的推车上。我不甘心,我很后悔,我还很牵挂,可是我被他们宣布死亡。我是一个富二代,因为和男友吵架,自己开车发生车祸。

突然一只热手拍到我脑袋上,我醒了过来,这一世,我已有儿有女,一个三岁一个五岁,各自睡在我左右两旁。

(图片为网上下载,图侵必删)